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55章 三尺铁剑,借我一用!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众目睽睽之下。

    三大绝巅与张文安对决。

    眨眼间就陨落一位。

    剩余两位皆是又惊又惧啊!

    张文安真的太强了!

    对他们完全是碾压性的!

    蜀山三大绝巅,皆是修剑的奇才。

    “三尺铁剑,借我一用!”

    张文安瞥向他们二人,左手微动。

    木悲风腰间的三尺铁剑,立即倒飞而去。

    蜀山两大绝学。

    一名唤剑!

    二曰御剑!

    张文安三尺铁剑在手,一剑动,这方天空到处剑影。

    千道剑影,笼罩天地间。

    应天谅和轩玉柴两人,被剑气笼罩,惊悚之间爆发了全力。

    这个时候还不尽全力一战,那完全就是找死!

    绝巅武者最强大的地方,便是体魄!

    可是这份强大体魄,在张文安面前,犹如纸糊的一样。

    当张文安手握铁剑后,立于长空,便是无敌。

    千百道剑光如洗地。

    三者交手,完全在一息间。

    “一剑破光阴!”

    张文安的剑,快到了极致。

    可破光阴的一剑,穿过二人身体。

    张文安背对他们二人,手中长剑的剑尖,滴落一滴猩红鲜血。

    轩玉柴脖颈出现一丝红线。

    他被一剑封喉!

    应天谅眉心出现一丝红线,脑子都成浆糊了,当场横尸。

    三大绝巅皆死于张文安剑下。

    这就是强大的绝巅。

    剑法当真是惊艳啊!

    全场寂静无声。

    兽不敢吼,鸟不敢鸣,人不敢言!

    张文安走到宁北身边,轻声道:“三天后的泰山加封,不可缺席,你秉承国运而生,别因这群废物,而自毁前程。”

    “京都方面,有加封备选名单。”

    宁北看着小师叔,轻声说了句。

    张文安眼神瞬间冷下来,没想到京都还敢玩这一手。

    十年前便敲定了,泰山加封只为宁北一人而准备。

    如今弄了一份备选名单是什么意思?

    张文安冰冷道:“三天后,我在蜀山等着看笑话!”

    言罢。

    他转身离开京都,今天剑斩三名绝巅,无人敢拦他。

    张文经要看谁的笑话?

    要看泰山的笑话!

    泰山加封,秉承国运之人,要是那么好找,什么烂鱼臭虾都能加封。

    他们蜀山和昆仑,乃至整个华夏何至于等到现在!

    全场死寂一片。

    张文安离开时,带走了木悲风。

    蜀山一脉的人,来得快,走得也快。

    未曾对这繁华京都有多半分留恋。

    单香香与宁北并肩而行,俏皮轻笑:“好啦,我也该走了!”

    “香香姐可以不用回凉山的!”

    宁北轻声挽留。

    单香香轻声说:“不回去的话,凉山的花,会枯萎的!”

    宛如天籁的声音落下后,单香香已经离开京都外。

    她气质空灵出尘如仙,常年居住在凉山之巅,于滚滚红尘格格不入。

    香香姐只属于凉山!

    吕道尘在旁,还是作揖弯腰说:“多谢北王护京都!”

    “你想多了!”

    宁北负手离开这里。

    吕道尘轻声道:“今天不是北王相护,以这两位大人的性格,不仅我要死,京都绝巅皆要死,自此我华夏武运衰竭,奋三世国力而孕育的武脉,将会功亏一篑。”

    吕道尘位居相国之位,又不是傻子。

    他心里很清楚了,今天不是宁北开口。

    以单香香的性子,今天京都绝巅,皆难逃一死。

    就算单香香手下留情,还有张文安!

    张文安若开杀戒,今天在场的诸多绝巅,绝对不够他一人杀。

    蜀山和昆仑,才是武道界真正的隐修巨头。

    宁北对于吕道尘的话,没有理会,轻声问:“无双,清荷和果果在哪?”

    “还在镇抚司,我让小憨把她们带来。”

    皇甫无双看了眼小憨和李天策,让他俩别捣鼓唢呐了,去把人接回来。

    宁北轻声道:“把她们两个送回汴京,留在京都,我不放心。”

    “哥,在京都没人敢动果果!”

    叶星河上前保证。

    皇甫无双摇头,凝声道:“天下绝巅都有异动,果果留在京都的确不安全。”

    “绝巅不出,封王为尊的格局,即将被打破。”

    北原皓月已经看出了迹象。

    何止是华夏绝巅武者异动,全球绝巅都有异动啊!

    绝巅武者被昆仑禁令,镇压的百年,而不得出世。

    百年的时间太长了!

    宁北淡然道:“昆仑这边,本意是三天后我在泰山加封,破瓶颈,入绝巅,废掉禁令,开启绝巅时代。”

    “现在看来,这些绝巅早就隐隐听到了风声。”

    上官小乙冷冷说着。

    不论宁北加不加封,昆仑的禁令,都要在三天后废除。

    昆仑墟那边,显然默许了这件事。

    禁令迟早都要废除的!

    在不远处,苏清荷牵扯小果果到来,俏皮轻笑:“宁小北!”

    “哥哥!”

    宁果果张开小怀抱,眼神满是依赖。

    宁北弯腰抱起妹妹,握住苏清荷的手,轻声问:“我让人送你们回汴京。”

    “哥哥,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家吗?”宁果果明亮眼睛有些失望。

    苏清荷安慰小姑娘说:“果儿,你哥哥有事情要做,我们一起回家等他!”

    “好吧!”宁果果小小的脸露出大大的笑容。

    吕道尘在旁陪着,说:“果果她们在京都,你尽可放心,没人会伤害他们的。”

    纵然有吕道尘的保证,宁北也不会完全安心。

    正如先前苏清荷所说,她和果果就是宁北的软肋。

    宁北王岂会把自己的软肋,直接放在京都各大门阀的眼前。

    这样做,早晚会出事的!

    宁北看向鬼脸少年蛋蛋,轻声道:“你也回一趟宁家,该认祖归宗了!”

    “好!”

    宁轩辕带着小果果,与苏清荷她们一同回汴京。

    至于李天策和叶星河,直接被殿堂国令通知,离开京都,回到御林军驻区。

    这俩小霸王在京都,一天就没消停过。

    皇甫无双重新坐镇镇抚司。

    北原皓月被勒令,前往东方国际仲裁所,不准在京都久留。

    至于上官小乙,成了没人管的苦孩子。

    其实不是没人管,是没人敢管小乙。

    谁都不想招惹小疯子。

    宁北乘坐战机,降临南境海琉璃岛,欲要拜访黑木国,诛杀第五家族的余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