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05章 有人铁了心要杀他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北王刀出鞘后。

    宁北未曾说一句话!

    也没让李横策臣服。

    宁北出手,只有一刀!

    刀如黑色匹练,落在李横策的脖颈上。

    一刀而过,人首分离!

    鲜血洒满长空。

    李横策抛飞的头颅,眼神流露出惊恐,以及难以置信。

    他从没想过,自己就这样死了。

    宁北竟然直接斩了他!

    下一刻。

    宁北左手持刀,刀尖滴着血,刀指靠墙坐在地上的苏修,薄唇微动:“我说过,阴阳序列的人,杀无赦!”

    “动手吧!”

    苏修缓缓闭上眼。

    他今天战败,命该如此,没怨任何人。

    唯独宁北这一刀,并未落下,能感受到身后苏清荷痛苦哀求的眼神。

    那两道眼神,如同利剑般,插在宁北身上。

    宁北语气平静:“退出阴阳序列,你依旧是苏家人,还是清荷的父亲!”

    这是给苏修一条活路。

    偏偏苏修苍白脸上,唇角不断溢血,露出浅浅笑意,抬头深邃眼睛注视着宁北。

    他嘶哑道:“一入阴阳,便是永生,前世之路,尘归尘,土归土,再无回头路!”

    “我手上有赦免令,除叛国罪外,余者,皆可赦免!”

    宁北注视着苏修,希望他退出阴阳序列。

    苏修低沉道:“动手吧!”

    “可有遗愿?”宁北问。

    苏修回答:“没有!”

    干脆利落的回答,更加激起宁北的杀意。

    眼前的苏修,再也不是宁北儿时印象中的苏叔叔。

    宁北给了他活路。

    可是苏修呢?

    情愿选择一条死路,也不愿意退出阴阳序列!

    如今他死到临头,更无遗愿。

    难道苏家奶奶和苏清荷,这些亲人就不是他的牵挂吗?

    这个人狠心绝情到这一步。

    便是极端的自私自利!

    宁北真想一刀斩了他!

    可他,不能这样做。

    天下人皆可杀苏修。

    唯独宁北不行啊。

    还是因为身后那个女孩。

    宁北左手持刀,刀气如惊雷,落于苏修身后的墙壁上。

    轰!

    高达三米的墙壁,瞬间一分为二。

    刀斩了这堵墙。

    而苏修毫发无伤。

    宁北收刀归鞘,转身便走,冷冽道:“即今日起,阴阳人苏修已死,将其就地格杀者,北凉宁北!”

    “是!”

    萧远山等人全部弯腰拱手,齐声回应。

    汴京组成员,全部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苏修的一条活路,宁北给的!

    今后有何麻烦,有人以此说事,宁北一力承担。

    接下来,宁北闪身消失在汴京组,谁也未曾理会,包括苏家奶奶和苏清荷。

    没打招呼就走了!

    可是无人责怪宁北不懂礼数。

    宁北肯刀下留人,已经是对苏家最大的宽容。

    苏清荷通红的眼睛,看着远处的父亲,艰难起身,一瘸一拐的离开汴京组。

    那孤寂的背影,冷漠的气质。

    苏修离去前,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未曾去看苏清荷。

    这可是他的女儿啊!

    对于这十年来的经历,苏修未解释半句,仿佛苏家的一切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真是应了他那一句话。

    一入阴阳,所有过往皆是前世,尘归尘土归土。

    加入阴阳序列,便是新生。

    此生,独尊阴阳!

    阴阳序列在宁北这里,已经被打上邪教的表现。

    等宁北腾出手,势必率部对阴阳序列展开绞杀。

    将其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宁北已经赶赴小河口村。

    在今天,前往这个小村庄的人,可不仅仅只有宁北。

    消息已经传回京都!

    就如同地震那般,让京都各大势力都震惊无比。

    失踪五十年前的黑衣宰相燕白庭,竟然还没死,而是在小河口村。

    几乎同一时间,有千名武者离开京都,其奔一个方向。

    那就是汴京!

    千人皆是为了杀燕白庭而来。

    原因无他。

    门阀序列不容燕白庭活着。

    世家序列不容燕白庭重回京都。

    这位黑衣宰相,就不该活着!

    在京都真正的殿堂当中,国主亲自下令,让七冠王叶星河率御林军万人,前去迎回燕白庭。

    明面命令是迎回。

    暗中的杀令却是,所有阻碍者,一律就地格杀。

    有人铁了心,要迎回燕白庭。

    有人更是铁了心要杀他。

    这就是宁北,为什么要封锁消息的原因。

    京都那一滩水,太浑了!

    各方势力倾轧下,封王人物都能悄无声息的被弄死。

    如今的京都,各大门阀的势力,比五十年前扩张了十倍有余啊。

    正是黑衣宰相的失踪,让门阀和世家以及宗派三大序列得以喘息。

    三大序列被压制了太久。

    燕白庭失踪后,这些势力便迅猛发展到今天,手眼通天,影响力辐射到三军九部二十四司当中。

    远非当年所能比啊!

    各方人物云集于小河口村。

    宁北亲自过来,想要看看这座小村落,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能让当年的黑衣宰相,镇守此地整整五十年!

    在小河口村,位置很显眼。

    村落背靠汴山,只有几百户人家,算不上什么大村子。

    随着近几年农村基建兴起,通往村子的土路,也由国家出资修成了水泥路。

    偏偏在这条水泥路上,竟然出现了武者搏杀!

    水泥路上伏尸百具。

    无一例外,皆是武者!

    大规模武者作乱,进行激战,可是死罪!

    可是特别特别行动组的规矩,早已经被一些武者践踏的一文不值。

    就如同阴阳人序列!

    如今水泥路上,这些尸体都是阴阳人。

    这些人是最先查到,当年的黑衣宰相,就藏身于小河口村,直接出动了大量强者到来。

    为了什么?

    无人知道!

    不过阴阳人的爪牙,遍布大江南北。

    他们更是事先,派遣苏修和李横策两尊强者,在汴京组阻拦宁北,不让其赶往小河口村。

    无形中透露出,阴阳人的可怕之处啊。

    有些消息比宁北得知的都早。

    特别是阴阳人得知消息后,做出的反应,竟然是派人来汴京阻拦宁北。

    这是算到宁北,会去见黑衣宰相燕白庭啊!

    一场混乱,从小河口村悄然爆发。

    在这条水泥路上,走不出三步就能踩到一具尸体。

    张老头先一步到来,直接加入了战团。

    谁是敌,谁是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