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00章 立于人间,无人可拦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何止是苏清荷惊呆了。

    就是宁北都愣住了。

    他是真没想到,阴阳序列来的人,竟然是叫苏修。

    苏修这个名字,宁北并不陌生。

    那是苏清荷亲生父亲的名字啊!

    宁北小时候还见过他。

    可是苏修不是早就死了吗?

    死于十年前的车祸,苏老爷子和苏修两兄弟,全部都死了。

    如今这样一个大活人,愣是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苏老太太缓缓说:“重名,一定是重名。”

    可是这话,老太太自己信吗?

    真的是重名这么简单?

    天下这么大,叫苏修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个。

    可是眼前的苏修,若真是苏清荷的父亲。

    你让老太太怎么接受?

    整整十年了!

    若是苏修没死,为什么不会苏家,为什么不见见自己的母亲。

    这些年来全靠老人家,独自撑起了整个苏家。

    期间历经多少心酸,只有老人自己心里清楚。

    苏清荷贝齿紧咬薄唇,清澈眸子盯着汴京组大门外的神秘男人。

    他全身被黑色披风笼罩。

    披风上面有连体黑色帽子,将他整个人遮的严严实实的,看不到面目。

    可是在众目睽睽下。

    他掀开了黑色帽子,露出略显苍白的面容。

    白净面容和苏清昊眉宇间,有着惊人的七分相似。

    他不是苏修还能是谁啊!

    他就是苏清荷的父亲!

    如今苏修就这样,公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苏老太太心情激荡,巍颤颤起身拄着拐杖,焦急走向门口,仿佛要走进些看看,这是不是她的孩子!

    苏清荷泪流两行,搀扶着她奶奶,走向了门口。

    亲人相聚。

    苏修表现出了令人难以相信的冷漠。

    那种冰冷的眼神,没有表情的面容,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未曾看向老太太,也没看向自己的女儿苏清荷。

    苏修的目光,始终盯着宁北!

    老太太上前伸出枯槁老手,摸向苏修的脸颊,眼眶红了,流下浑浊泪水,嘶哑呼唤道:“修儿!”

    嘭!

    苏修立于原地,背负双手,瘦削身体外放一股威压。

    威压席卷劲力,反伤老太太,直接掀飞出去。

    连同苏清荷也不例外,直接掀飞十多米远。

    “奶奶,清荷!”

    宁北惊怒出手,外放劲力托着倒飞老少两人,卸去劲力,安然落地。

    苏修不让老太太触碰,反伤自己的母亲和女儿。

    这种惊变,就是宁北都没料到。

    谁能料到苏修,竟然绝情到这一步。

    他眼中仿佛不知道什么叫亲情。

    老太太和苏清荷皆是唇角溢血,被苏修外放的劲力伤了身体。

    “怎么会这样,他就是修儿啊!”老太太难以置信。

    她印象中的大儿子,性格谦和,十分的孝顺。

    这十年来,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宁北没时间安慰老人,代表阴阳人而来的苏修,气息完全凌驾李横策之上。

    这是一尊超级强者!

    宁北目光冰冷,注视着苏修,并无任何敬意。

    从苏修伤了老太太和苏清荷这一刻起。

    他就不在是宁北认为的那个苏叔叔!

    如今的苏修,是代表阴阳序列而来!

    他十年来经历了什么。

    宁北不想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代表的北凉军!

    两者隶属不同阵营!

    宁北负手漠然道:“你为何而来?”

    “拦你!”

    苏修白净脸上,缺少阳光的照射,显得有些苍白。

    宁北面无表情,道:“天下无人可拦我!”

    “或许吧!”

    苏修负手立于汴京组大门外,又道:“小北,今天你不出汴京组大门,我便不会伤你!”

    这话一说,让宁北当场就怒了。

    苏修认得他!

    那就证明,这个人记得曾经的过往。

    既然如此,他还敢以劲力威压,伤了自己的母亲和女儿。

    苏修整个人都变了。

    宁北轻吐浊气,向前跨出一步,身上白光百丈冲云霄。

    百剑齐飞,环绕宁北身边,剑尖指向苏修。

    宁北轻声说:“你以车祸之名,躲在暗中十年,十年来我不管你经历了什么,你我之间有的谈!”

    “纵然你加入了阴阳序列,你我之间也有的谈!”

    “今天你阻拦我,应该是不想让我去小河口村,这件事依旧有的谈!”

    “可你伤了奶奶,更伤了清荷,从今天起,你我之间没得谈!”

    “从今日起,你阴阳序列的武者!”

    “我宁北,遇之则杀之!”

    ……

    盛怒的宁北王,所说话语犹如虎啸。

    他先前走了三步,已经到了门前。

    开了三技!

    白衣猎猎舞动的宁北,如神似仙,声音冷漠无情,道:“云飞,传我北王令。

    “即今日起,三军九部二十四司所属,不论在何时何地,但凡遇到阴阳人,杀无赦!”

    宁北的杀令,一旦下达。

    各部皆须听令!

    三军九部无人敢视为儿戏。

    宁北有这个资格直接下令。

    这些年来,宁北与门阀序列死磕,与世家序列不死不休,与宗派序列敌对。

    而今何惜再惹一个阴阳序列!

    这些势力,惹毛了宁北。

    这位白衣少年郎,真敢杀崩这方天地。

    有些人,不能动!

    如同小清荷,京都不敢动,门阀被宁北逼到这一步,依旧不敢动。

    可他阴阳虚列的人敢动!

    那便……杀崩他们!

    宁北脚步平稳有力,左脚已经跨出汴京组大门。

    两人之间,已经没得谈了!

    苏修的眼神,眼神中的锐利杀意一闪即逝。

    他几乎没有犹豫,直接出手。

    苏清荷痛苦喊道:“苏修,你住手!”

    这一刻,苏清荷对于死了十年,突然现身的苏修,也没称呼他为父亲。

    如今的苏修,在苏清荷眼中宛如一个陌生人!

    苏修仿佛没听见那般,出手的瞬间,劲力化形!

    这是绝巅战法啊!

    苏修是一位准绝巅。

    他的实力,不弱于当初宁北所斩的黑木太汗。

    苏修所修的劲力,带有极阴力量。

    比当初的黑木太汗更加难缠。

    劲力本来无形。

    可是苏修的劲力,却是黑色的!

    劲力当中,内蕴的极阴力量,要是被他打入体内,极为麻烦。

    这就是阴阳人!

    半死半活的另类存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