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94章 倒霉的暗桩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对于苏清荷的惊讶,宁北轻轻点头。

    结果苏清荷眼神狐疑,瓮声说:“你又在忽悠我?这怎么看出来的啊!”

    “傻兮兮的,有些事情是看不出的,你得学会感受他身上的气息,尽管这个小子将自身气息收敛到了极致,却瞒不过我。”

    宁北并未炫耀。

    而是他从小在北境长大,接触的都是什么人?

    都是北凉军战功赫赫的将士!

    北凉序列,但凡有点职务的人,谁身上不是伤痕缠身,战功赫赫的。

    每一名将士,手上都染满了敌人血。

    一个武者的过往,有些时候从他们身上,不经意间泄露的气息就能感觉到。

    就像久居上位的人,身上会养出上位者的权势气息。

    手握重权越重,这股气势会凝于眉宇间,从面相上就能看出来。

    这里面涉及的学问很多。

    宁北握着苏清荷的冰凉小手,略微思索后,用苏清荷的粉色手机,上网手动打出一个网址,直接一个弹窗出现。

    宁北点击进去,直接惊动京都镇抚司。

    有外人通过民用网,进行跳转,登陆内部网的网上密库当中。

    这件事可不算小。

    镇抚司密库当中,有不少绝密档案。

    必须弄清楚,是谁在查阅这些资料。

    镇抚司当中负责密库安全的人,紧急找到袁天奉,满头冷汗说:“袁副镇抚使,刚才有人通过民用网,进入了网上密库,身份不明。”

    “身份不明,直接把人逮回来,先审审,然后一刀剁了。”

    袁天奉在他办公室,翘着二郎腿,眯着眼休息。

    这名属下苦着脸说:“这个人能直接查阅密库,权限肯定高的吓人。”

    “那你盯好了,他要查阅密档,需要输入他的个人信息代码,到时候就知道是谁,没代码进入密库,鸡毛也看不到。”

    袁天奉性子还是这样,根本不在乎。

    他巴不得整个镇抚司早点炸了。

    镇抚司倒闭,他也能早点回北凉军。

    算算日子,他袁天奉都来京都三年了。

    袁天奉叹气说:“唉,有朝一日狗无双要是为国捐躯了,镇抚司老大的位置肯定轮到我,大哥啊,啥时候调我回北境啊!”

    “在这里升官比在北凉军都快,我这个明桩立在这里,三年又三年的,遭不住这样整的!”

    袁天奉句句谋权篡位的话。

    听得这名下属,脸都绿了。

    有些话不能听的。

    听到后,自己怕是要人间蒸发。

    这名下属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上闪过的各种数字代码,最后看到宁北登陆后输入的代码。

    他整个人都毛了!

    下属愣愣站在当场,久久没回过神。

    袁天奉喊了他好几句:“喂喂,啥玩意了,想啥呢!”

    嘭!

    一脚踹在这名下属身上。

    他才回过神,转身惊恐说:“袁副镇抚使,进入密库查阅档案的人,他的代码是BL001!”

    “卧槽!”

    袁天奉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这个代码就是秘钥!

    很简单的数字。

    可是没人敢冒充啊!

    BL001意味着什么?

    北凉1号!

    谁是北凉军1号人物?

    那还用多想啊!

    必然是北凉王宁北!

    袁天奉狐疑道:“我哥进去扒拉啥玩意呢,你给瞅瞅,他要找啥。”

    “调阅解密了一份A级档案,咦,似乎是五重档案,咱们北凉管用的手法。”

    清瘦的下属,小声嘀咕一句。

    结果话说完,他就懵了。

    只见袁天奉眼神不善,脸色漆黑无比,瓮声说:“你后半句话说的啥?重复一遍!”

    “咳,袁副镇抚使,我这不是想和你亲近一下吗,顺嘴一说。”

    清瘦的下属展现了惊人的求生欲,

    袁天奉冷笑:“又特么是个暗桩,楚老二是疯了吧,京都二十四司安插暗桩我就不说,连尼玛老子身边,都安插暗桩?”

    清瘦下属说漏嘴,就是北凉军的人。

    铁定的北凉暗桩!

    清瘦下属脸都白了,左右看去,见四下无人才松了口气。

    他哭丧着脸哀求道:“袁天王,您小点声行不行,暗桩有铁律,不见军令不现身,我这要是暴露了,寸功未立就回北境,二爷非打死我啊!”

    北凉暗桩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身份暴露回到北凉的暗桩,寸功未立便是过!

    这条规矩每个暗桩都知道。

    袁天奉骂骂咧咧的说:“你用暗桩身份,回楚老二一句话,原话是……我日他姥姥!”

    清瘦下属一听,脸都特喵的绿了!

    这话他敢转述?

    估计用不了一天,北凉禁卫都得来京都,直接把人给带走,直接密杀了。

    侮辱北凉军的楚二爷。

    不要命了啊!

    清瘦的下属头皮发麻,瓮声说:“那您还是在这里,一掌把我拍死得了。”

    “你别急,咱俩好好盘盘算算,我记得三年前,老子初到镇抚司的时候,你第二天就被调入镇抚司密库,担任库使,对吧?”

    袁天奉眼神不善。

    清瘦下属缩着头,瓮声点头:“嗯!”

    “楚老二这个王八蛋,我刚离开北境,就派人在京都监视我,等我封王,不把他屎打出来,我就跟他姓!”

    袁天奉骂骂咧咧的,气的直跳脚啊。

    多少年的兄弟了。

    连这点信任感都没了?

    楚岚竟然派暗桩,安插在袁天奉身边。

    结果数年前,连个提醒都没有。

    袁天奉黑着脸,瓮声说:“你给我老实交代,这些年你是怎么告我状的!”

    “袁天王,我真没有,我在密库筛选有用信息,暗中传回北境,在我们北凉密库中备案。”

    清瘦下属一脸绝望。

    他是真被冤枉的。

    袁天奉一脸不爽,询问道:“我哥调的这份密档,有啥不对劲吗?”

    “这是五重档案,咱们北凉……”

    下属话没说完。

    袁天奉恶狠狠说:“别给我说咱们北凉,听着恶心,说你是镇抚司的人!”

    “好吧!”

    下属也是一脸委屈,无奈说:“五重密档是北凉军,惯用的手段,一旦有人查阅密档,就证明自身被人怀疑,已经开始清查。”

    “这对暗桩来说,便是一个危险的警示信号,需要短时间内撤离了。”

    “想要解锁五重密档,必然要耗费时间,敌人一看五重密档,会以为暗桩是一条大鱼,不会轻易惊动暗桩,会查清五重密档的真实资料。”

    “而这里面争取的时间,就是暗桩全身而退的最佳时机。”

    ……

    清瘦下属说出北凉军暗桩,惯用的手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