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46章 这是禁忌!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任天涯喉中逆血,一口喷了出来,眼睛血丝密布。

    仅仅一指,让任天涯五脏六腑绞痛无比。

    更让他周身气血沸腾,后背隐隐有血气力量外泄。

    不出意料的话,任天涯的绝巅入门就在后背上。

    很可惜,绝巅之门已经破碎。

    单香香纤纤玉指,硬生生将任天涯体内绝巅之门的位置,给打了出来!

    任天涯的确是废了!

    若是他说谎,刚才香香姐仅仅一击,便可取了他的命。

    所以任天涯苦笑道:“多谢大人手下留情!”

    “你的阴九字,学歪了!”

    单香香檀香小口,轻声说出一句话。

    不由让所有人愣住了。

    任天涯艰难开口:“我天赋有限,无法驾驭阴九字,今天献丑,让大人见笑了。”

    刚才任天涯,的确动用了阴九字。

    位列古往今来十大禁术之中的阴九字,却被香香姐一指破掉。

    不是阴九字太弱。

    而是香香姐太强了啊!

    单香香轻轻抬起左手,左袖白衣悄然划过,露出纤细藕臂,洁白如玉,细长五指轻轻抬起,单手掌心朝天,凝聚劲力,化作白色光团。

    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危机。

    香香姐一掌落于京都南门之上。

    轰!

    高达数米的漆红大门,瞬间支离破碎。

    整个京都南门,化为灰烬。

    叶星河等人看的目光呆滞,喉结蠕动,悄悄咽了口唾沫,像个小怂包一样,默默跑到城墙根面壁思过。

    六个小怂包,很自觉的回到原来站的位置上,面部朝墙,怂怂的不吭声。

    谁都不敢闹腾了!

    任天涯惊悚道:“这是……”

    “阴九字,第一字,伐!”

    单香香平静说着。

    这才是阴九字,该有的威力。

    关键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香香姐,从哪学会的阴九字。

    宁北都不知道!

    同时不难看出,阴九字这部禁术,果然是因人而异。

    禁术的可怕之处,就是难以驾驭。

    就算是任天涯巅峰时期,也无法完全驾驭阴九字。

    准确说,他当年只修了阴九字的前半部。

    纵然如此,任天涯也成为了辽东第一绝巅。

    华夏绝巅榜第十的存在。

    宁北负手轻声问:“香香姐什么时候学的阴九字?”

    “昆仑山上有记载啊!”单香香俏皮轻笑。

    宁北心中无奈,对于昆仑山那边,自己的确没有香香姐了解多的啊。

    从小到大宁北只去过昆仑墟一次。

    还是九岁那年,宁北晋级战神,从昆仑墟获得了太虚昆仑诀,也就是战神诀!

    自此宁北再也没去过昆仑墟。

    看来有时间的话,还得过去看看。

    单香香轻声说:“少爷有机会的话,可以为小憨寻来阳九字。”

    “不可,阴九字和阳九字,绝对不能同修,这是禁忌!”

    任天涯惊怒出声。

    燕归来有些好奇:“老耗子,为啥不能同修啊?”

    “一部阴九字,足够耗尽修习者毕生心力,况且阴九字这种禁术,修炼的过程,变数极多,后世千年来,无人将阴九字修到大成,是因为太难修了!”

    任天涯说的都是实话。

    阴九字极为难修,再加上一部阳九字。

    两部禁术同修,几乎就是找死!

    阴阳序列掌握两大禁术,数千年来,曾经有野心勃勃之辈,身负阳九字,意图兼修阴九字。

    修炼仅仅三天,便气逆百穴而死。

    死状惨烈!

    那个人就是任天涯的前任,辽东阴阳总坛的第十九代坛主齐衡山!

    齐衡山以年少之姿,一路修炼突飞猛进,在三十五岁之时,成为绝巅。

    这修炼速度,已经足够可怕了。

    他一人坐镇辽东阴阳总坛,统率阴字、阳字两大序列,可谓是权势滔天,处于巅峰期!

    齐衡山修炼阳九字不说,偏偏还要兼修阴九字,违背了阴阳祖训!

    结果硬生生把自己给作死了。

    据闻死的那天,凄厉惨叫声,宛如杀猪一样。

    谁也帮不了齐衡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自此,阴阳序列没有哪位坛主,敢说身兼阴阳两部禁术。

    这个话题在阴阳序列,都是禁忌。

    白衣女孩单香香,被宁北牵着手,坐回凉亭内。

    她轻声说:“阴九字、阳九字两部禁术同修,没那么可怕!”

    任天涯嘴角微抽,心里根本就不信。

    他当年亲眼目睹老师齐衡山的惨死,死的时候,齐衡山那满是血疙瘩的手,一直扒拉着任天涯的腿,在地上翻滚着,让徒弟任天涯给他一个痛快。

    当时年轻的任天涯,都给吓尿了,眼睁睁看着老师惨死,成为了一生的心理阴影。

    所以就算打死任天涯,他都不会惦记什么阳九字。

    单香香眼神注视着,站在京都门口的小憨憨,手持唢呐,劲力加持下,唢呐声惊动半个京都城,宛如给人出殡一样。

    整的吕道尘,心里腻歪的不行。

    可他吕道尘站在一旁,不敢吭声。

    单香香无奈轻笑:“阴阳两部禁术,始于无名氏,说起来创造者的天资,并没多高,而且两部禁术,对修炼者的要求近乎于无。”

    任天涯欲言又止,想要反驳。

    关键他不敢啊!

    单香香眼中只有宁北,柔声说:“小憨生性顽劣,性子率真,修阴阳九字,也许能重现大成禁术的风采!”

    “指望他勤加修炼,还不如指望母猪上树!”

    吕道尘瓮声说了句。

    宁北几人的目光,情不自禁看向京都南门,撅着屁股卖力吹唢呐的小憨憨,估摸着吹的曲子是东风破,不过自己听的话,味道又不对。

    以小憨的性格,还不是想到哪就吹到哪。

    一把唢呐堵住京都南门,撅着屁股嗷嗷的吹。

    就小憨这样的人,你指望他老老实实的修炼禁术?

    简直是做梦!

    燕归来的举动,终于惹恼了京都一些人。

    来自京都内,缓缓出现几名年轻人,气度不凡,宛如世家公子,面容全部带着怒火。

    估计是为了小憨而来。

    果不其然!

    三名年轻人浑身浮现肃杀气,联手来到京都南门。

    “小子,你在做什么?”鼻如鹰钩的青年,怒视燕归来。

    燕归来收起唢呐,歪着头道:“我在招魂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