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07章 欺我华夏无人吗?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华夏十大禁术,震古烁今。

    禁术的可怕,何止在国内有着无上威名。

    在境外全球,都有着赫赫凶名。

    更何况花千落施展的禁法,位列十大禁术之首。

    金发绝巅老者眼神深处,闪过一抹恐惧!

    活得越久,越是怕死啊!

    他浑身气血高达600纳!

    意味着一拳便可打出六万斤的力量。

    这种老绝巅,扔在城市中,那就是一头盖世凶兽,短时间内就能摧毁一座城市。

    封王武者在其眼中,弱如蚍蜉差不多!

    绝巅以下,皆为蝼蚁!

    花千落左手持雁翎刀,妖邪一笑,刀落过后,天地归于寂静。

    “逆刀!”

    花千落修的是逆乱青典。

    雁翎刀的刀,没有霸刀的风采,却充斥着一股邪气。

    刀气落在老绝巅身上,刀穿其身,瞬间摧毁他的绝巅之门!

    对于绝巅而言,绝巅之门若是破碎!

    自身便是废物!

    花千落动手,先废其绝巅之门,后一刀穿心杀绝巅。

    金发绝巅老者身体,瞬息间四分五裂。

    血腥一幕,让人不免心中一寒。

    永夜君王花千落被冰封了三年,本色依旧啊!

    雁翎刀又染绝巅血,凶刀的戾气,逐渐被激发。

    花千落转身,深一步浅一步的走着,赤裸着上身,脸上挂着邪魅笑意,盯上第二名境外绝巅。

    没有多余的话,当雁翎刀扬起时。

    刀身延伸出百米刀气。

    刀气九重!

    纵横于天地间。

    伴随着第二名境外绝巅,当场被斩杀于泰山脚下,死无全尸。

    这就是小花!

    逆乱青典的禁术,还未完全施展。

    泰山之巅,凉亭中的宁北,负手缓缓走下台阶,向前往的祭坛走去。

    可是宁北每走一步,便暗中有人传来声音:“宁北王,北境全面燃起战火,北部八雄联军,刀指你漠北十大国门!”

    深冷话语便是震慑!

    这句话可诛心!

    形同告诉宁北,若是还不离开泰山,大战还会爆发!

    宁北负手轻笑:“小花,斩了他!”

    花千落闪身横移,直奔泰山东边脚下,手中雁翎刀释放刀气,悍然落下,逼出一名老东西。

    可是暗中的低沉声音不断道:“宁北王,岭南边境战火已经燃起,大战已经爆发!”

    “你华夏辽东防线,已经出现军团级战场,宁北王你还不打算收手吗?”

    “西北边陲,第三帝国大军已经越过防线,纠集八个军团,已经燃起战火!”

    “宁北王,你若敢登上祭坛,今天定让你国破人亡!”

    ……

    一道道阴沉的声音,多达十余道。

    境外绝巅都急眼了!

    不论如何,他们的底线,就是宁北不可登上泰山上的祭坛。

    北凉王若是加封,必将功成于绝巅。

    境外百国都不能坐实!

    宁北负手踏上祭坛的台阶,一共九十九个台阶,每一步都沉稳有力,头也不回,轻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第三帝国,拉吉普特!”

    一尊皮肤古铜色的赤脚男人,头发如同卷毛。

    就是他刚才放言,让宁北国破人亡!

    宁北踏上祭坛,轻声道:“第三帝国的国主,名叫塔卡尔吧?”

    “当然!”

    拉吉普特提起塔卡尔,眼神透着一抹狂热的信仰感。

    宁北缓缓转身,冰冷道:“告诉塔卡尔,他的人头,本王要了!”

    “什么?放肆!”

    拉吉普特勃然盛怒。

    宁北竟然当众放话,要去塔卡尔的人口。

    那可是第三帝国的国主!

    这话未免太轻狂!

    宁北踏上祭坛,每一步都沉稳有力,注视着祭坛上的古锦溪,整个人已经被国运压的血肉模糊,如死狗一样趴在地上。

    古锦溪已经将要气绝人亡,不成人形了。

    可是他凭借一口气,强撑到了现在。

    九十九个台阶,众目睽睽下。

    宁北登上祭坛之巅!

    北凉王终于要受封了!

    轰轰一股股可怕的绝巅杀气,从泰山四周爆发而出。

    多数是境外绝巅!

    气息数量多达百道!

    百名绝巅联手杀来。

    看似数量恐怖的绝巅,实则分摊到境外百国,真没多少。

    一家出一名绝巅武者,就能形成百名绝巅武者的恐怖阵容。

    这些老东西,都是大限将至,潜力耗尽的武者。

    他们联手越境杀来,便是要宁北的命啊!

    宁北登上泰山祭坛那一刻,隐藏在暗中的人,再也沉不住气了。

    宁北站在祭坛上,微微弯腰,左手虚拖,代替古锦溪接下了厚重如山的国运!

    宁北单手轻松举起这一波国运,身上白衣猎猎舞动,释放一股白光气势,轻轻托起无形的国运!

    气托国运!

    这一幕让泰山之巅,数千名儒生震惊无比。

    这难道就是差距吗?

    古锦溪和孔连城之流,用尽全力,都无法扛起的国运。

    而今,宁北以气托起。

    这就是差距!

    宁北气托国运,负手而立,白衣随风舞动,单薄身躯却有伟岸之感,将古锦溪送入祭坛下,淡笑:“以灵药救治,能保住命!”

    顿时有人上前,救治古锦溪。

    这样的天才,陨落了,对华夏而言是损失。

    古锦溪等人无法肩抗国运。

    是因为他们无功无德!

    宁北能气托国运,不仅仅是自身极端强大的原因。

    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宁北封号北凉王啊!

    北境的王,镇守北境,十余年来死守边境,抵御北部八雄的入侵。

    这就是功!

    不朽的功勋。

    唯有这种人,才能身兼国运。

    以古锦溪之流,前半生可曾斩杀过一个境外之敌?

    无功无德,妄想身载国运!

    无疑是痴心妄想!

    当宁北立于祭坛之巅,看向泰山周围出现的百名绝巅,缓缓说:“诸位就这么想我宁北死吗?”

    “你登上祭坛这一刻,便是百国之敌,便要做好国破人亡的准备,从今天起,我百国大军,将会越过长城!”

    一名外表五十余岁的绝巅,缓缓靠近泰山,满身杀气。

    凉亭内的姬小凉,上官小乙对视一眼,都准备出手!

    叶武帝缓缓出声:“境外蛮夷,欺我华夏无人吗?你们护好你家的哥哥,待我辈死绝,全部战死,你们再行出战!”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