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63章 他,心慈手软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分配者换成了宁北王!

    世家敢不同意试试。

    就在今天,日落西斜之前。

    叶星河亲自杀入晋西北,枪挑总督张千元,钉穿右肩,重创之后,视为教训!

    这件事很快传出去,对晋省世家作为震慑!

    但这件事还没完,叶星河奉天诛令,杀入晋省暗部老巢,枪杀暗部的老魁首。

    一枪将其就地格杀!

    一战天下惊!

    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

    京都镇抚司,身穿黑云飞鱼服的皇甫无双,持刀杀穿秦川八百里,未伤秦省一草一木,未伤无辜老幼半分。

    皇甫无双持刀,刀斩秦省总督王克商,未要其命,将其重伤,后斩其所在区域的魁首!

    八百里秦川区域内的各大世家,皆是大为惊恐。

    他们没想到,京都镇抚司的皇甫无双,竟然亲自杀过来了!

    无人敢拦!

    而且,宁北的态度很简单!

    对各大总督网开一面,还需要他们做事,重新负责武考之事。

    至于各大暗部的魁首。

    一个字,那便是杀!

    全国各地武考,演变成这个样子,各地暗部难辞其咎。

    暗部才是纵容的帮凶!

    或许说,有些暗部已经和世家勾结在一起。

    否则世家哪会这么方便的,操控各地的武考,让自己占尽了便宜好处。

    加上宁北对暗部出手,素来不会手下留情。

    直接下达了杀令!

    还有宁北先前下达的天诛令,是拜访各大总督。

    而不是杀戮。

    宁北在最后,是心慈手软了?

    未必啊!

    要没吕道尘再三干扰,宁北方才真动了杀心,真想开了杀戒。

    当时慕容华隐隐提醒了宁北,各大总督罪不至死!

    要是这些人都死了。

    今年的武考,恐怕真的要搁置了。

    毕竟还要这些人做事。

    更重要的是,宁北想要各大总督死,只需要一句话。

    你看叶星河他们敢不敢肃清所有总督!

    况且各大总督,属于文臣阵营,每人都是殿堂重臣,全部死了的话,殿堂文臣得少一大半。

    到时候麻烦澳门银河平台!

    宁北不是莽夫,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无限放大,无数双眼睛盯着他。

    同样的一件事,无数人盯着,就能曲解上百种意思。

    这没有丝毫的夸张!

    都是事实啊!

    接下来,整整一天。

    不仅叶星河和皇甫无双出手。

    白衣苍狼北原皓月,北斗七星衣的主人,联手杀穿东南三省,震慑那些世家。

    百鸟朝凤衣的叶倾城,素衣白裙,以秋风横扫之姿,踏足苏省。

    各衣主人,以惊艳之姿,尽皆现身!

    惊动了天下!

    回到省城青州的宁北,天色已经擦黑,各方实力都松了口气。

    先前宁北所下的天诛令,意思很明显,让各衣主人夕阳斜落前,拜访各大总督。

    如今天色已经擦黑!

    这件事情,终于结束了。

    可是在省城武考的考场,所有考生和家属都没离场。

    恰恰相反,人数比之前多了三千人!

    多的三千人是谁?

    都是和蓝小草一样的少年天才!

    就在宁北去了晋省的空隙,江白鹤他们眼看宁北动怒了,因为武考不惜发出天诛令。

    你说江白鹤他们,能不想办法补救这件事啊!

    几乎不用单信和慕容华去管,省城各大世家,如应家这些人,几乎用了全族之力,搜索豫省区域内,所有少年武者天才!

    全部连夜聚集在考场当中。

    足足有千人!

    千名考生,其余的人都是考生家属,一同过来了。

    如今整个考场,足足上百个强光灯,将这里照射的亮如白昼。

    宁北回来后,正好看到这一切。

    慕容华递交一份名单,说:“军主,这是新增的千名考生,名单后面是个人信息资料。”

    “这就是豫省武考,漏掉的千名少年武者?”

    宁北接过名单,皱眉低头翻阅。

    单信拿出烫金麒麟披风,轻轻为宁北披上,小声说:“军主,晚上风凉!”

    “无妨,这些都是和小草一样的孩子,对吗?”

    宁北翻阅了名单。

    江白鹤轻吐浊气,在旁轻轻点头。

    宁北见他们,肯主动补救这件事,也就没责罚任何人。

    他披着麒麟披风,看向会场,人员爆满。

    宁北轻声说:“小华,重启豫省武考,所有考生皆可入场考试。”

    “好!”

    慕容华和单信对视一眼,一同走向前台。

    单信凝声道:“肃静!”

    “大家晚上好,我是中原总组御史慕容华,相信大部分对我的名字,都不陌生,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武考,和往年不一样!”

    慕容华声音传遍会场。

    会场中的杂声,逐渐响起。

    有人起身,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头铁的很。

    他当众问道:“慕容大人,今天武考有啥不一样啊,你们把我们聚集过来干啥,我们不参加武考!”

    “放肆,坐下!”

    带着少年过来的家属,一位中年男人,脸色大变,训斥他儿子不要乱说话。

    中原总组的御史,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稍有不慎,便是杀身大祸!

    中年男人也是武者,同样是野修。

    父亲是社会武者,儿子也是。

    在今天的会场中,基本上能看到很多。

    慕容华露出笑容,拱手说:“这位老哥,不用责怪孩子,小家伙,你叫啥名字?”

    “我叫小虎,大名陆虎!”十六岁少年虎头虎脑的,他胆量不错,倒也不怕慕容华。

    指挥使单信开口问道:“小虎,你为什么不想参加武考?”

    “因为得罪不起武者家族!”

    小虎说出了实话。

    但也让他父亲面色大变,翻手一巴掌落在他脸上。

    啪!

    “你胡说八道什么,闭嘴!”中年武者眼中透着怒气。

    在他这种人心中,小虎的话,根本就不能说。

    说了就等于告状,得罪了省城所有武者世家。

    小虎捂着脸颊,委屈的坐下,豆大的眼珠不断掉落,低下头失落的一声不吭。

    单信看着一幕,愠怒道:“住手!”

    “指挥使大人见谅,这孩子胡说八道,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中年武者弯腰赔罪。

    宁北负手站在高台上,注视着他,轻声问:“小虎有何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