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68章 这个女孩,黑化了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所有人眼神都很冷,注意力都在铁令身上。

    可是这一次,苏清荷不会再把铁令交出去。

    在白天的时候,苏清荷已经尝试过做这种事。

    就算交出铁令,依旧会有人不会放过她,会怀疑她身上有别的铁令。

    交与不交都是一样的结果!

    所以这一次,苏清荷不交!

    宁果果眨着大眼睛,认真说:“我饿了,让清荷姐姐带我出去吃饭。”

    “真是个可爱的小妹妹!”

    沙莉莉上前,虚伪笑容下,透着几分冷色。

    这是一条美女蛇!

    她伸手捏向果果婴儿肥的小脸。

    苏清荷蹙眉娇喝:“别碰果果!”

    嘭!

    沙莉莉是什么人?

    一位六品战将!

    她翻手握住苏清荷的纤细手腕,冷冷道:“苏小姐还是不要动手的好,免得我们伤了你,北王大人或许会心疼的!”

    “你!”

    苏清荷羞怒瞪向她。

    在场的人,都知道苏清荷和宁果果是谁的人。

    可是沙莉莉这些人,还是要抢铁令。

    身为考生,但凡在这里,谁的铁令都能抢。

    包括苏清荷和宁果果的铁令!

    应邦梆这些人依旧敢抢!

    这些人隐隐在挑衅宁北?

    不见得!

    宁北身为总考官,亲自制定了武考的规则,若是当众选择维护苏清荷和宁果果。

    武考的公正性,将会被瞬间击垮。

    所有规矩都会荡然无存。

    会让所有考生,再度失望!

    皆是全国武考,会演变成什么样。

    无人知道。

    但各地世家,肯定会暗中操控,让武考演变成对他们有利的样子。

    今晚的武考,宁北不会出手干预!

    在会场外面的高台上。

    总督江白鹤小声说:“要不我去给那些世家打个招呼,让他们的考生收敛些!”

    “不用,好戏才刚刚上演!”

    宁北趴在桌子上,下巴垫着双手,深邃眸子注视着电脑屏幕中发生的一切,唇角浮现一抹笑意。

    浅浅的笑意,让江白鹤他们不由看向电脑。

    只见在树林当中,沙莉莉在刁难苏清荷,手紧紧抓着苏清荷的手腕。

    任凭苏清荷挣扎,无法摆脱沙莉莉的束缚!

    厉先荀轻轻摇头:“北王大人惊艳了一个时代,而你们的表现,让人失望了!”

    “不准你这样说!”

    苏清荷明亮眼睛闪过怒气。

    宁果果眼睛闪过黯淡之色,有些自卑的低下小脑袋,看着脚尖有些不知所措。

    先前苏清荷和宁北说过的情况。

    最终,还是发生了!

    先前苏清荷和宁北说过,让他多关心一些果儿。

    身为哥哥的宁北,真的太惊艳了,以年少之姿冠绝天下,执掌北凉军,位列军部百将之首。

    称得上一句位高权重!

    更被人成为千年奇才!

    宁北不论到什么地方,都会万众曙目。

    同时宁北王身边的亲人,也会被世人无限放大。

    天下人会本能的将果果,和她哥哥相比较!

    这就如同逢年过节,你去走亲戚,那些姑姑阿姨会拿你,和你的弟弟妹妹做比较,从小到大皆是如此!

    小果果虽然才十岁,可是已经懂事了。

    懵懵懂懂中已经可以渐渐辨别,人世间的善恶。

    苏清荷是女孩,心思细腻,察觉到果果情绪低落,想要安慰,可现在不是时候。

    俩姑娘受欺负了!

    沙莉莉握着苏清荷左手腕,微微用力,虚伪笑道:“苏小姐这么激动做什么,天下人这么多,宁家人难不成还能堵住悠悠之口?”

    “你,放手!”

    苏清荷左手腕隐隐作痛,俏脸浮现气色。

    终究是女孩,不会与人对骂。

    换做老喷子袁天奉这个惯犯,能骂的沙莉莉和应邦梆这些人怀疑人生。

    沙莉莉不屑冷笑:“不松手你又能怎样,小小的武者,没北王大人呵护着你,你连蓝小草这些人都不如!”

    话语中似乎有几分嫉妒!

    沙莉莉眼神深处,的确闪过一抹嫉妒。

    凭什么苏清荷就能得到宁北王的偏爱?

    这或许就是嫉妒吧!

    苏清荷左手腕的痛楚,痛感不断加大。

    最终,到了临界点!

    一抹紫色光芒,缓缓亮起。

    紫光隔着苏清荷的左手腕衣服,越来越亮,沙莉莉感觉隐隐烫手,下意识就要松开。

    可是已经晚了!

    一道紫色流光浮现,轻而易举的贯穿了沙莉莉的手掌。

    沙莉莉掌心出现圆润血洞,鲜血飞溅,凄厉惨叫声响起:“啊,我的手……”

    “我说过,让你松手!”

    苏清荷眼神很冷,注视着沙莉莉,轻声说:“你们不该欺负果果,宁小北名满京华,惊艳天下,那是他的选择,他为北凉王,不会走蛰伏这条路,走的是光芒万丈的荣耀之路!”

    “他要天下人,记住‘宁北’这个名字!”

    “那是他的路,与果果有什么关系,果果年幼单纯,你们的话,正在摧毁一个孩子的童年!”

    “果果的童年,应该充满美好回忆,你们世家武者的心,真的很恶毒!”

    ……

    苏清荷樱唇轻启,气质冰冷如寒霜,明眸冷冷注视着厉先荀。

    沙莉莉脸色苍白,眼神怨毒问道:“你身上有什么邪术?”

    “能伤你的术,就不算邪术!”

    苏清荷第一次伤人,却没有任何愧疚感。

    在她今天所见所闻中,世家的武者子弟,真的没有一个好人。

    苏清荷参见武考前,宁北便在她体内留下了东西。

    这件东西,就在苏清荷左臂雪白手腕处。

    凝白的肌肤上,有一个紫色的符文印记,散发着光芒。

    刚才沙莉莉就是触碰到这个紫色符文。

    才让其释放一道紫色流光。

    这道紫色流光,就是紫色长剑!

    紫色符文印记,便是蜀山剑符。

    不过仅仅如此了。

    蜀山剑符被激发后,化作紫色长剑,伤了沙莉莉,便消散了。

    苏清荷无法驾驭蜀山剑符。

    这仅仅是外部激发,蜀山剑符爆发了威力而立。

    厉先荀冷冷注视着,看到苏清荷左手腕的紫色印记,缓缓黯淡下去,轻笑:“这就是符吗?北王大人对你还真是偏爱啊!”

    “符的威力过后,便不足为惧!”

    应邦梆眼中闪过精光,认为危险已经排除,可以动手抢夺铁令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