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28章 暗箭伤人,绝杀死局!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见得,我六国联军,已经兵临长城,顷刻间就可长驱直入,便可直到华夏腹地,席卷黄河以北所有地域!”

    一尊高阶绝巅,缓缓说完。

    周围其他绝巅,眼神冷漠注视着泰山。

    正如叶武帝所料,就算宁北能在泰山加封成功,这些境外绝巅,也绝对不允许宁北王活着走下泰山。

    泰山祭坛上面,凉意渐起,北风呼啸。

    宁北身上的白衣,猎猎舞动,注视着连绵八百里的国运,伴生而出的国威,当真是震慑人心啊。

    国威之下,武者渺小如蝼蚁。

    宁北浅笑,轻声道:“自古以来,蚍蜉不可撼树,人力无法撼天,今天我便想撼动一下试试!”

    轻声话语落下!

    漆黑夜色中,第九波国运,隐隐降落。

    可是最先降落的是国威!

    国威如刀,又如天威,降落于泰山。

    轰!

    整个泰山之巅,硬生生被削平三米有余。

    这就是天威!

    祭坛之巅的宁北,口吐鲜血,如同被无形力量重创。

    仅仅这一击,势必对宁北自身造成严重伤势。

    同时他脚下的泥铸祭坛,瞬间瓦解。

    传承过千年的祭坛,隐隐开始崩溃了。

    祭坛的意义非同凡响。

    传承了千年,若是在今天破碎,再无宁北立足之地。

    就在祭坛破碎的那一刻,从祭坛内,露出了青色的光芒。

    祭坛内部有东西!

    透着一股大威严之气。

    未等宁北细看,第九重国运如骤雨轰然全部降落。

    巨大的威压,瞬间让宁北脚下基本,直接支离破碎。

    一尊青铜大鼎,重现人间。

    历经岁月沧桑,青铜大鼎上面,充满了铜锈,上面的鸟兽花纹,山川地貌图案,依旧清晰可见!

    一尊青铜鼎出世了!

    泰山脚下,叶武帝惊声道:“九州鼎!”

    “九州鼎自始皇灭六国后,尽数放在咸阳,后随着祖龙死,九鼎下落不明,民间传说,九州鼎被始皇带进了皇陵中!”

    兵主聂谦惊声说道。

    现在看来,民间传闻都是假的!

    始皇并没将九州鼎带进陵寝当中,其中一尊就留在了泰山。

    有关九州鼎的传说真的太多了!

    我华夏数千年的历史,涌现过夏朝、商朝,周取而代商,后来周朝名存实亡,分为战国七雄,长达数百年的互相攻伐。

    后来是祖龙始皇,横扫六国,一统华夏,建立大秦,建立丰功伟业。

    这些都是我华夏先祖!

    而九州鼎,就是在夏朝诞生的,铸造人就是夏启!

    他令天下九州,贡献青铜,以铸九鼎!

    更是事先将我华夏大地的名山大川,奇异之物绘制成图册,后命令能工巧匠,仿刻在九鼎身上。

    以一鼎代表一州。

    九鼎象征九州!

    自古以来,我华夏便有‘定鼎中原’之说!

    而且鼎更是国器!

    如今,其中九鼎之一,就在泰山。

    这口鼎,重逾万斤!

    在第九波国运降临后。

    宁北单手举起九州鼎,迎向降落的国威与国运,轻声道:“自夏以来,九鼎定我华夏地脉,如今我以国器九州鼎,不止可否承受国运!”

    在我华夏大地,天有国运,地有龙脉。

    两者各有不同。

    无一例外,几乎都和我华夏兴衰有关。

    九州鼎,镇的是就走龙脉和地脉。

    国运厚载于天。

    两者区别极大。

    宁北在看到九州鼎后,果断将其举起来,以鼎承载国运。

    这样做,果然是有效的!

    恐怖的国威,全部被九州鼎给抵消。

    国运席卷而来,被九州鼎完美承受下来,宁北引来国运入体。

    大量国运入体,洗礼着宁北的身体。

    宁北的基础力量,大幅度提升了!

    接连九波国运,让宁北的单薄身体,强悍到了旁人无法想象的程度。

    众目睽睽下。

    宁北安然承受国运。

    若是没有意外,第九波国运过后,泰山加封就可以结束了。

    在距离泰山百里外,漆黑的夜幕中,站着一堆人!

    足足十三人,皆是绝巅!

    其中一尊中年人,缓缓打开一个木匣子,里面封存着一个黄金大弓,里面还有三支金黄色的羽箭。

    中年人眼神透着虔诚,对黄金大弓微微跪拜,低沉道:“二叔,一旦动用射天弓,我们就和北凉军,结下了大仇!”

    “无妨,宁北王不死,今后我们世家序列,必被他所灭!”

    旁边山羊胡老人,缓缓说道。

    中年人名叫厉元亨。

    他听到自家长辈的话后,拿出黄金大弓,取出一根金黄色羽箭。

    下一刻,他挽弓如满月,浑身气血外涌,赫然是一名高阶绝巅!

    气血高达7500纳的高阶绝巅啊!

    他浑身气血外涌,尽数灌输于金黄色羽箭中。

    这是他们厉家祖传的弓与箭。

    金黄色羽箭,只剩下三根,用一支便少一支。

    厉元亨低沉道:“二叔,非要这般做吗?”

    “动手!”

    山羊胡老人低沉开口。

    咻!

    厉元亨手中弓箭,瞬间松开了。

    金黄色羽箭,以破空尖锐呼啸声,席卷长空而去,带有极强的风压,一路所过之处,草木被凌厉箭风,绞杀成碎片。

    金色的流光,精准落在泰山之上。

    宁北力抗九州鼎,承载华夏国运,下一刻通体冰寒,感受到刺骨的杀意。

    可是国运太重了,宁北就算借助九州鼎抗下了,自身也动弹不得。

    况且,宁北没有多余的选择时间。

    他若是闪身躲避,丢弃九州鼎。

    第九波国运,便要落地。

    国运落地,便会溃散。

    一时间,惊怒的人何止叶武帝,还有单棣盛怒释放威压,如真龙怒吼:“谁暗箭伤人?”

    咔!

    一句话都未曾说完。

    金黄色羽箭精准落在九州鼎之上,强大的穿透力,以及内蕴厉元亨这位高阶绝巅所有力量的一箭。

    让存在千年的九州鼎,鼎身出现的一丝裂痕。

    九州鼎本就到了极限。

    面对浩瀚国运威压,九州鼎能撑到现在已经殊为不易。

    可是谁曾想,会有人再度出手。

    况且金黄色羽箭打造的材料,只有千年前的古代才有。

    现代早已经绝迹了!

    九州鼎出现一丝裂痕。

    继而,这道裂痕加大。

    整个鼎身,出现了龟裂。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