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26章 谁才是贵客!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赵大龙冷笑着,知道眼前这群人,根本就不明白这位大人物有多恐怖。

    俊朗青年有些尴尬。

    赵富贵缓和气氛,说:“大龙,你和孩子计较什么,小禄哪知道这位大人物叫什么啊!”

    “这位大人物的名字,与他同名同姓!”

    赵大龙指向宁北。

    所有人顿时一愣,这才认真打量宁北几眼。

    俊朗青年赵禄,惊愕道:“这位大人物叫宁北啊!”

    “放肆!”

    赵大龙惊怒,眼神锐利闪过一抹杀气。

    这个名字,当世禁忌。

    外人,直呼者,皆须一死啊!

    未等赵禄回过神。

    在别墅外面,出现了身穿黑衣,面戴黑巾之人,浑身弥漫着肃杀气。

    人数不多,也就三十余人!

    每一人眼神冰冷,手握战刀,悄然现身。

    从赵禄直呼那个名字开始,这些人便现身了。

    他们是暗部之人!

    领头的男人,赫然就是曲宽。

    曲宽,汴京暗部魁首,身份地位等同于汴京组的组长萧远山。

    赵家人皆是面色一凝。

    还有赵大龙的脸色,顿时肃然无比,主动上前拱手说:“曲老弟,别来无恙啊!”

    “闪开!”

    曲宽一副铁脸无私的样子。

    赵富贵不由慌了,面对暗部的人,别说他赵家,纵然是省城各大世家也不敢招惹。

    你以为暗部仅仅归属镇抚司去管?

    名义上镇抚司管辖暗部和特别行动组。

    实则暗部的势力,超乎外人的想象!

    暗部神秘而又可怕!

    镇抚司仅仅管辖暗部一部分人员而已。

    整个暗部的构成,内分诸多派系。

    其中吕道尘就掌握一部分暗部力量,京都外面发生的所有大事,这位吕相都了如指掌。

    这一部分暗部成员,就是吕道尘在外的眼睛!

    替他观察天下!

    在京都殿堂的文臣,没有一个善良之辈。

    其中,暗部的职责,可不仅仅是监督特别行动组。

    他们还负责监管天下各大武者势力,并且对其做出评估。

    如同省城赵家,若是被暗部评为危险级别。

    京都二十四司会出动强者,降临省城,如何处置,要根据事态进行再次评估。

    若是世家被评估为极度危险的级别。

    不用多想,京都当天就回派遣战神级人物,将其抹除的一干二净,所有武者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这就是暗部!

    此刻,赵富贵谄媚说道:“曲魁首,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啊!”

    “我暗部做事,还需要向你禀报?”

    曲宽眼神渐冷。

    赵富贵脸色微变,不明白曲宽今天是怎么了,和往常有些不一样啊!

    从曲宽到来之后,就一点面子也不给他们赵家啊。

    曲宽冷冽道:“赵家赵禄直呼北王名讳,其罪当诛,带走!”

    “是!”

    三十余名暗部成员,腰间战刀皆出鞘。

    这一幕震慑住赵家人。

    赵富贵满头大汗道:“曲魁首,这都是误会,孩子说话口无遮拦,千万别见怪,我替他向你陪个罪。”

    “曲老弟,这里也没外人,小禄还年轻,说的都是无心之言,你高抬贵手,给他一条活路,他这事要是记录在案,小禄难逃一死。”

    赵大龙在曲宽耳边,低声说着。

    他本以为曲宽,会卖他一个面子。

    可是赵大龙却没想到,曲宽今天率部出现在这里,做的这一切就是给宁北看的。

    他想借此给宁北表明一件事。

    那就是暗部和赵家,绝对没有勾结在一起。

    赵家发展到一步,或许有人帮他们。

    可暗部绝对没有相帮!

    要知道不论是暗部还是特别行动组,麾下成员严禁和世家武者接触。

    这是一条红线!

    不论是谁,胆敢越过这条红线,必死无疑。

    赵禄年轻的面容上,流露出几分害怕。

    他肠子都快悔青了。

    早知道暗部的人就在附近,打死他也不敢多说话。

    因为言多必失啊!

    宁北负手而立,轻笑:“今天赵总家里事情挺多啊!”

    “你闭嘴,没你说话的份!”

    赵禄恼羞成怒,正在为自己一句话,引来暗部之人这件事而后悔。

    结果宁家来的这位年轻人,竟然还敢说风凉话。

    今天的麻烦,全部都是这小子引来的!

    赵禄眼神闪过一抹怨恨,他惹不起暗部的人,还惹不起宁家的一个小子?

    正是他这一句话,引来曲宽惊怒暴喝:“放肆!”

    “啊?这……”

    赵禄有些不知所措。

    他有些惊慌,不明白自己又哪里说错话了,惹来曲宽的针对。

    赵禄都快被吓哭了。

    他是真害怕被暗部带走啊。

    这些年来,暗部带走的人,站着进去,躺着出来。

    澳门银河平台的是生死不明!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才是天下武者畏惧暗部成员的原因。

    宁北对于眼前的小事,没有任何兴趣,负手走入客厅,轻笑:“我今天只是来谈谈,你们汴京油气集团要收购我名下新厂的事情,至于其他的,我不感兴趣。”

    “小子,今天你的事情不适合谈,没看到我赵家有贵客到了吗?”

    赵富贵冷冷说着,有些迁怒宁北。

    他认为今天的所有麻烦,都是因为宁北这个不速之客到来引发的。

    这想法和赵禄不谋而合。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这爷俩都是一个货色。

    宁北静静坐下,轻笑:“我坐在这里,你赵家还有别的贵客?”

    “狂妄无知,你可知这位大人物是谁?”

    赵富贵转身,双手做出恭维姿态,对准的人正是曲宽。

    这一刻,曲宽脸都绿了。

    他心里恨不得想要掐死赵富贵这个憨狗玩意。

    这简直就是在坑他啊!

    堂堂北凉王坐在这里,你赵家不供着,竟然说他曲宽是贵客?

    简直是要捧杀他曲宽啊!

    曲宽脸色发黑,愣是一声不敢吭啊。

    他可是知道这位少年凉王的手段。

    今天的事儿,如果处理不好的话。

    何止他赵家要被剿灭,整个汴京暗部也要跟着倒霉!

    宁北看向曲宽,淡然开口:“那就请曲魁首上座吧!”

    “属下不敢!”

    曲宽脸色瞬间煞白,当场单膝下跪。

    唰!

    暗部成员三十余人,皆是脸色苍白无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