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54章 第三绝巅,张文安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一张绝巅榜,蜀山剑仙张文经,位居首位!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张文经,便是天下第一绝巅!

    这就是蜀山一脉。

    试问这种人物,京都各大绝巅谁能惹得起。

    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

    昆仑、蜀山全部盯上了京都。

    皆因昨夜之事,京都对四大序列妥协,背后有绝巅人物操控。

    逼的宁北立下重誓,终生不踏足京都半步。

    更是让蜀山等待十年的泰山加封作罢。

    这件事足以惊动昆仑和蜀山!

    吕道尘黑着脸问:“为啥要杀我?”

    “杀你祭天,震慑京都!”

    木悲风冰冷吐出八个字。

    从昨夜到今天,京都至今未对昨夜的事情做出交代。

    昆仑的大小姐降临这些,事情依旧没解决。

    蜀山强势插手!

    吕道尘脸都绿了,先前北原皓月碎碎念着,要一拳打死他。

    现在来了个北凉八爷木悲风,竟然要杀他祭天。

    他吕道尘的日子,真的越来越艰难了。

    宁北右手揉着木悲风的头发,淡笑:“昨夜之事,错不在吕相,京都绝巅异动,他镇不住的!”

    “蜀山杀令已下,小师叔来了。”

    木悲风颇为无奈。

    吕道尘心中一突,惊声问道:“哪个小师叔?”

    蜀山一脉派来的人,不仅仅是木悲风!

    掌教张文经明知京都绝巅人物异动。

    让小徒弟木悲风一个封王人物,前来取吕道尘的命。

    根本做不到。

    所以定然派来的其他人。

    而且这个人,绝对是绝巅!

    京都门外,一名黑衣青年,长发如墨,散落双肩,瘦削身躯少了几分出尘气质,多了几分野性杀意。

    他浑身缠绕着铁链,手持三尺铁剑,缓缓入京。

    吕道尘瞳孔骤缩,再无嬉笑表情,惊怒道:“张掌教把他放出来了?”

    “蜀山一脉,这是想让我们死啊!”

    古溪棠惊怒道。

    隐藏于京都暗中的绝巅武者薛九鼎,惊怒道:“蜀山一脉何至于此!”

    当这位黑衣青年出现后。

    京都绝巅皆是惊怒。

    蜀山张文安!

    一名超级绝巅。

    绝巅榜排名第三的狠人。

    没错,蜀山一脉,独占绝巅榜前三的两个名额。

    这就是蜀山!

    蜀山弟子若入绝巅境,皆是以剑破绝巅境。

    一入绝巅,便是无敌!

    张文山和张文经是同辈,只不过年纪小很多,至今不过二十八岁。

    蜀山一脉,历代嫡传皆姓张!

    山内内分诸多支脉,两者辈分一样,年纪相差极大,并不稀奇。

    而且蜀山一脉,张文经、张文安、张文山三大绝巅,立于蜀山,无人敢惹!

    今天,张文安下山了!

    宁北略显无奈,轻声道:“小师叔!”

    一句小师叔,足以说明宁北和蜀山的关系。

    掌教张文经在五年前,前往北境,秘传宁北蜀山绝技。

    张文经当得起北凉王的老师!

    张文安又和张文经同辈,称呼一声小师叔没毛病的!

    唯独张文安轻声道:“少主!”

    平静淡然的二字,惊住了吕道尘。

    何止吕道尘被惊住。

    辕驭圣和薛九鼎等人,全部瞳孔骤缩。

    蜀山少主宁北王!

    仅仅二字称呼,便意味着将来的宁北,便是蜀山之主。

    可是历代蜀山掌教之位,皆是‘张’姓之人继承啊!

    千百年来,从无外人继承掌教之位的先例。

    在如今这个时代,张文经想要破例吗?

    蜀山内部诸多分支,能够同意啊!

    偏偏蜀山三大分支。

    张文经执掌嫡传一脉。

    张文安执掌另外一脉旁系。

    张文山执掌第三股支脉。

    三大派系的执掌者,全部都同意了。

    所以蜀山的家事,轮不到外人操心了。

    宁北轻声道:“吕相不可杀,我留着有用!”

    “那便不杀,但有三名绝巅则必杀,我蜀山少主,无人可欺!”

    张文安浑身缠绕着黑色锁链。

    这锁链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为了锁住他的!

    至于为什么锁住张文安。

    是因为小师叔的脑壳不正常。

    到了晚上,就容易失控,蜀山那边很无奈,只能将他锁起来。

    算起来,张文安已经百年未曾下山了。

    但是小师叔的修剑天赋,是真的恐怖。

    年少时若非剑气,伤了灵隐穴,留下隐疾,伤了心智,成就恐怕比现在还高。

    说不准蜀山掌教的位置,就是他的!

    吕道尘颤声问:“张小哥,想要杀谁?”

    “应天谅,轩玉柴,薛九鼎!”

    张文安一步跨出,身上野性杀气,透着残虐嗜血杀气。

    三个人名,便是三名绝巅。

    这三人便是七年前,前往阴阳总坛的绝巅。

    蜀山已经知晓,顿然不会让他们活。

    薛九鼎惊怒中,闪身要后退。

    他想要逃!

    薛九鼎连绝巅榜都没进。

    而张文安是什么人?

    绝巅榜第三的狠人!

    面对薛九鼎的后退,张文安漫步走到树前,折枝为剑。

    柔韧枝丫,宛如一把剑。

    张文安一步跨出,已到二百米外,手中枝丫瞬间刺出。

    惊人的剑气,瞬间释放。

    张文安的这股气势,完完全全凌驾于第五轻云之上。

    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绝巅与绝巅之间,差距如鸿沟啊!

    在张文安这种人眼里,薛九鼎这种废物,与封王武者无二。

    杀之如屠狗啊!

    薛九鼎汗毛炸立,面对张文安,他真的没有与之一战的勇气。

    可是现在,他被迫还手。

    不还手便是死!

    薛九鼎一拳蹦出,战力如同商御陌这种老牌绝巅。

    一拳轰出,劲力过五万斤!

    拳劲如山崩!

    下一刻,又有两名老东西跳出来。

    分别是轩玉柴、应天谅。

    三大绝巅联手,挑战张文安。

    他们三人都知道,七年前坐了会什么事。

    如今张文安杀来,他们不联手,势必要被气逐一击破。

    张文安面色平静如水,左手枝丫锐利如剑。

    一剑破了薛九鼎的拳劲。

    枝丫如剑,穿透薛九鼎的拳头。

    剑势不减,再度突进,刺穿他的咽喉。

    一击格杀!

    薛九鼎前冲的身体,如同马步桩,眼中闪过恐惧。

    仅仅一剑,便杀了他!

    今天,终于有绝巅陨落了!

    绝巅血,要洒满京都啊!

    不论任何绝巅,陨落一位,都是巨大的损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