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03章 四大序列,狼子野心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子之怒,流血漂橹。

    可是在今日,布衣之怒,必是天倾地覆。

    宁北左手持北王刀,杀到李横策面前,漠然道:“今天,过于给你脸了!”

    “什么?”

    李横策整个人毛骨悚然,身体本能绷紧。

    宁北的速度,比当初在泰山之战时,更加恐怖。

    一息时间尚未过去,宁北便来到他的身后,手握北王刀,那可怕的杀意,谁不害怕啊!

    双方之战,差距太大了!

    李横策面如土灰,感受到背后的布衣来凉王释放的恐怖杀意。

    苏修惊到了,转身便杀了过来。

    他拔出了一把黑色长剑,剑尖吞吐着剑气。

    劲力通过长剑外放,可化剑气。

    苏修也有杀心。

    他从背后杀来,速度入惊鸿,欲要取了宁北的命。

    宁北头也不回,右手抓住李横策的肩膀,猛然扔向自己身后。

    唰!

    这等强者交手,一旦出了杀招,根本收不回的。

    移动速度快成这样!

    三尊人物,最低的都拥有半步绝巅的战力。

    可想而知,苏修一剑刺穿李横策胸膛,杀招无法收回。

    李横策怒目圆瞪,惊怒吐血:“你、你……”

    “杀!”

    苏洛眼神浮现厉色,并无惊怒意外表情,而是持剑再度猛刺。

    剑锋贯穿李横策的胸膛,直接刺向后面宁北的咽喉。

    宁北左手北王刀,贯穿李横策腹部。

    长刀突刺,刀锋破肚冒出,瞬间抵在苏修的腹前,进而刺入他的身体。

    一刀透体刺两人!

    宁北立于原地,苏修的剑,距离咽喉仅剩两分距离。

    嘭!

    宁北劲力外放如排山倒海,伴随着北王刀脱手而出。

    两人被一把北王刀,钉死在汴京组厚实的墙壁上。

    一刀贯穿两名强者。

    一名半步绝巅,一名准绝巅。

    宁北的杀伐术,不弱于天下任何人。

    别忘了,这是一位少年妖孽,年少时成长的环境,是北境那个大战场。

    战场上活下来的武者,皆是狠茬子。

    但凡遇到激烈之战,对战机的把握,以及狠辣的搏杀术,都不是外界社会武者能相提并论的。

    同级之内,军武者比社会武者的实力,高出一大截!

    此刻,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

    宁北布衣一尘不染,重创两人。

    苏清荷哭成泪人,冲上去拉住宁北的手臂,眼神透着哀求,小声说:“不要再打了,宁哥哥,别打了……”

    “别哭了,今天是我宁北有负于你,但,有些事,没得选!”

    宁北擦干她眼角的晶莹泪珠,让她别哭了。

    今天这一切,皆是苏修步步紧逼。

    逼的宁北不得不杀他!

    苏老太太缓缓起身,威严道:“清荷,回来,不准拦小北!”

    “奶奶,那是我父亲啊!”

    苏清荷回眸透着难以置信的目光。

    她不敢相信,自己奶奶竟然不阻止宁北。

    老太太比苏清荷看得透,沉声说:“你父亲铸就大错,加入阴阳序列,与我华夏北凉王为敌,视为谋逆!”

    “视为乱贼!”

    “即今日起,苏修不在是我苏家儿郎。”

    “他,更不是你的父亲,我苏家不养乱臣贼子!”

    “傻孩子,今天这一战,是北凉序列和阴阳序列之战啊,不是私人之战。”

    “若你宁哥哥败了,阴阳人这些行走于黑暗的另类,欲要分掌天下啊!”

    “这方天下,白天京都管,晚上他们阴阳人管!”

    “活人京都管,死人他们管!”

    “这是分掌天下,欲分国权啊!”

    “是乱贼,当杀!”

    ……

    苏老太太满头银发,拄着龙头拐杖,铮铮话语响彻汴京组。

    萧远山之辈皆是齐齐望来,目光不由产生几分敬畏。

    苏家这位老太君,当真巾帼不让须眉。

    人虽老,不糊涂啊!

    一点也不输给七尺男儿。

    她的话,说的透彻清醒。

    老太君更是告诉苏清荷,如今宁北面前的问题和困境。

    苏修的出现,步步相比。

    宁北不仅仅是她苏家未来的女婿,更是北境的王!

    今天一战,胜负尤为重要。

    苏清荷惊呆了,就算她是汴京的才女。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这个年纪的女生能看出来的。

    全场就苏老太君,一个人看了出来。

    宁北为何敬这位老人。

    我想在场的人,应该都明白了!

    这位老人心中的大义,今天体现的淋漓尽致。

    苏老太太牵着苏清荷,不让她添乱,轻声说:“今天一战,你宁家哥哥无错,他捍卫是国威,孩子,别恨他,男儿有男儿该做的事,小北做得对!”

    “奶奶!”

    苏清荷眼眶瞳孔,泪珠止不住的掉落。

    今天的局面。

    无人可以制止宁北。

    正如老太君所说,各大序列之战,谁都能败,宁北不能败啊!

    宁北和各大序列之争。

    你可知道,争的是什么?

    争的是国运!

    宁北若败,阴阳序列取胜,从今后起,阴阳序列兴风作浪,行走于华夏大地,不遵国法,无视国威,秉承他们所谓的阴阳十七法规。

    什么活人京都管,死人他们管。

    白天京都管,黑夜阴阳序列管。

    这种事看透了,你就会明白。

    阴阳序列,欲分国权,欲分国运。

    你说,宁北能让步吗?

    寸步不可让!

    宁北不可败!

    败了,后果你无法想象。

    宁北退一步,阴阳序列便会强盛几分。

    还有就是,宁北和门阀序列之争。

    门阀这些狗东西,他们想要的东西,超乎你的想象。

    门阀的狼子野心,宁北年少早熟,十三岁那年便察觉到了!

    各大门阀的人,垄断世俗的各行各业,每年汲取大量金钱,近些年更是将门内优秀子弟,渗透送入三军九部二十四司。

    有钱还想掌权。

    想要做什么?

    想要操控国运!

    还想重复他们当年,在古代时期的特权。

    门阀世家在古代,有什么特权?

    杀人无罪,耕地无税,官爵之位世袭!

    若真让这些门阀世家成功了,焉有你普通之人的活路!

    宁北立于天地间。

    门阀武者能压他,世家武者能欺他。

    唯独天下苍生,不可负他!

    宁北顶天立地,做事无愧于心!

    所以宁北和门阀之争,同样不能败!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