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66章 他若寻死,我自当成全!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可是宁北并没选择,而是压制了自身整整三年。

    自从在雪崖那天,宁北再度引来国运,触碰到绝巅道,不再压制自身,成为半步绝巅。

    在今夜,宁北更是展现了劲力化形,劲力内敛入体等特征!

    现在的宁北王,就是一尊伪绝巅。

    他距离真正的绝巅境,只差化灵入血这一步。

    只要开启绝巅之门,宁北便可彻底跨入绝巅境。

    一尊二十岁的绝巅武者!

    古往今来,又有几人啊!

    弱冠之龄的绝巅奇才,全球罕见。

    宁北依旧在压制自身,踏空缓缓走向伊藤小村等人,轻声道:“跪者生,站者死!”

    “宁北王,你莫要逼我们!”

    野泽冈本当场就怒了。

    服部古恒的死,出乎他们的意料。

    如今宁北步步紧逼,他们这些活了过百年的人物,如今却要向一个白衣少年下跪,算是什么道理!

    野泽冈本还没意识到,全开八技的宁北,返璞归真,浑身白光内敛,已有突破绝巅的迹象,不仅仅是实力提升到恐怖的地步。

    就连他的心性,也变的冷漠无情。

    白衣少年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情味。

    野泽冈本还没看清楚情况。

    宁北右手负于腰后,左手微微抬起,轻声道:“不愿跪,我不会勉强!”

    “哼,你可知今天在场的都是什么人物?”

    野泽冈本眼神透着阴冷杀气,低沉道:“百年前,我们在你华夏横扫八方时,你还未出生呢!”

    野泽冈本参与过华夏百年前那场骚乱。

    这话一出,他,便是自断活路。

    宁北脚尖轻点地面,闪身间速度可怕到了极致,轻声道:“八技已开,你若寻死,宁某不才,自当成全!”

    嘭!

    宁北白净左手,一掌印在野泽冈本胸前,根本没给其反应时间。

    宁北王的攻击速度太快了。

    八技齐开,力压诸多绝巅。

    仅仅一掌,便断了野泽冈本的心脉,让他的身体瞬间倒飞出去。

    野泽冈本双眼暴突,口吐鲜血。

    宁北闪身而去,宛如闲庭散步,又一掌落在野泽冈本身体上,轻声说:“参与百年前那场骚乱的人,皆须一死!”

    嘭的一声,又是一掌。

    野泽冈本的身体,飞向天空。

    宁北就负手站在原地,未曾多看一眼,轻声呼唤:“百剑!”

    唰!

    宁北在施展第八技后,原本内敛的白光,瞬间外涌出来。

    白光外涌,形成三尺雪亮长剑。

    剑过百柄,化作长河席卷天空上的野泽冈本。

    一道道流光,贯穿了他的身体。

    鲜血洒落。

    宁北白衣如雪,未染任何人血,仿佛永远都是这一副干干净净的样子,白皙的双手,好像从未沾染过人血一样。

    眨眼间,又一名绝巅陨落了!

    伊藤小村这些人,究竟是跪还是不跪?

    跪者生,站者死。

    这是宁北说过的话。

    宁北在今夜,力压黑木国所有老古董,就是震慑啊!

    伊藤小村缓缓弯下腰,低头拱手:“伊藤小村参见北王阁下!”

    “小野岛木参见北王阁下!”

    “中川次郎参见北王阁下!”

    ……

    顿时,这些老古董弯下了腰。

    宁北平静注视着他们,身后百剑归一,化作一把凝入实质的雪亮长剑,轻轻握住后,不近人情道:“我说的是……跪下!”

    “北王阁下,绝巅不可辱!”

    小野岛木抬起头,眼神流露出怒火。

    今夜他们受此大辱,宁北王竟然还不肯善罢甘休,这是要逼死他们啊!

    唰!

    宁北一步跨出,身如长弓,手中剑前刺。

    一剑穿心,当场格杀小野岛木。

    没有多余的废话!

    宁北面无表情,轻声说:“绝巅不可辱,不知可不可杀?!”

    人都杀了,这个问题就不需要问了!

    伊藤小村等人,两鬓流出冷汗,再也不敢小瞧眼前这位白衣少年半分。

    他的实力,明显提升到了可怕的地步。

    宁北全开八技,每开一技,自身的速度和力量以及反应力,都会提升一截。

    八技的背后,是自身实力提升了整整八次!

    这才是宁北的巅峰状态。

    同时这也是桀骜如上官小乙,孤傲如蛋蛋宁轩辕,孤冷如明王姬小凉,不敢惹这位大哥生气的原因!

    他们家的哥哥,一旦生气,能把他们哥几个给揍的怀疑人生啊!

    在这一刻。

    伊藤小村跪在地上,嘶哑道:“伊藤小村参见北王阁下!”

    “中川次郎参见北王阁下!”

    “德川枸子参见北王阁下!”

    “矢田菊宝参见北王阁下!”

    ……

    余下者,皆是跪下!

    他们没得选择。

    今晚,就是他们的屈辱之夜。

    这就是一度八技全开的代价。

    不臣服,便是死。

    所有人皆是跪下地面,心中满是恨意。

    可是又无法选择!

    宁北负手脚踏大地,轻声问:“今天是几号?”

    “七月十二号!”

    伊藤小村缓缓回答。

    宁北平静说:“七月十五号,我的生日,那一天我有事情要做,你们黑木国的新国主即位,定在十四号!”

    “可以!”

    伊藤小村答应了宁北说的话。

    殊不知,这不是商议。

    而是命令!

    宁北转身离去,留下一句话,道:“今后黑木国的历代国主,由我赐予封号,名为汉倭王,世代袭之!”

    “什么?”

    中川次郎瞬间起身,眼神满是滔天怒意。

    这是羞辱啊!

    赤裸裸的羞辱他们黑木国。

    汉倭王是什么意思?

    这是要让他们整个黑木国臣服啊。

    这件事断不可能答应!

    在中川次郎起身这一刻,离去的宁北止步,缓缓转身,仅仅一个冷冽的眼神,便让中川次郎通体冰寒,如遭雷击。

    他,再度跪地!

    中川次郎终究还是怕了。

    宁北淡然道:“世袭汉倭王,保你黑木国历代国主寿终正寝!”

    一句话便是震慑。

    伊藤小村这些老古董,皆是浑身一颤。

    他们自然听得懂这句话。

    历代黑木国的掌权者,世袭汉倭王,形同向宁北王臣服。

    那么宁北便会止戈,历代掌权者就能善终。

    反之,黑木国的历代国主,只要出现雄韬武略之辈,宁北必然跨海降临,将其直接格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