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61章 体弱书生,风骨无双!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谁?”

    办公室内的张千裕,猛然抬头。

    叶星河惊道:“哥?”

    “是我!”

    宁北闪身破窗而入,淡笑如风。

    叶星河诧异道:“哥,你啥时候到的?”

    “刚到!”

    宁北话语说着,在总督办公大楼上空,盘旋着两架三角形战机。

    明显是最先款战机,加装了反重力器,能够垂直起飞降落。

    关键驾驶员是小憨憨!

    宁北他俩,真是一个敢开,一个敢坐啊!

    张千裕起身嘶哑道:“晋省总督张千裕,参见凉王殿下!”

    “虚礼免了,知道我为什么来吗?”

    宁北闪身来到他面前,左手点在张千裕右肩之上,伤口迅速止血。

    张千裕沉重点头:“千裕知道,是为了武考一事。”

    “全国二十三省,以及九个京都直接管辖的州区,整整二十九个省级地盘,唯独你晋省,今天武考所有考生,全部都是世家子弟!”

    宁北说出了他的来意。

    整个晋省数千名考生,无一贫寒子弟。

    这意味着什么?

    张千裕所管的区域,世家序列已经完全把控了本体武考。

    这些世家就犹如士族那般啊!

    他们真的做到了,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啊!

    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

    上品之流,便是指各大机构高层,没有贫寒子弟,全部都是世家序列的人。

    下品无士族,就是等于说,世家子弟生下来,便能位列上品之列。

    就算是一头猪,也能有美好的前途。

    这些事情,原本在千年前就被人终止了。

    可是没想到,如今在晋省十九市,又重现了!

    这就是宁北,亲自过来的目的。

    宁北今天的目的,不是要杀了所有总督。

    是要彻查全国武考!

    张千裕最终沉默了,对于宁北知晓了一切事情后,自身并无半点惊讶。

    以北凉暗桩的信息收集能力。

    晋省这一亩三分地发生的事情,绝对瞒不住宁北王啊!

    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宁北淡然坐下,左臂放在椅子上,撑起半边脸颊,俊俏的脸上,微微眯着眼睛,慵懒的倦意,席卷全身。

    这一刻宁北,宛如白色小猫咪,想要偷个懒,打个盹。

    他轻声说:“以京都为首,素来分文臣武将两大阵营,文臣安邦定社稷,武将护国卫边疆,双方素来针对,但也各司其事。”

    “但我很欣赏一点,殿堂文臣虽清高,但有傲骨,有些清廉重臣,两袖清风淡如水,为了华夏江山社稷,敢闯宫闱,为了黎民苍生,更敢死谏!”

    “如今具有这般风骨的重臣,不多见了,吕相算半个!”

    “五十年前的庭相算一个!”

    宁北语气很轻,得到他认可的文臣,只有一个半!

    这‘一个半’却撑起了数十年的繁华盛世。

    张千裕跪在地上,低下了头。

    他羞愧欲死!

    叶星河冷冽道:“张总督,你们文人风骨,在今朝丢的真是一干二净。”

    “是,我张千裕丢了文人风骨,我没前辈之人的刚烈,更无其才能,可我任职十余年来,晋省数千万百姓风调雨顺,安居乐业,那便够了!”

    张千裕嘶哑道。

    他看着慵懒的宁北,凄凉一笑:“北凉王大人,年少高位,虎踞北境可称王,漠北八千里……”

    “纠正一点,武者可封王,不可称王!”

    宁北眼神渐冷,两个词汇只有一字之差,意思却是天差地远!

    封王是武者的名号。

    称王却是裂土为疆,自统一地!

    这是什么行径?

    是背叛!

    是想要祸乱我华夏!

    这种人有多少,宁北便杀他多少。

    一个不留!

    若是一意孤行,便夷其三族,将所有祸苗,全部杀尽,不留后患。

    宁北歪着头轻声说:“我活着,坐在凉山之巅,天下无人敢称王!”

    平静的话语,难掩的霸气。

    这就是少年雄主!

    张千裕凄凉笑着:“是,北凉王大人坐在凉山之巅,你高高在上啊,执掌北凉百万劲旅,力压境外八国,功盖千秋啊!”

    “可天下各地,世家序列盘根错节,何止操控了武考,他们在各行各业都拥有话语权,难道这也是我张千裕之错?”

    张千裕缓缓起身,大声质问宁北。

    宁北独坐闭眼休息,下一刻,缓缓睁开眼睛,薄唇吐出一句话:“你对世家序列不满?”

    “哈哈,我张千裕何止不满,而是恨啊!”

    张千裕起身肆意大笑,笑容当中流下了泪水。

    宁北平静问:“为何恨他们?”

    “我恨他们,狼子野心,蚍蜉之躯,妄染国权!”

    “我恨他们,贪婪无度,以黎民百姓为刍狗,吸血不止!”

    “我恨他们,势大遮天,打压异己,唯利是图!”

    “我恨……”

    ……

    此刻的张千裕,单薄身躯立于天地间,言语激荡。

    这就是我华夏的书生!

    文弱书生虽无缚鸡之力。

    可胸有笔墨,更有韬略之才。

    人各有用!

    此刻的张千裕,平静许多,仿佛心中郁结苦闷之气,一朝倾吐干净。

    他轻声说:“我无力改变局面,却要尽我绵薄之力与世家势力周旋,只要撑到有人在改变局面之前,护我一方百姓不受世家序列所害,对我而言就够了,此为应尽之责,不敢言功。”

    “你这人像热血书生,又有几分谋士风采!”

    叶星河收起黑龙枪,仅仅注视着他。

    张千裕轻声说:“死前能得星河殿下一声夸赞认可,此生无憾!”

    “我未曾说过要杀你!”

    宁北睁开眼睛,认真说着。

    张千裕轻声道:“我知道北凉王大人惜才,我张千裕不自谦一句,也有三分才略,以往过错,对我张千裕而言,罪不至死。”

    “当然,武考的事情,你放任过度,可你撼动不了世家序列,阻止不了他们,不全是你的错!”

    叶星河说了公道话。

    张千裕罪不至死,所以叶星河拜访到来,仅仅是严惩。

    偏偏张千裕轻声说:“今天凉王殿下提了死谏,古代先贤的风骨,我张千裕也有啊!”

    “今日,我张千裕死谏!”

    “我以七尺之躯为书,满腔热血为墨,今日死谏凉王殿下,只有一句话!”

    “我张千裕以死要挟凉王殿下,杀绝天下世家!”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