返回第738章 北王重启战刀!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很可惜,楚岚他们没有将南国之主黎朝渊的人头取来。

    随着宁北到来。

    镇守虎牢关的北凉军第一军团,十万黑衣戎装将士,腰间挂着黑色凉刀,虎目坚毅,在看到他们的白衣军主到来后。

    唰!

    十万人全部弯腰,拔出腰间凉刀,横刀于胸前,以北凉军刀礼致敬宁北,开口如龙吟,气势如铁血猛虎,大吼道:“北凉军第一军团,全体将士恭迎军主归来!”

    所有将士目光,透着一抹狂热般的信仰。

    对于他们而言,军主宁北就是他们的信仰。

    可是今天,宁北要辞掉军主之位。

    这是北凉军,全体儿郎都无法接受的。

    楚岚淡然儒雅,轻轻上前喊道:“北凉所属,第一军团,重伤者出列!”

    唰!

    所有人收刀归鞘,无一人走出。

    北凉军有规矩,重伤者皆要退出战斗,到后方休息。

    所以北凉军每次大战,只有战死的,没有重伤的。

    大战开启,每个人皆是抱有赴死之志。

    我北凉的儿郎,不畏惧死亡啊!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楚岚负手轻声说:“轻伤者,出列!”

    十大军团长说的话,皆是军令。

    接下来,超过三万北凉将士,从队列中走出。

    宁北看着最前方的胡须青年,原本年纪只有二十五六岁,可是留着满脸鬓角胡须,如同三四十岁的汉子。

    他是第一军团麾下,第三兵团长胡狼!

    “小狼,腹部贯穿伤,会被定为轻伤还是重伤?”

    宁北平静询问胡浪。

    北凉军十大军团中,上百位兵团长,全部都是宁北一手提拔上来的。

    没有一人是低于战神级实力的!

    近段时间,更有大多数兵团长,成功封侯!

    胡须青年胡狼,身体笔直,目不斜视,凝声大喝:“腹部贯穿伤,按照北凉伤残标准,是重伤员,需要立即安排退出战场。”

    “那你告诉我,你是轻伤还是重伤?”

    宁北看向胡狼的腹部,缠绕着厚厚的血布,隐隐向外渗血。

    这明显是腹部贯穿伤,内伤和外伤都是极重的。

    可是胡狼梗个脖子,叫唤道:“我是轻伤!”

    “自己解释!”

    宁北左手拎起他,丝毫没顾忌他是兵团长的颜面。

    要知道北凉的兵团长,手下有万人精锐,属于中高层核心将领了。

    可是宁北拎起他的后脑勺,如同拎着小狗崽子那般,眼见就要丢给陈长生,让他亲自把人带走去治伤。

    胡狼被提溜着,很耿直的叫唤道:“腹部贯穿伤,普通战士可以定义为重伤,兵团长定义为轻伤!”

    “按照你的说法,到了军团长身上,腹部贯穿伤,岂不是成了没有伤了?”

    宁北止步注视着他。

    胡狼低着头,又怂又想犟嘴,嘀咕道:“反正我北凉的儿郎,只要不死,那就没有没有伤!”

    “把他带下去,想治好伤,再去领二十军棍!”

    宁北直接把人丢给陈长生。

    胡狼真的是又怂又要刚,倔强说:“我不去后方,镇守虎牢关,是我职责所在!”

    北凉的人,从上到下都是硬骨头啊!

    宁北没理他,转身轻声道:“徐青,出列!”

    “北凉军,第一军团陈老大麾下,咳,咳……第二兵团长徐青,参见军主!”

    一名瘦瘦黑黑的青年,仿佛弱不禁风,一步跨出,虎目炯炯,说话的时候不断咳嗽,唇角在溢血。

    宁北注视着他,淡然问道:“告诉我,胸部贯穿伤,伤及肺经,属于轻伤吗?”

    “是的,这是轻伤!”

    瘦瘦的青年徐青。

    又是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

    这些狠人,在宁北面前,还是很熟练的,不过从话语间,能感受到这些人的桀骜。

    可想想,今天问话的人,如果是吕道尘这些外人。

    徐青他们怕是都不会理会。

    宁北轻轻摇头道:“把他带下去治伤,治好以后,三十军棍!”

    “我请求一百军棍!”

    徐青硬着脖子,张口叫唤着。

    陈长生脸都黑了,低沉道:“你找死呢!”

    “我请求一百军棍,但是我不去后方养伤。”

    徐青说出了他的条件。

    在场所有北凉儿郎,没有一个想去后方养伤的。

    北凉儿郎善战,喜杀伐,绝对不是一句玩笑话。

    宁北根本不理他,环视在场三万余名伤者,突然问道:“第一军团的小天呢?”

    卢小天,北凉军第一军团,第十兵团长!

    一尊十七岁的少年。

    年仅十七,于去年已成战神。

    他虽年少,可战功不弱于徐青这些老人。

    那是宁北一手提拔上来的兵团长。

    当宁北问起时,全场寂静无声。

    一股压抑的气氛,悄然弥漫看来。

    宁北的心顿时沉下来,愠怒道:“我在问,我北凉军第一军团,第十兵团长卢小天在哪?”

    “卢小天参见军主!”

    这不是一道声音,而是整整过万人的声音。

    万人声音混合在一起,响彻这方天地间。

    这是第十兵团所有人的声音。

    在最后面的黑色方阵中,那就是第十兵团。

    但这副景象出现。

    宁北已经知道了答案。

    卢小天战死了!

    人若战死,军主宁北点名找他,其麾下万名兄弟,替他应答。

    宁北缓缓闭眼,声音出现了嘶哑,道:“小天怎么死的?”

    “昨夜境外八国全面开战,十大国门前,皆是燃起战火,南国原本三个精锐军团,攻击虎牢关,后来被我在这里尽数伏杀,南国不肯罢休,又增兵夜袭,小天率部迎战!”

    楚岚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卢小天的战死,他楚岚也有责任。

    南国增援的两个军团,暗藏数名封王人物,原本是想趁着大战爆发,袭杀楚岚等人的。

    可是北凉军骁勇善战,各大兵团长战力皆是不俗,在战场上很显眼,更容易遭到敌方强者的针对。

    卢小天一尊八品战神,实力看似极强。

    可是封王人物的袭杀,自身根本无法阻挡!

    几乎在袭杀的开始,卢小天就被南国的封王武者,一刀斩断了心脉,死于当场。

    这是昨夜之战,北凉军陨落的最高级别降临。

    一名前途无限的兵团长,魂断虎牢关前。

    他今年才十七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