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44章 小憨憨的唢呐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南极海游回华夏这件事。

    你别说,小乙先前干过,游了一半,就累坏了,自己又闷不吭声的又游回来。

    然后小乙宰了一名半步绝巅,强抢南极武者监狱的直升机,自己开着跑回来了。

    后来国际仲裁所,又抓了小乙两次,折损了不少人手。

    结果小乙又从南极武者监狱脱困,硬生生杀出来。

    国际仲裁所都绝望了,索性也就不抓小乙了。

    还抓他干啥啊!

    小乙越来越强,七星全开,可斩绝巅。

    国际仲裁所折损人手,把人逮回去,到时候更加麻烦。

    小乙已经在南极武者监狱称王,要是惹毛了这小子,带着他麾下那些被关押的大凶集体越狱,重回地面。

    到时候国际仲裁所,必然更加抓狂。

    更何况,人抓了也不敢杀!

    小乙背后的哥哥,全球百国谁敢把他惹毛啊!

    关键小乙现在的实力,国际仲裁所想要抓也不好抓啊!

    吕道尘轻声道:“国运压身,真的太重了,北王十七岁封王时,就有国运降临凉山,那一夜京都的天枢司,立即察觉到了,后来秘密观察下,北王非但没有受伤,反而愈加恐怖!”

    吕道尘隐隐透着震撼。

    京都的人,都没料到宁北在凉山之巅,封王后自动引来国运,自身非但没有受创。

    反而愈加妖孽!

    以盖亚全球年轻武者的姿态,成为北境的王。

    宁北王虎踞北境,力压境外八国。

    愣是把黎朝渊等八国之主,打出了心理阴影。

    这种情况让京都为之懵哔。

    后来京都方面,就加紧了为宁北冠礼加封做准备。

    宁北静静站着,淡笑道:“京都方面怎么会知道,我身载国运没有付出代价!”

    “你当时受了伤?”

    吕道尘一脸狐疑,压根就不信。

    宁北生龙活虎的样子,体内根本没有隐疾。

    就在前几天,宁北在嵩山装死,又对外宣布自身重伤,直接坑死琉璃岛百万敌军,把黑木国的国主黑木太汗,都给坑死了!

    吕道尘还见过宁北开八技的风采。

    那副如神似仙的巅峰样子,哪像半点受伤的样子。

    关键在昨夜,宁北八技开了七技,未开千羽级。

    八技未曾全开,仅凭七绝技,就把辽东阴阳总坛的商御陌,给硬生生打报废了。

    这般生猛的宁北王,现在你告诉我,他身上有隐疾?

    吕道尘要是信了,那才是有鬼了!

    宁北坐在凉亭,轻声道:“承载国运,自然要付出些代价!”

    “自身受创严重吗?国库中有秘药,只要你有所需要,都能为你调来。”

    吕道尘眼神流露出几分凝重,澳门银河平台的是担忧啊!

    数千年来,无数惊世之才,承载国运,自身而付出绝大代价。

    惊艳如冠军侯,在千年前于泰山之巅,以凡人之躯承载国运,硬生生削掉四百八十年的寿命。

    导致他在二十四岁的年纪而夭折!

    本该惊艳那个时代的绝代天骄,最终走向末路。

    所以吕道尘听到,宁北自身也付出代价后,眼中的担忧,根本遮掩不住。

    宁北浅笑:“是谁告诉吕相,我受伤了?”

    “啥意思?”

    吕道尘顿时脸黑,本来就不相信宁北体内有隐疾,现在这样一说,更加不信了。

    宁北轻轻一笑,不予解释。

    蛋蛋宁轩辕平静说:“我哥承载国运后,天赋更加恐怖了,这就是代价!”

    吕道尘:“???”

    一脸问号的吕道尘,当场就气炸了。

    身载国运,让自身悟性天资和体魄,全面提升,本来是惊天的好处。

    结果到宁北嘴里,成为了代价?

    宁轩辕皱眉手:“我哥的烦恼,你不懂,天赋突破千年奇才的限制,便是通灵!”

    “我觉得你们在逗我,可是我不敢抬杠!”

    吕道尘黑绷着脸,瓮声说着。

    一句话让李天策他们,皆是露出丝丝笑意。

    上官小乙皱眉问道:“泰山加封的备选名单上,是几个人?”

    “有六人,门阀序列两人,世家序列两人,宗派序列两人!”

    皇甫无双目光深邃,薄唇微动,准确说出名额。

    这下吕道尘直接明白。

    这几个小子,的确搞到了名单。

    关键国字号绝密内容,他们北凉军是怎么搞到了啊?

    现在吕道尘都怀疑人生了!

    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北凉暗桩!

    从今天过后,吕道尘估摸着看谁都像北凉的暗桩,彻底对身边人失去信心和信任感。

    吕道尘咽了口唾沫,小声问:“我能问一下,你们是怎么得知这件事的吗?”

    “再问,我就一拳打死你!”

    北原皓月眼神不善,说话更是不客气。

    吕道尘顿时沉寂下去,不吭声了。

    他惹不起这几个坏胚,难道还躲不起么!

    叶星河摇头失望说:“选来选去,还是三大序列的人。”

    “怎么没有阴阳序列的名额,直接凑成四大序列不更好?”李天策语气不善。

    吕道尘瓮声说:“阴阳人隐藏于暗中,浑身阴气,把他们送上泰山,引来国运降临,以身体载之,还不得一秒给轰成渣了!”

    国运厚重威严,阴阳人那种武者全身没一点浩然之气,拿什么承载?

    要是头铁的话,拿头去顶着。

    国运降临那一刻,怕是脑浆子都得溅满泰山!

    承载国运的人,条件极其苛刻。

    就在众人闲聊时,远处一个憨头憨脑的年轻人,悄悄溜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个唢呐,嗷嗷叫着:“备选名单六个人,为啥没有我?”

    “小憨!”

    单香香未施粉黛的素颜,流露出丝丝笑意。

    燕归来一愣,惊喜道:“香香姐,你咋下山了啊,我最近新学一首曲子,我吹给你听!”

    说完,小憨就不给别人拒绝了理由。

    他抓起唢呐,直接就吹了起来。

    小憨已经是封王人物了!

    他说新学的曲子,就是自己独创的,以劲力吹动唢呐。

    结果唢呐一响,炸裂全场。

    半座京都城,都响起了唢呐声。

    惊的京都本土居民都惊了。

    这是谁家死人了,动静这么大?

    不少京都老辈人,感叹说唢呐声这么响亮,死的人生前一定十分的辉煌,自己死后,也能有这个排场。

    那就是死而无憾了!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