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53章 携带杀令,老八来了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不过一股微弱的生命气息,让宁北轻声道:“绝巅武者的体魄生命力,的确强大!”

    第五轻云未死!

    天诛之下,第五轻云未被击杀,却遭遇重创,形同半废。

    宁北负手轻声说:“皓月,把他带出来。”

    “喏!”

    北原皓月闪身进入深坑,拎出一个浑身焦黑的人影,正是第五轻云。

    先前威风霸道的绝巅武者,持破阵霸王枪,伤害香香姐,破宁北的气御百剑,放言力压昆仑的大小姐和昆仑的少主。

    现在却被禁术天诛,一击重伤!

    人被带出来,生命气息微弱。

    白衣苍狼北原皓月,把人放下。

    第五轻云跪下地上,身上气息微弱到了极点。

    宁北摘掉肩后麒麟披风,露出腰间的北王刀的刀柄。

    原本盛世不可轻用北王刀。

    可是京都的武者,逼的宁北腰间常挂北王刀。

    这是他们找死,怨不得宁北!

    宁北左手拔出北王刀,冰冷刀锋,刀指第五轻云,意欲干掉他。

    结果远方,传来雄厚男声,道:“国令在此,刀下留人!”

    陡然出现的吕道尘,手中拿着一份刚刚签发的文件。

    这是京都国令!

    欲要保下第五轻云!

    原因很简单,第五轻云这种绝巅武者,就是瑰宝。

    国之瑰宝!

    华夏绝巅榜排名第九的强者,在全球都有威名。

    这是属于顶尖古武者,只要活着,对境外百国就是一种震慑力。

    将来华夏与百国有事情商谈,出动这种绝巅,本身就是一种底气。

    吕道尘携带真正的国令到来。

    唰!

    所有人都看向宁北王。

    这位白衣少年,接不接令?

    京都国令,宁北接还是不接?

    众目睽睽下。

    宁北左手持北王刀,看着旁边的香香姐,左手尚有血迹,就是刚才第五轻云所伤。

    所以宁北出手了,没有任何犹豫。

    北王刀扬起,悍然落下如黑色惊鸿闪过。

    第五轻云跪在地上,低着头,北王刀从上而落。

    一颗大好头颅飞起,鲜血抛洒,溅起吕道尘一身。

    吕道尘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他浑身染满鲜血,整个人站在原地,沉默了很久,默默收起手中的京都国令。

    宁北薄唇微动,俊俏面容如少年,轻声说:“吕相,我曾与你说过,今天香香姐若受伤,我定教你京都四方,尽悬凉刀!”

    “北王!”

    吕道尘有些痛心。

    宁北左手持刀,冷冽道:“八万京都卫戍何在?”

    “八万京都卫戍,参见军主,余生,我等只为军主一人活!”

    八万誓死效忠的将士,身穿黑色劲装,此刻全部现身,左手持刀,缓缓出现在这个街口,虎目透着坚定之色。

    八万京都卫戍,皆是我北凉的人!

    镇抚使皇甫无双轻声上前,单膝下跪轻声道:“北凉所属,皇甫无双参见军主!”

    “杀他三族,一个不留!”

    宁北未曾收起北王刀。

    意味着杀戮未曾停止!

    宁北要对第五家族进行清算。

    上官小乙闪身回来,轻声道:“哥,京都没有第五家族的人!”

    “启动镇抚司密库,彻查!”

    皇甫无双转身平静下令。

    燕南天悄然消失,下令与镇抚司,开启密库,调出第五家族的胆敢。

    吕道尘苦涩说:“不用查了,第五家族在百年前那场骚乱中,与境外黑木国武者勾结,通敌叛国,在骚乱结束后了,京都便对其进行清算!”

    “第五家族,举族赶赴黑木国,已有百年时间!”

    吕道尘说出京都城内,为何没有第五家族的武者。

    这个家族于五年前,便背叛了我华夏!

    宁北负手而立,轻声道:“小猴子,以镇抚司的名义,通知黑木国,三个小时后,我亲自降临黑木国!”

    “好的!”

    袁天奉躲在京都卫戍人群里,立即举起小手示意知道了。

    他袁天奉最喜欢联系境外百国。

    因为他是老喷子啊!

    境外百国各大机构,就没他袁天奉不敢喷的人!

    北境防线的境外八国,还有南境海的境外三国,全部被小猴子给喷了一遍。

    雪国那群棒子的十八辈祖宗,都被小猴子问候了好几遍。

    至于宁北为什么,三个小时后降临黑木国?

    因为京都的事情,还没完呢!

    宁北左手持刀,轻声道:“今天一战,京都中轴线,后移十里,吕相有意见吗?”

    “中轴线后移十里,完全无妨,但今天请北王殿下,为我华夏武运文脉考虑,京都绝巅不可全部陨落!”

    吕道尘抱拳深深作揖。

    偏偏在京都城外,一道冰冷声音传来:“一群废绝巅,留之何用!”

    冰冷声音响彻京都上空!

    谁来了?

    北凉八爷,木悲风!

    他踏空而来,浑身透着冷冽杀气。

    这个坏小子咋来了?

    八万京都卫戍,转身以北凉军礼,齐声低沉恭敬道:“八爷!”

    北凉军十大军团长,皆是北境不败的战神。

    北凉军的核心高层人物!

    木悲风上前,轻声道:“哥!”

    “今天怎么想起进京了?”

    宁北轻声笑着。

    木悲风上前重重和小凉抱在一起,七年未见的兄弟,许多话堵在喉咙里面,一时间说不出来。

    木悲风轻声道:“我奉老师杀令,前来取一人的命!”

    “谁的命?”

    皇甫无双略显诧异。

    木悲风有两个老师,一个是老师叶凡。

    另一个老师就是蜀山掌教张文经!

    两尊老师没一个好惹的!

    木悲风左手持三尺铁剑,雪亮剑身浮现杀气,剑指吕道尘,漠然道:“蜀山杀令,前来取吕相狗命!”

    吕道尘:“???”

    堂堂吕相,当场就懵了。

    他招谁惹谁了,天天有人要杀他。

    不过这一次,老八木悲风代表的可不是北凉军。

    他代表着蜀山一脉!

    木悲风扭头轻声说:“哥,你昨夜立下重誓,老师已经知道,让我来取吕道尘的狗命,若是京都不肯,老师会亲自出山,降临京都!”

    “届时,京都绝巅,皆不可活。”

    木悲风轻声话语,让辕驭圣和古溪棠之流,全部面色狂变。

    蜀山掌教张文经,那可是我华夏绝巅榜,排名第一的狠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