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90章 密令小岚,杀崩他们!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但是,小花手中的雁翎刀,未曾伤过一名无辜普通人!

    北凉的男儿,手中刀不染无辜者的鲜血。

    这是铁律,也是红线!

    后来因为这件事,京都震怒无比。

    上百年了,无人敢这么张狂,屠尽朱雀大街十三里,直接下达国令要处死小花。

    最后是宁北死保,对京都妥协了几件事情。

    京都才肯松口,把花千落冰封于武当山。

    起初宁北要把小花,冰封在昆仑山。

    京都两大序列不同意!

    门阀和世家都认为,小花被冰封在昆仑,那就如同外甥进了舅舅家,到处是亲戚,根本不会受苦。

    最终选择在武当山!

    此刻,花千落一步三晃悠,缓缓走了过去,手中的雁翎刀在滴血。

    那个女孩脸色苍白,莲步轻移,止不住的后退。

    当雁翎刀扬起,刀锋意欲划破女孩天鹅般的脖颈时。

    宁北漠然道:“我说,留她一命!”

    唰!

    雁翎刀停留在半空。

    花千落缓缓转身,道:“她袖中一剑破你心脉,今天杀她九族都不为过!”

    “留她一命,是想做个交易!”

    宁北低头看着胸前女式短剑,还插在胸膛中,上面淬了剧毒。

    剧痛无时不刻在撩拨着宁北的神经。

    花千落收起雁翎刀,浑身邪气尽数内敛,谦谦如玉,颇有温润君子之分。

    亦正亦邪花千落,这个家伙脑壳绝对不正常。

    一个人拥有两种浑然相反的气息。

    八成是修炼了邪门的古武技,把自己给折腾成了这样。

    宁北缓缓拔出袖中剑,一寸寸从胸膛中移出,轻声道:“今天的我,怕是想死都难!”

    “哼,七草毒杀不了你,剑断你的心脉,你拿什么活下去!”

    易容假扮苏清荷的女孩,樱唇浮现丝丝冷笑。

    心脉尽断,致命伤。

    神仙难救!

    这是武者人人皆知的常识。

    宁北一笑而过,淡然问道:“你我有两面之缘,第一次见面,你袭我一掌,在我后背落下黑色的掌印,耗费数天才把你的力量逼出去!”

    “今天第二次见面,你又假冒小清荷偷袭我,一剑穿胸重创我!”

    宁北哑然失笑,淡然道:“是你命中克我,还是我命中克你?”

    “你命不久矣,还笑得出来?”

    女孩觉得宁北是不是疯了。

    宁北拔出袖中剑,轻声道:“两面之缘,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吧?”

    “萧婉儿!”

    女孩樱唇轻启,说出她的名字。

    下一刻,萧婉儿就惊到了,樱桃小嘴长成o字型,清冷眸子流露出震惊之色。

    她站在对面,清楚看到了宁北胸前的剑伤。

    这一剑是拜她所赐!

    袖中剑拔出来以后,深深的伤口,并无毒血流出。

    恰恰相反。

    外涌的是白光!

    八技全开后内敛的白光。

    伤口内的白光,不断外涌,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伤势由内而外的愈合,体表剑伤结痂,缓缓蜕下老皮,只剩下一道淡淡的粉色新伤痕迹。

    这一点痕迹,也被白光抹平。

    伤势完全痊愈。

    连所谓的隐疾都没有。

    宁北在黑木国九州岛,开启八技后。

    八技的力量,始终未曾退去。

    白光内敛在体内,让宁北时刻属于巅峰期。

    这种状态摆明不对劲!

    但足以让人震惊了。

    萧婉儿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宁北这种怪胎。

    这种人,如何能杀死?

    除非是一剑刺穿眉心,或许能当场格杀。

    否则身体其他地方,根本无惧一切外伤。

    宁北负手轻声说:“你来杀我,是阴阳序列想要我的命,对吗?”

    萧婉儿清冷容颜,面无表情。

    她选择了沉默!

    宁北轻笑:“告诉我答案,我保你全身而退,这个交易,对你有利!”

    “伪君子!”

    萧婉儿眼睛流露出讥讽,冷笑:“你把我当做三岁孩童来骗?我一剑断你心脉,险些杀了你,你会放我离开?”

    在外人眼里,北境的王,年少而铁血,双手染满敌人血。

    少年凉王,不仅仅是铁血军主。

    他更是一位少年雄主!

    雄韬伟略,手腕心智皆不弱始皇汉武。

    这种人的话,萧婉儿半个字都不信。

    这个女孩偏偏错看了宁北!

    宁北立于人间,不是言而无信的人啊。

    如果宁北王是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人,如何让北凉百万精锐誓死效忠?

    自古以来,数千年的岁月历史长河中,但凡统兵百万的大将军,你可曾见过一个气量狭小之辈?

    但凡统兵百万之人,必然是气吞万里如虎之辈!

    很不巧,宁北王虽年少,也是这类人!

    况且宁北麾下死忠,何止北凉军十大精锐。

    更有八十万北凉暗桩!

    还有数十万西凉铁骑,以及苍狼军和北斗军等等。

    北王麾下,骁勇善战的将士何止百万。

    宁北负手注视着萧婉儿,轻声说:“你没得选,给我想要的答案,我给你一条生路!否则,今天的泰山封禅,必有祭天仪式,我若亲临泰山,以你活祭苍天,无人敢说我宁北半句!”

    “你敢!”

    萧婉儿生有标准的东方女孩面容,鹅蛋脸很精致,此刻苍白无血色。

    宁北这个狠人,竟然想要把她祭天!

    太过于狠戾了!

    宁北浅浅轻笑,平静注视着萧婉儿。

    正是这份目光,让萧婉儿心中产生了惧怕,对眼前的白衣少年郎,多了几分敬畏和怯意。

    这位北凉王,不是什么好人!

    而是双手敌血的狠人啊!

    北凉序列最大的狠人。

    他就是狠人头子。

    未等萧婉儿开口,一名京都卫戍青年现身,战神级实力,隶属于镇抚司,正是林丰原。

    他上前单膝下跪,抱拳道:“北凉暗桩林丰原,参见军主!”

    “何事?”

    宁北轻轻看去。

    林丰原低沉嘶哑道:“二爷急电,电文如下,八国联手来犯,北境重燃战火,虎牢关前,万人兵团级战场已现!”

    “密令小岚,杀崩他们!”

    宁北轻笑间,最终吐出八个字。

    这就是北凉军主的态度!

    境外八国来犯,如以往那般,杀崩他们!

    林丰原抱拳退下:“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