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06章 少主到了,尔等皆死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敌人是谁,这个问题根本不用细细分辨。

    因为阴阳序列的武者,身上的气息很容易看出来。

    在这个时候,对阴阳序列的武者,直接赶尽杀绝即可。

    在这条水泥路上,拦截过千名阴阳人武者的人,是一位放羊的老翁,头须发白,穿着粗布衫,展现了封王级的战力。

    他凭借一人之力,拖住千名阴阳人。

    放羊的老翁手持一杆木棍为枪,枪锋犀利霸道,每次出招,必有人亡。

    张老头拔出三次铁剑,悍然入场开启杀戮,凝声道:“霸王枪法,西南楚家的后人!”

    “老小子,眼力挺毒啊,一眼认出老夫施展的枪法,我看你剑法凌厉,出自蜀山一脉?”

    放羊的白发老翁,放生朗笑中,持木棍便洞杀一人。

    张老头持三尺铁剑,剑气纵横,十步杀一人,剑锋所到之处,必有武者必杀。

    他凝声道:“北凉军凉王麾下老仆张云飞,奉令来援!”

    “老小子,仅凭你,还不够,你可知阴阳人这群狗东西,为了带走庭相,出动了多少封王人物!”

    白发老翁杀招不停,还能游刃有余的同张老头聊天。

    两个老家伙,仿佛聊的兴起。

    有些知己,见一面便会心生好感。

    张老头凝声道:“阴阳人来多少封王,最后皆是难逃一死,少主已经快到了!”

    “你家的少主,便是那位少年凉王吧,老夫听说过他,不过阴阳序列出动整整八十位封王人物,三百位封侯武者,你家少主来也无济于事!”

    白发老翁说着。

    他追随燕白庭,在小河口村整整五十年,外界的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今天,别说八十位封王,就算是八百位封王人物,三千封侯武者,开了八技的宁北,一样能斩尽杀绝!

    宁北的可怕,外人只听其名,未见其人,又怎么能理解呢!

    可是在三里外,传来一道温煦如风的淡然男声:“谁说本王来了也无济于事!”

    浪浪声音,滚滚而来。

    相隔三里,人未到,声音却到了。

    可见宁北的恐怖听力,简直已经到了非人的地步。

    相隔三里,便是1500米。

    结果宁北竟然听到了这里的说话声。

    张老头大笑:“少主到了,尔等皆要死!”

    “混蛋,苏修大人没拦住这个妖孽,全员撤退!”

    周围近千名阴阳人武者,以三位九品封王人物为尊。

    在一名光头男人发话后。

    所有阴阳所属的武者,如潮水般欲要离开。

    说是撤退,未免在高看自己。

    应该是逃离差不多。

    可惜,他们逃得了吗?

    一位白衣少年,踏空而来,肩扣麒麟踏云披风,风姿卓绝。

    他的白衣如雪,俊俏面容挂着笑意。

    速度之快,让人膛目结舌!

    每秒移动速度300米。

    这等速度,绝巅都为之逊色吧!

    宁北负手而立,左手抬起点在虚空,紫气为引,七张紫色蜀山剑符出现。

    继而是七七四十九把紫色长剑!

    气御百剑!

    宁北踏剑而行,自身白光如霞,如同一尊少年谪仙而来。

    这份气质,以及百剑相随。

    让白发老翁都惊呆了,惊悚失声道:“气御百剑,当世剑仙!”

    “他……”

    白发老翁整个人都懵了。

    蜀山一脉传说中的剑仙,重现人间了?

    气御百剑,掌教嫡传!

    放羊的白发老翁,并不是认识宁北。

    可是他认识金麒麟!

    宁北身上的布衣,有金麒麟图案。

    敢以麒麟图为衣者,必然是北凉之主!

    宁北到来后,深邃眸子注视着逃窜的阴阳人,漠然道:“阴阳序列,敢当众前来袭杀庭相,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一语落下。

    唰!

    紫色的长剑如一道道紫色流光,席卷天地间。

    气御百剑,便是一场杀戮。

    剑光所至之处,无人可活。

    在场的阴阳人,有一个算一个。

    谁能接住宁北的剑?

    无人可以!

    宁北降临此地,便要开杀伐。

    阴阳序列当中,只有一个苏修。

    那是小清荷的父亲。

    那是唯一让宁北手下留情的人。

    除此之外,阴阳序列的武者,拿什么让宁北手下留情?

    余下者,皆须一死。

    近千名阴阳人武者,无人敢抵抗!

    只因北凉王到了。

    面对这尊大人物,这个时候的阴阳人,只恨自己爹妈少生两条腿。

    都在溃逃啊!

    光头男人惊恐说:“逃,别回头,分散逃!”

    分散逃?

    他当宁北的气御百剑是摆设啊!

    紫色长剑席卷天地间,这方天地的武者,无人可逃。

    皆须一死!

    仅仅不到一刻钟。

    阴阳所属近千名武者,全部被格杀于当场。

    水泥路两旁的麦田当中,到处横卧着尸体。

    宁北做完这一切,笑如春风满面,看向放羊的白发老翁,淡然轻笑说:“根据北凉密库记载,庭相身边曾经有四位贴身追随者!”

    “樵夫、天师、牧王、书生等四位,当年随着庭相的失踪,他们四人也一起失踪了!”

    宁北的笑,很俊俏。

    白发老翁却是偷偷咽了口唾沫,意识到眼前的白衣少年,绝对是个狠人!

    十足的狠人啊。

    气御百剑之下,竟然斩了所有阴阳武者。

    一个不留,斩杀殆尽。

    而且还这般淡然,仿佛不以为然。

    这一刻。

    白发老翁意识到,他遇到了狠人了,小看了北凉军的少年凉王。

    他抹不开面子,毕竟是老辈人,傲然点头:“没错,我就是牧王!”

    “不错,可惜实力弱了些!”

    宁北淡笑间,前往小河口村的村口。

    牧王的脸,顿时黑了。

    他瓮声说:“九品王之列,我为无敌!”

    “自信是好事,过度自信便是自负,自负一些也无妨,关键须有相匹配的实力。”

    宁北说话停顿一下,转身轻笑:“可惜,你没有!”

    “啥意思?”

    牧王顿时不开心了。

    他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今天还被一个后生教训,也太丢面了。

    宁北负手继续前行,轻声说:“不提九品王,不说各大军主级人物,单论我北凉序列,那十个坏胚,长生释放全力,可一刀斩你,小岚可一招杀你,雨亭可一剑杀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