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44章 小姑娘,大有来头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宁果果和苏清荷一起向宁北坐着地方走去。

    周沐橙有些惊讶,在后面问道:“张老,北王大人怎么来了?”

    “昨晚来省城处理些小事,今天就没走,少主很可能要去京都一趟,沐橙老师不用紧张。”

    张老头说着。

    在不远处的地方,宁果果开心的扑向宁北,坐在她哥哥腿上,黑白分明的眼睛亮晶晶的,开心的咯咯直笑问道:“哥哥,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

    “当然了!”

    宁北眼神流露出溺爱,捏着她婴儿肥的小圆脸。

    苏清荷坐在旁边,葱白玉指轻撩耳垂秀发,明眸有些疑惑问道:“你怎么来省城了?”

    “来看看你是怎么被淘汰的!”宁北淡笑。

    苏清荷脸色顿时黑了。

    她这几天压力贼大,正为武考的事情发愁呢。

    因为苏清荷发现,参见武考的人,实力都很强。

    她好像是参赛者当中垫底的一个人!

    可是苏清荷却不知道,她前两天面对的对手,都是最弱的!

    连续两天武考,都是随机抽中最弱的对手。

    事情会真的那么巧吗?

    当然不会!

    这一切的背后,单信动了手脚。

    别人不了解宁北,单信能还不清楚吗?

    要是苏清荷有个三长两短的,宁北一怒,今年的武考能不能照常举行,都会是个问题。

    所以单信让人给苏清荷,安排最弱的对手。

    豫省会考,有两个人不能出现意外。

    一个是小果果。

    另一个就是苏清荷。

    单信在宁家庄园那么久,当然知道这两个女孩,对自家军主有多重要。

    有些事情,宁北不用嘱咐,单信等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宁北看着苏清荷,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哑然失笑,伸手拂过她的脸颊,拇指轻轻摩擦着她的脸蛋。

    宁北柔声询问:“怎么,有压力了?”

    “没有!”

    苏清荷翻了个白眼,就是不承认。

    她没压力绝对是假的。

    豫省会考当中,今年这一批少年武者的实力,格外的强悍。

    一千余人当中,战士级的少年武者,占据过半。

    有好几名战将级武者!

    牛有力那个家伙,照常参加考核。

    他身为黑衣宰相燕白庭的学生,通过武考进入京都,未来前途大有可为。

    所有考生当中,像苏清荷这种武者初学者,近乎屈指可数。

    宁北和苏清荷谈笑间,整个考场的高台处,缓缓出现一列人。

    中原总组指挥使单信!

    豫省总督江白鹤。

    青州提督白落侠。

    京都特使秦蛟!

    对于青州武者而言,全部都是大人物。

    伴随着一道恢弘声音响起:“肃静!”

    嘈杂的考场,顿时安静下来。

    所有人齐刷刷看向高台,目光充满敬畏。

    对于参见武考的武者而言,指挥使单信,总督江白鹤都是一方大人物。

    如今无一缺席,全部到场。

    京都方面对于武考极其重视,各个地方的负责人,自然也是不敢怠慢。

    单信身穿黑色衣服,面色肃然,轻声说:“武考之事,江总督今天主持如何?”

    “不敢当,武考不同于文考,还是单指挥使主持大局比较好,我们和往常以上,就是来捧个场。”

    江白鹤连忙说着。

    单信也没客气,武考的事情,本来就不归总督江白鹤管。

    他豁然起身,朗声道:“又是一年一届的武考,诸位学子都是从各市选拔出的天才,前两天已经测试过你们的天赋和实力,今天是以武切磋,底线是不可伤人命!”

    “故意杀戮者,革除武考资格,交由中原总组严惩查办!”

    “此次武考优秀者,便可被保送进入京都,八大学宫,三军九部二十四司,都将会为你们开启大门!”

    单信郎朗声音,响彻这方会场。

    所有参加武考的学子,眼神泛起亮光。

    很多少年都希望加入八大学宫,那样就等于鱼跃龙门,改变自己的未来,就在这一场武考当中。

    前两天的武考,淘汰了很多人。

    澳门银河平台的孩子,目光黯淡,知道今年的武考,他们只能止步于省城,无缘前往京都。

    紧接着,单信宣布,豫省最后一天武考开始!

    所有学生都需要前往高台,从木箱子内抽取自己的对手。

    在台下的时候。

    宁北轻声说:“果儿,你去帮你清荷姐姐抽取对手。”

    “好哒!”

    宁果果很乖巧,迈动小腿前往高台。

    小姑娘来到高台后。

    江白鹤在翻阅考生名单,每个考生名字后面,都是一页资料。

    宁果果才十岁,精致的像个瓷娃娃。

    她上台抽取对手。

    江白鹤有些诧异说:“小丫头,你叫宁果果,对吗?”

    “对哇!”

    小果果眨巴着眼睛。

    单信瞥去,淡然询问:“江总督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我是觉得这个丫头的年纪太小,这么早就来参加武考,真是个小天才,就想看看她的父母亲人,可是资料上是空白,没有填写。”

    江白鹤抽出小果果的个人档案。

    上面澳门银河平台果果的名字,还有年纪,以及基础力量,还有明劲几重都记载的清清楚楚。

    唯独在背景一栏上面,却是空白处的。

    这不由勾起江白鹤的好奇心。

    要知道武考的规矩,看似粗犷,实则细致无比。

    对于考生的调查,严格程度是逐步上升的。

    你参加武考,表现的实力和天赋越高。

    无形中对你的调查力度,也就越大。

    澳门银河平台名字的真假,年纪的真实性,背景等等,都会有人专门去你出生地细细调查。

    可是在所有考生当中,小果果的背景,却是完全空白的。

    完全没有填写。

    这是疏忽,还是故意不填的?

    江白鹤也就随口问了问。

    单信漠然道:“宁果果的背景关系,事关一位大人物,他的名字,不能出现在任何纸张上,一旦出现,起步便是S级机密,所以江总督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

    江白鹤心中吓一跳,意识到这个瓷娃娃般的精致小女孩,怕是大有来头啊!

    小姑娘的背景,绝对大的吓人。

    否则指挥使单信,也不会说出这番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