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04章 当年往事,阴狠毒辣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宁北和门阀之争,若是败了。

    门阀序列操控国运,后果依旧是无法想象。

    还有世家序列那些狗东西,那基本上和门阀序列,都是一丘之貉。

    两大序列千百年来,相互联姻,好的跟一个爹妈生出来的一样。

    所以宁北从北境归来。

    不仅仅是要封冠加冕,度过二十岁生日。

    他,更要敲掉门阀世家两大序列。

    还有宗派序列。

    你敢让它们崛起?

    那祸患更大!

    宗派序列是最为复杂的,各种信仰教条乱七八糟。

    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有。

    少林佛门之人,号称天下无可不渡之人。

    渡尽天下人,想想都恐怖!

    遍地和尚,神权至上。

    真到了那种地步,神权压国权,会有什么后果?

    宁北都不敢想!

    这种例子,古代有!

    而且不止一例,后代人史册上对这些事有记载,号称三武灭佛!

    宁北去过少林,更在大雄宝殿佛像头顶,留下四个字。

    那便是……国威浩荡!

    破的就是那些和尚的道心!

    国威凌驾于神权之上。

    这是铁一样的事实。

    等哪天出现了变数。

    便是宁北率北凉铁骑,夷平嵩山之日。

    其实在五十年前,黑衣宰相燕白庭执掌京都那些岁月。

    宗派序列被压的动弹不得,直接自封山门。

    这位黑衣宰相的手段,比宁北阴狠多了。

    宁北做事,轻狂而又霸道,都是正面出手剿灭,力压八方,容不得外人反抗。

    燕白庭当年做事,对待宗派序列,可谓是阴狠无比。

    他镇抚司麾下两大派系。

    一个是暗部,一个是特别行动组。

    燕白庭让两大派系的暗桩,尽全力渗透各大宗派当中,那个时期可真是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

    而且渗透进去的暗桩,都是年轻一代中的天才。

    奇才和鬼才级别的年轻人皆有。

    进入宗派当中,展现过人天赋,一步步触碰到各家教派的核心。

    那些宗派传承下来的古武技。

    全部被这些暗桩所学。

    等三年期满,燕白庭撤回所有暗桩,连夜让这些暗桩,将所学的古武技,全部抄录下来,送入八大学宫。

    这些暗桩,如今都是八大学宫的老师。

    这个惊变,被五十年前称之为宗派之殇!

    各家不外传的绝密武技,全部惨遭泄露。

    这样说吧,各大宗派宁可传承断绝,都不肯把古武技外传。

    他们这些人宁肯把传承,带入棺材里也不外传!

    思想老旧这般程度。

    可想而知,燕白庭做了这件事后。

    当天夜里,气死宗派序列十余位掌教,近百位门派掌舵者,在他们的祖师灵位前以死谢罪。

    对于这些人而言,古武技是门派立根之本。

    那是死都不能外泄的东西。

    结果呢,各家绝学,出现在了八大学宫,培养一代又一代的天才武者。

    八大学宫毕业的人,皆是国之栋梁!

    近几十年来,武道复兴。

    很大的因素,就是黑衣宰相燕白庭,用的这种阴狠之法。

    逼的宗派序列各家,直接自封山门,整整二十年,没有一家敢对外再招收子弟了。

    这是为啥啊?

    害怕燕白庭再如法炮制,给他们来一手。

    那样的话,各家都受不了啊!

    而且渗透进去各家的暗桩,数年来收集各大宗派不少黑料。

    各家宗派高层人物的言谈举止,某些谋逆之言等等。

    这些把柄,尽数握在燕白庭手上。

    随时能成为覆灭各大宗派的证据!

    这才是宗派序列,各家紧急自封山门的原因。

    所以北凉密库中,曾经记载着,黑衣宰相,立于京都,门阀做狗,世家为牛,宗派不入流。

    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宗派序列被燕白庭一人,整治的差点散架了。

    单凭这一点来看,如今我们的这位吕相和庭相比较,前者是不是差远了?

    的确差远了!

    黑衣宰相燕白庭,文可安邦,整治宗派序列这一条手段,就是吕道尘不能比的。

    吕道尘看似震慑京都,能压制门阀序列。

    可惜,他仅仅只能做到这一步。

    换做黑衣宰相燕白庭,能让门阀序列在脚下为狗。

    还有燕白庭当年,不过三品封王实力,为何能成为护国战神?

    他执掌军部三十年。

    那段岁月,全球百国针对我们华夏的程度,比现在更加残酷,全方面的打压封锁,形势严峻。

    周边小国,在第一帝国怂恿下,屡屡犯我边境。

    那时,黑木国纠集六个军团,以琉璃岛纠纷为名,不宣而战,突袭岭南岛。

    结果那一夜,在岭南山脉梅岭。

    黑木国整整六十万精锐,尽数被伏杀于此。

    御驾亲征的黑木国的国主,直接战死,麾下六十万精锐被一网打尽,一个活口都没留。

    所以黑木国和我们的仇,是一代代延续下来的。

    这般大的手笔,自然出自黑衣宰相燕白庭。

    后来雪国二十万精锐兵犯岭南,被燕白庭设计于岭南洛河畔,尽数伏杀,同样没留一个活口。

    还有泽国这个阴痞子。

    也在燕白庭手中,吃过大亏!

    这些事情都是老故事了。

    燕白庭坐镇殿堂的时期,那是九十年前到五十年前那段岁月。

    整整任职四十年时间。

    一个燕白庭,不过三品王,压的整个殿堂动弹不得,周边小国更是放言,黑衣宰相不死,永不兵犯华夏边境。

    那个时代的燕白庭,当真是惊艳了我们整个华夏。

    那般艰苦的国际环境,是他撑了起来。

    今日的岁月静好,是有先辈替我们负重前行啊!

    今天亦是如此!

    宁北这代人负重前行,为下一代杀出一个朗朗乾坤,杀出一个太平盛世!

    此刻,宁北所做的一切,没有错!

    他负手走向那堵墙前。

    墙壁上的北王刀,钉住了两人。

    分别是苏修和李横策。

    宁北走到近前,未曾多说一句话,缓缓抬起左手,放在北王刀的刀柄上。

    冰凉的金属感,宁北身为战刀的主人,产生水乳交融的感觉。

    在这一刻。

    李横策唇角溢血,受了这么重的伤,人竟然还未咽气。

    他嘶哑道:“北王殿下,我奉令前来,没得选择!”

    唰!

    宁北手握刀柄,拔出了北王刀,目光冰冷无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