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31章 我的双手,久未染血!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林镇说的是什么话啊!

    他竟然说,国运成劫,诛杀国威!

    这如同说宁北是国贼啊!

    北凉诸子岂会不怒。

    叶星河让林镇把他说过的话,再说一次。

    林镇还敢复述一遍吗?

    他,不敢!

    敢再说半个字,你看叶星河敢不敢当着自己父亲的面,直接用刀剁了他。

    “先秦时代,神权凌驾于皇权之上,以神明之名愚弄世人,留下的任何话,都不可信。”

    叶武帝深深看了一眼林镇,缓缓说了一句话,平息北凉诸子的怒火。

    要知道,宁北继承了叶武帝的衣钵!

    宁北长大成人的背后,是叶武帝的悉心教导。

    宁北王以年少之姿,冠盖满京华,凉王之名,响彻华夏。

    国贼二字,与宁北完全不沾边!

    皇甫无双负手漠然道:“我哥若是国贼,你们九部魁首,早就横尸京都内外了!”

    “我哥要是国贼,你们这些异己,早就死八百次了!”

    李天策也是余怒未消。

    叶武帝忍着怒气道:“够了!”

    一声冷喝,全场停止了争论。

    现在的重点,是泰山之巅,出现了第十重国运。

    连绵千里的国运,如苍天之怒,出现的轰隆隆的响声。

    凉风渐起,化作狂风,席卷泰山。

    立于泰山之巅的白衣少年宁北王,素衣白裙的单香香,两人并肩而立,宛如神仙眷侣。

    单香香樱唇轻启,柔声说:“以你的天赋,引来华夏国运,是对你该有的礼遇!”

    人与人不同,眼界和看法更是不同!

    泰山脚下,林镇等人视国运为劫!

    香香姐却把十重国运,视为对宁北这种天之骄子应有的待遇。

    十重国运加身。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唯有宁北王当得起。

    宁北柔情一笑,道:“十重国运,杀身大劫,我底牌尽出,再无手段应对第十波国运,香香姐,你下去吧,我没把握护你周全。”

    “我护你周全啊!”

    单香香嫣然一笑,惊艳了泰山。

    她的笑容,或许独属于宁北。

    外人从未见过昆仑之主的笑容。

    在境外百国千名绝巅印象中,昆仑的主人,这名白衣女孩,就是人世间最恐怖的武者。

    这名女孩近乎于仙。

    百年沧桑已过,她容颜依旧,岁月未曾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她独坐昆仑之巅不知多少岁月,自百年前那场骚乱中,发布了全球禁令,所有绝巅隐匿行踪,不可出世。

    百年岁月已过,这位白衣女孩再度出世,却多了一位余生想要守护的弟弟。

    这个臭弟弟就是宁北!

    第十重国运即将降临,已经成为杀身大劫。

    宁北是人不是神,底牌尽出,无力再承受第十波国运,无力护单香香周全,所以想让她离开。

    殊不知,香香姐一直想护他周全啊!

    其宁北七岁那年其,单香香就来到北境,护着他到今天。

    宁小北从小护着燕小憨,姬小凉和小乙他们。

    单香香同样在护着宁小北啊!

    宁北余生不离开北境,单香香能护他一生无恙。

    就算离开了北凉,单香香不惜违背诺言,离开凉山前来护他。

    有些缘分,年少时相见,一眼可顶万年!

    相见一眼,便是终生!

    祭坛上的宁北,听到香香姐的话后,瞳孔骤缩,惊怒道:“香香姐,你想做什么?”

    “第十重国运,我来替你承载!”

    单香香柔情一笑,绝美的笑容,定格在宁北的脑海中,左手纤纤玉指捏着宁北的鼻子,脚尖轻点地面,白衣如仙影,硬接九天国运。

    第十重国运异变再起!

    连绵千里的国运,与浩瀚国威融合了。

    先前数波国运化形,第十重国运也不例外。

    千里国运化形如天刀!

    国运如刀,糅合国威。

    化作一柄三尺无形天刀。

    天刀之威,犹如天诛。

    这就是劫!

    天刀落下,仅仅是余威,泰山被打沉百米,泰山周围武者,全部口吐鲜血,眼前一黑,如遭重击。

    天刀尚未落下,余威便恐怖到这一步。

    单香香嫩白小手,戴上了薄如蝉翼的天蚕丝手套。

    或许这就是香香姐的兵器啊!

    昆仑蚕丝,可做内甲,更可做衣服饰品。

    国运化作天刀这一刻,境外绝巅莫不胆寒。

    天刀瞬息而落。

    浩瀚如天的刀芒,单棣这种强者,胆敢上去,也是有死无生。

    无形的天刀,在所有武者眼中,却是凝视实质。

    仿佛苍天遗落的战刀。

    刀落人间,欲斩宁北。

    可是这把刀,被一双女孩的手,给挡住了。

    单香香站在半空,白衣隐隐飘舞,雪白藕臂抬起,纤细五指张开,单手掌心抵挡了第十重国运所化的天刀。

    刀尖和掌心相碰,涌现的巨大冲击波,如同圆形屏障。

    浩瀚威压,一波强过一波,如水中涟漪,荡漾开来。

    单香香脸上依旧那般平静,薄唇嘴角隐隐出现一丝猩红血迹。

    国运天刀落下,单香香以人力阻挡,本就是逆天之举。

    天刀被挡下。

    她也负伤了!

    境外千名绝巅,眼神流露出惊天杀气。

    若是趁机能杀了昆仑的主人。

    对境外百国而言,或许比杀了宁北王还重要。

    境外绝巅蠢蠢欲动,几乎瞬息间足足有上百人互相对视一眼,看到彼此内心的想法。

    都想趁机落井下石,攻击单香香。

    全场弥漫着一股肃杀气息。

    不止是谁,隐隐低吼道:“动手!”

    “先杀昆仑主,再杀宁北王!”

    第三帝国的老绝巅,天然敌视我华夏武者。

    双方彼此有国仇!

    瞬息间,过百名境外绝巅,袭击泰山。

    再度爆发绝巅之战。

    境外绝巅,有金发碧眼的魁梧男人,也有银发苍苍的东方老妪,更有皮肤古铜色的老僧,还有忍流绝巅,以及犹如西方大骑士一样的绝巅武者。

    无一例外,百名绝巅出手,悍然杀向祭坛。

    宁北转身左手握住北王战刀,冰冷道:“你们找死!”

    “我的双手,久未染血,每次杀人,心中都会难受很久,会让我呕吐!”

    声音如同天籁的单香香,手握国运所化的无形天刀,绽放了属于她的风姿。

    白衣舞动,气血外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