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38章 请容我打个电话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这个时候,所有人目睹了这一切。

    白晨眼睛赤红,嘶哑低吼:“请北王大人入座!”

    “请北王大人上坐!”

    白自在谦卑弯着腰。

    白家众人先前的傲慢,此刻再也看不到。

    他们卑微的如同一条狗!

    宁北轻笑间,转身稳稳坐下。

    白晨跪在地上,双目赤红,一声不吭。

    今夜,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宁北淡笑:“这个凳子,倒也舒服!”

    “北王大人觉得舒服就好!”白自来在旁说出不知羞耻的话。

    唯独宁北轻声说:“武者生来倨傲,不过像你白家武者这般桀骜不驯的,倒也不多见。”

    “是我们不知天高地厚,被北王大人原谅!”

    白自在脸颊冷汗直流。

    他清楚的意识到,他们白家今夜能不能活,全在这个白衣少年一念之间。

    宁北淡然说:“你白家人既然说,白家的规矩凌驾于中原总组的规矩之上,此话为谋逆,乱贼之言!”

    “这……”白自来不由慌了。

    众目睽睽下。

    宁北淡笑如春风,道:“乱贼之言,其罪当诛,小华,斩他白家十名武者,以示惩戒!”

    “喏!”

    慕容华转身抽出黑色凉刀,长刀横空掠过。

    前方人群中,人人面色惊变。

    上百名白家武者握紧拳头,没想到宁北欺他们白家到这一步,将白晨这般折辱,到头来还是不肯放过他们!

    白自在嘶哑道:“年过六十者,出来死人,以死谢罪!”

    “白家白鲁库,愿意领罪,请北王大人网开一面!”

    方才说话的苍老阿翁,缓缓站了出来。

    唰!

    慕容华持战刀,一刀将其就地格杀,血流三尺,而面无表情。

    世家武者没有古武者,都该死!

    顿时,数名老年武者出来领死。

    他们都老了,年过八十者有,年过七十的也有,没几年好活了。

    白家的老家主白自在,到现在还是以家族利益得失,来衡量让谁死。

    里里外外你看不到半点亲情!

    这就是世家!

    世家自古无亲情。

    世家的嫡争,比你想象中的还有激烈。

    每一代人,为了家主位,数名嫡系子弟相争,那可是惨烈的人,在嫡争中失败的人,皆难逃一死。

    门阀之内,也是如此!

    现在明月当空,黑夜如墨,凉风渐起。

    白晨为凳,宁北坦然坐着,下令杀了白家武者十人,以示惩戒。

    不过这还没完!

    宁北轻声说:“赵宏赵老爷子呢,带上来吧!”

    慕容华微微抬手,在两千余名黑衣禁卫后面,拎过来一名老者,正是赵家老爷子赵宏。

    白自在看到他后,脸色一变再变。

    未等赵宏开口。

    白自在弯腰说:“北王大人,请容我打一个电话。”

    “可以!”

    宁北俊俏脸上,挂着浅浅笑意。

    没人阻止白自在,今晚任他打电话。

    他最好是联系京都白字门阀的人!

    只要白自在将京都白字门阀拖下水,宁北便敢杀上京都,将白字门阀满门上下斩杀殆尽。

    门阀势力,才是宁北最先灭掉的!

    白自在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大概是求救。

    他看到赵宏被带来,已经意识到大祸临头。

    白家指使赵家做的事情,一定被宁北王全部知道了。

    人证就在宁北手里。

    这是白家的死穴!

    白自在去打电话求援,不妨碍宁北这边做事。

    慕容华拎着赵宏,漠然道:“赵老爷子说说吧,今天你们赵家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我赵家派人监控北王大人,针对宁家,要整垮反重力器新厂,是白家指使我们做的!”

    赵宏一大把年纪,知道现在该怎么说话。

    如果他要是不肯说。

    赵家就得背负大罪之名。

    祸及满门,牵连三族!

    白自在在旁边打电话,听到这句话,差点气的一口老血吐出来,转身赤目欲裂道:“赵宏,你胡说八道!”

    “白老哥,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北王大人已经下了杀令,祸及我赵家满门,牵连三族,凉刀就悬在我赵家头顶!”

    赵宏嘶哑着又道:“我若有半句谎言,天打五雷轰!”

    “你……”

    白自在眼神透着怒火。

    他前些天的确找过赵宏,让他赵家派遣人去汴京,整垮反重力新厂,顺便打听宁北近几天的动向。

    可是白自在隐隐告诫过赵宏,此事做好了,白家会和赵家进行深层合作。

    这样对赵宏有大好处。

    反之,这件事绝对不能被第三人知道,出了事赵家必须得抗住了。

    否则白自在让他赵宏不得好死。

    可是白自在没料到,宁北比他更狠,更加铁血。

    赵宏在今夜,已经不打算活了。

    他唯一的执念,就是保住其他赵家人。

    赵家的血脉,不能断绝啊。

    不想让赵家血脉断绝,今天赵宏就得把白家咬出来,而且还要死咬着不松口,把整个白家给咬死。

    如果今夜不把白家咬死。

    赵宏知道后果,白家必定报复他赵家。

    所以赵宏嘶哑道:“白家对我许以重利,说事成之后,我赵家便是他白家的亲家,通过联姻的方式,加深两家关系!”

    “他都让你做了什么?”

    慕容华平静询问。

    赵宏回答的利落,全部给撂了:“白家让我赵家派人回汴京,监控北王大人的一举一动,必要时刻,可以秘密带走宁家庄园的人,用来胁迫北王大人。”

    后半句话的真假,无法求证。

    却让白自在赤目欲裂,大吼:“赵宏,你竟然敢污蔑我,你这是想让我白家满门被灭啊!”

    白自在整个人惊恐无比。

    赵宏说的这些话,要把白家所有武者,都置于死地啊!

    白自在转身看着宁北,连忙说:“北王大人,他胡说八道,这不是真的!”

    宁北闭着眼,静静听着。

    赵宏咬死了白家,说就是白自在指使他这么干的。

    而且还要动宁家庄园的人!

    宁北缓缓睁开眼,看着白自在惊恐的眼神,又看向一脸阴狠之色的赵宏。

    两个老家伙,没一个善茬啊!

    宁北缓缓起身,伸出白净左手,修长手指缓缓拔出一名黑衣禁卫腰间的黑色凉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