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28章 曾经有人做到过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连你都败了,我亲自过去,无非是落得和你一般模样!”伏狄墨说完。

    商御陌低沉道:“你和影子联手,必能杀了宁北!”

    唰!

    商御陌的话刚落下。

    影子指间劲力化形,犹如无形剑光,剑指商御陌的咽喉,冰冷话语响起:“我能救你,更能杀你!”

    “影子大人息怒!”伏狄墨在旁求情。

    影子闪身消失不见,留下冰冷话语,道:“今夜我奉令救你,是你命不该绝,最好放聪明些,少主若死,你二人皆须陪葬!”

    错综复杂的关系,把商御陌气的吐出一口逆血,昏死过去。

    影子自始至终都是北境的人!

    他是老一辈人,追随于叶凡身边。

    当年随着叶凡失踪,影子等好些高层人物全部失踪。

    如果不是因为这种情况,当年北凉军老一代强者,但凡有一两位坐镇北境,境外八国都得忌惮几分,不敢肆无忌惮的越境开战。

    不过当年的往事已经过去。

    今夜影子救下商御陌,是因为辽东阴阳总坛的坛主还不能死!

    影子能救他,同样也能杀他。

    双方之间,没有多深的交情!

    随着外界天色渐亮,阴阳总坛所在的地方。

    宁北他们等了半夜,燕归来一蹦一跳的从里面跑出来,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

    李天策狐疑问道:“小憨,他教你阴九字了吗?”

    “教啦,你想不想学?我教你哇!”

    燕归来学了阴九字,未受任何影响,皇甫无双他们轻轻松了口气。

    先前任天涯已经说过阴九字的邪门之处。

    学了阴九字,自身都会受影响。

    除非像燕归来这种憨货,性情率真,拥有赤子之心,心中无欲无求,活的大自在,自然不受阴九字影响。

    库房中,传来任天涯的声音:“好了,阴九字已经交给你们,我失去了最后的价值,送我上路吧!”

    话刚说完。

    他又轻声说:“死在你们手里,总比死在商御陌那个逆徒手里强,小憨,记得给我送终!”

    “老黑耗子,你不能死!”

    燕归来立即不同意了。

    北原浩宇轻笑:“任老前辈多虑了,我们兄弟几人,从未说过要杀你!”

    “小憨学了你的阴九字,我们再杀你灭口,行事未免太没有底线!”

    叶星河轻轻摇头。

    任天涯肯主动把阴九字教给小憨,无形中已经和北凉有了关系。

    不管怎么说,任天涯都算得上小憨半个老师。

    阴九字这种禁术,在武道衰弱的现代,绝对是至宝。

    要是任天涯宁死不交,李天策他们杀了他,也毫无用处,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今任天涯教了小憨,便是一份情意啊!

    卸磨杀驴的事情,宁北他们可做不出来。

    任天涯披头散发的,从库房内走出,眼神流露出狐疑,眼前这几个狠小子,真的不杀他?

    其实也不怪任天涯抱有死志。

    阴阳总坛所有武者,全部被诛杀。

    遍地浮尸!

    这惨烈一幕,全部出自眼前几位少年之手。

    足以证明宁北他们的铁血手段。

    任天涯知道自己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就没打算活!

    宁北负手轻声说:“您老以后就和小憨住在一起吧,他也能照顾你。”

    “这……”

    任天涯真没想到自己晚年能善终!

    宁北再度开口:“你体内的绝巅之门已经破碎,无法继续化灵入血,有没有想过开启第二道绝巅之门!”

    “开启体内第二道化灵入血的门户?”

    叶星河他们都是一惊。

    这种事太过于罕见!

    天下武者皆知,绝巅武者体内的这道门户,就是吸收灵气的入口。

    正是通过这道门户,才可以化灵入血,增强血气,长寿五百年!

    如果这道门户碎裂。

    这名绝巅也就废了!

    准绝巅想要成为绝巅,寻找到体内那一道门户都是极难。

    就如同先前在雪崖那里,慕家准绝巅叩天恳求上苍给他一线生机。

    结果呢!

    最后还是突破失败,没有找到体内那一道绝巅之门。

    找不到这道门户,永远无法成为绝巅!

    任天涯摇头轻叹:“开启体内第二道绝巅之门,我耗尽百年,未能摸到头绪,这种事存在于传说之中,太难了!”

    “难归难,不代表没有希望!”

    宁北笑如春风,又说:“我曾经在北凉密库中,看到过有关记载!”

    “谁?”

    任天涯不由一惊。

    宁北负手向外走去,轻声说:“大汉冠军侯霍去病!”

    “是他!”

    上官小乙他们皆是面色凝重。

    纵然横跨千年岁月,现代人已经忘不掉曾经功盖天下的古人!

    华夏数千年岁月,诞生了太多的天之骄子。

    其中,封狼居胥霍去病,便是其中一个。

    他就是承载国运之人!

    宁北轻声说:“密库中记载着一段秘辛,少年霍去病十七岁时,率八百铁骑横穿北庭大漠,遗址就是如今的北境!”

    “那一年他两次功冠全军,获封冠军侯!”

    “他十九岁那年,前半年功成绝巅,后半年率大汉铁骑,直击漠北,诛杀外敌十万余人,俘获万敌皆祭天,一战封狼居胥,官拜大司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那一战,他以年少之姿,迎击漠北异族八名绝巅,一战尽数斩杀,惊艳人世间!”

    “那是他初入绝巅境的血战,也是他一生最为璀璨的一战!”

    “偏偏也正是因为那一战,让他身体遭遇重创,体内绝巅之门破碎!”

    ……

    宁北幽幽说着,对于古往今来的天之骄子,如数家珍!

    因为他宁北感到惋惜,眼神深处更有遗憾。

    至于为何遗憾!

    他一人立于人间全无敌,同龄人能与宁北争锋者又有几人?

    蛋蛋宁轩辕、上官小乙、北原皓月、姬小凉四人立于人间,就能力压同时代所有年轻人。

    他们四人,若这个时代没有宁北王,每一人都可位列麒麟主!

    没有宁北,他们四人都是麒麟之主的才略和天资。

    可惜,与宁北王同生一个时代,是所有同代人的悲哀!

    宁北一人,可镇他们四人,可压全球年轻一代。

    这就是风华绝代的北凉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