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62章 这块蛋糕,人人可吃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刻的张千裕,对世家序列的恨,超乎叶星河的想象。

    堂堂总督,竟要以死谏言。

    以他的死为代价,要挟宁北给一个承诺,杀绝世家序列!

    各大总督和世家序列,应该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唯独张千裕是个例外。

    外人皆是错看了他张千裕!

    其中也包括宁北。

    很多人错乱了这位张总督。

    不由让宁北想起小时候,老师叶凡对他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老张家的人,都是人杰鬼雄的。

    旁边叶星河皱眉,看着张千裕要以死谏言,没有任何行动。

    不过他一个普通人,想要以死谏言。

    叶星河顷刻间便能阻止他。

    可是,七冠王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总督张千裕属于文臣书生。

    可是谁规定,书生不能修武?

    以他张千裕的地位,学武根本不难,每天都能接触到古武者!

    晋省总督张千裕。

    真真正正的战神级武者。

    一尊六品战神!

    他一念间,劲力内放。

    劲力内放,形容武者散功,自己的劲力向体内释放,势必反伤五脏六腑。

    张千裕选择以死谏言,定然不会说,头撞南墙之类的死法。

    他陡然间,脸色苍白,唇角溢血。

    叶星河锐眼一惊:“劲力内放?”

    唰!”

    宁北从真皮沙发上,瞬间起身。

    双方距离这么短,宁北来到张千裕脸前,半秒时间都没用完。

    宁北一指点在张千裕胸前,以强横劲力外放,透过张千裕的身体,将他内放的劲力,瞬息间击溃。

    不过张千裕因此,还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张千裕一口逆血吐出:“噗!”

    “你应该听说过,北境的王不受威胁!”

    宁北注视着张千裕,对于这个性子刚烈的家伙,也微微有些头疼。

    张千裕可以死。

    但不能因宁北而死啊!

    他死了,宁北良心难安。

    叶星河先前说的话不假,的确错看了张千裕。

    这位张总督不仅有书生意气,也有几分谋士风采。

    张千裕擦掉嘴角血迹,低沉道:“凉王殿下不肯让我死,不答应我的请求,莫非连你也怕了世家序列?”

    “若是连您也怕,世家序列今后谁能压制?”

    张千裕握紧拳头,仿佛视宁北为希望。

    叶星河愠怒道:“放肆!”

    “无妨,谁告诉你,我怕了世家序列?”

    宁北笑如春风,拍了拍张千裕的肩膀,又说:“杀绝天下世家,答应你又有何妨!”

    “凉王殿下……”

    张千裕不由愣住了。

    宁北平静说道:“为了世家这些蛀虫,不值得搭上你一条命,你和其他总督不同!”

    “千裕,入我北凉可好?”

    来自宁北的邀请。

    邀请张千裕加入北凉序列。

    叶星河都是为之一惊!

    张千裕目光难以置信,始料未及,真有加入北凉军的冲动。

    可是张千裕不能答应啊!

    原因很简单,他属于文臣阵营。

    身份有别,转投北凉麾下,根本不合适。

    宁北淡然道:“加入北凉,我带你,杀穿晋省世家!”

    平静不失霸气的话,只有宁北敢这么说。

    杀穿晋省各大世家,换做其他人,谁敢这么说?

    张千裕在这一刻心动了。

    他连死都无惧,方才死谏要挟宁北,让他答应杀尽天下世家。

    现在张千裕还有什么顾虑?

    他摇头苦笑:“我是吕相门生,文臣序列,怎可转投北凉门下。”

    张千裕拒绝了。

    宁北毫不意外,知道张千裕这类人的性格,轻声道:“无妨,私事谈完,开始谈公事,全国武考已经暂停,明天中午武考会重新开启!”

    “你听好,接下来是命令!”

    宁北负手有些凝重。

    张千裕弯腰,等待新的命令。

    今年武考的总考官,就是宁北。

    宁北做出任何决定,各个地方必须配合。

    所以宁北漠然道:“武考重启,原先所有考生成绩作废,允许各大世家的子弟参加武考,但参加人数,不可占据考生总人数的一半!”

    张千裕顿时明白宁北的用意。

    世家序列操控武考,各地的武考都是世家子弟为主。

    如今这种情况要变了!

    世家子弟想要参加武考,想要报名参加一人,你就得拉上贫寒学子一起参加武考。

    就如同晋省武考一千人。

    其中的世家考生,不能超过五百人,也就是不能超过半数考生。

    如果你世家子弟过多,足有一千人想要参加武考。

    自然可以!

    那你就得给我从民间,找够一千名贫寒子弟的考生。

    找够了一起参加武考。

    要是找不够,你世家子弟的考生名额,随之减少。

    找的越多,世家子弟能参加武考的名额也就越多。

    这就是宁北的用心。

    而且这样做的用意,势必让宗派序列和世家序列产生矛盾。

    先前双方是各的好处。

    现在世家序列还能捞好处,可是宗派序列各大势力,连根毛都捞不到了。

    因为世家子弟参加武考,得拉着贫寒武者一起参加。

    那宗派序列还怎么去招揽,那些家境贫寒的少年天才啊!

    这样做的后果,对宗派序列损伤最大!

    新的规矩,由宁北定下。

    看各大世家如何选择了!

    如果世家序列和宁北抗衡到底,无视新的规矩。

    宁北一句话便能让武考的考生,所有成绩作废。

    因为武考,宁北王说的算!

    不遵守新规矩,宁北就毁了武考,也不让其成为世家子弟镀金的通道。

    反之,各地大小世家,如果妥协的话,就必须把考生名额让出来一半,给家境贫寒,没有背景的少年天才。

    一旦这样做。

    今后不再是世家序列打压社会武者。

    恰恰相反,世家的年轻天才想要报名武考,得去邀请蓝小草这种武者一起参加!

    这就是宁北定下的规矩!

    武考新的规矩!

    不是宁北如同吕道尘那样,向世家势力妥协。

    而是天下各大世家,向宁北王低头!

    至于不低头的话。

    你大可试试!

    宁北插手武考之事,由不得世家序列操控。

    一场武考,动摇了宗派和世家两大序列的利益。

    他们把武考弄成的一块蛋糕。

    谁也不能染指,只能他们两大序列的人一口口的吃。

    如今这块蛋糕的分配者,换人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