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42章 吕相躲在地窖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出现这种状况后。

    原因无他,还是因为北境的北凉王。

    一尊北凉王,惊艳了整个时代。

    还有七大精锐的执掌者,都是年轻人,修武天赋堪称麒麟子,无一弱者。

    这么多绝代天骄,全部在这个时代绽放。

    你让文臣阵营,拿什么压制七大精锐?

    单单从京都那边来看。

    就七冠王叶星河,天策王李天策两个小霸王,从小到大在京都,就没人管得住他们。

    如今长大成人,更别想压制他们。

    天赋为麒麟子的狠人,都是半步绝巅。

    想要与之抗衡,天赋差了些的武者,必须是准绝巅才行。

    关键天下哪来这么多准绝巅,去压制七冠王他们。

    而且就算有准绝巅压制,压的了一时,你还能压制叶星河他们一世?

    以麒麟子的天赋,将来必成绝巅。

    届时,你拿什么来压制?

    华夏七大精锐,麒麟为尊!

    三军九部,凉王为首!

    你拿什么抗衡宁北王?

    三军所属,苍狼军,北斗军,北凉军三大精锐齐名。

    苍狼敬北斗,北斗隐其形,以北凉为尊!

    三军共尊凉王!

    宁北是当代的麒麟主啊!

    你可知什么是麒麟主?

    麒麟榜的掌控者。

    历代麒麟榜,若是重现人间。

    麒麟榜重启之日,便是百衣之主重现人间之日。

    金色真龙衣,黑云飞鱼服,百鸟朝凤衣,白衣苍狼图,七星北斗衣等等。

    到时候,都将重现人间!

    能让百衣重现的人。

    唯有宁北王。

    他,百衣共主。

    早就与你们说过,北境的水,比你们想象中要深得多。

    北凉军就是一座冰山。

    你们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此刻,白落侠遭到江白鹤的训斥,脸色微微难看。

    他认为文臣阵营,不应该弱了他百将阵营啊!

    白落侠低沉说:“宁北做事生来霸道,自他回汴京,做事铁血狠辣,但凡为敌者,皆是对其斩尽杀绝!”

    “就算他是北凉王,持功自傲,若是总督联合我们华夏二十三省的总督,联名上禀京都,京都方面一定会严惩他!”

    白落侠说的话,要是传出去。

    到时候不仅仅引起轩然大波,连他都得死。

    江白鹤惊怒道:“放肆,这般乱臣贼子的话,再敢让我听到第二次,我裁撤你青州提督之位。”

    “总督,我们属于文臣阵营,何惧宁北王!”

    白落侠眼睁睁看着他们白家,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摧毁白家的人,就是宁北。

    白落侠岂能不恨啊!

    江白鹤脸色阴沉,嘶哑道:“联合二十三省的总督,上禀京都,我看是你疯了,你以为天下二十三省的总督,联合在一起就能撼动北凉王?”

    “难道不行吗?”

    白落侠眼神难以置信。

    二十三省的总督,分掌天下权,难道还撼动不了一个宁北王?

    江白鹤冷冽道:“天真!”

    “总督,你是不是太高看宁北了,他一个少年而已……”

    白落侠话未说完。

    江白鹤怒斥:“他一个布衣少年?何止我华夏,纵观全球,何人敢小觑他半分,境外全球各国刊登的信息,将他视为魔主,畏他如畏虎!”

    “他年幼执掌北凉军,力抗境外八国的施压,逆势崛起,那时的他,便犹如一头幼年麒麟!”

    “他封王前夕,境外八国纠集百万大军兵犯北境,八国的国主联手杀过去,最后被他孤身一人杀的血崩!”

    “那一战,你可是惊动的多少人?”

    “八国联手犯我华夏边境,国主急召我们二十三省的总督,已经下达国令,随时准备做好开启全面国战的准备!”

    “国主宁愿开启国战,也要护北凉王无恙!”

    “北境防线可破,唯独凉王不可死!”

    “那一夜,我们在京都,做好了全面准备,军部百将齐聚,殿堂文臣也都在,可是等来了一个消息。”

    “那就是少年凉王,一人杀崩八大国主,屠其帝国百万精锐,一战平定北境八国,直至今日,八国畏北凉如畏虎,不敢兵犯汴京半分!”

    ……

    江白鹤握紧拳头,眼睛血丝密布。

    他是文臣阵营中,手握大权的豫省总督啊!

    眼睁睁看着百将阵营中的宁北王一路崛起,你可知这些文臣序列的人,有多么的绝望?

    一代北凉王,当真是白衣无双,惊艳了这个人世间。

    白落侠低下头,整个人不再说话。

    江白鹤冷冽道:“你提议天下二十三省的总督,联名上告宁北王,那就是找死,你以为总督位高权重?”

    “对于北凉序列而言,他们有何不敢杀!”

    “惹毛了这群疯子,连你九族都敢斩尽杀绝。”

    话语落下。

    江白鹤转身甩手便走,坐车子返回他的住所,留下了一句话:

    “白落侠,你是青州提督,摆正你的位置,送你一句话,北凉的水,比你想象中要深!”

    冷冷一句话,就是警告白落侠别乱来。

    区区青州提督,就算是头撞破了,也撼动不了北凉军这颗大树。

    北凉军所属,早已经羽翼丰满。

    其实从宁北离开北境,返回汴京那一刻开始。

    天下人就该清楚。

    北凉军整体羽翼,已经丰满。

    天下无人可以撼动!

    武者视为神话传奇的绝巅武者,也撼动不了我北凉序列。

    江白鹤在今晚已经仁至义尽。

    若是他知道宁北王在白家,江白鹤说什么都不会过来。

    过了今夜,省城最顶尖一列的白家,算是完了。

    白家所有武者,全部被中原禁卫带走。

    进入中原总组的大门,再想出来就难了!

    况且这是宁北,亲自下令带走的人。

    就算是吕道尘,都不敢来要人。

    省城白家,从今夜开始,彻底走向没落。

    说起吕道尘,远在京都那边,也不知道这位吕相跑到哪了。

    叶星河和李天策拎着刀,满地找他,愣是找不到人。

    皇甫无双让京都卫戍,寻找吕道尘这个老东西。

    他们三兄弟,近乎将整个京都翻了个遍。

    愣是找不到人!

    堂堂吕相竟然连夜跑了。

    鬼知道躲到哪了。

    毕竟京都数千万人口,吕道尘要是故意躲起来,那还真不好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