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91章 京都四方,尽悬凉刀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宁北布衣一尘不染,站在参天大树的树冠上,脚尖轻踩地面。

    他的到来,惊到了不少人!

    全场数百人,齐刷刷看了过去。

    对这位白衣少年,颇为好奇。

    宁果果露出洁白牙齿,咯咯笑道:“哥哥!”

    “你是……”

    高烈阳在京都应天司,以他战将级的实力,充其量不过是无名小卒罢了。

    京都二十四司的少卿,想要面见宁北都难!

    更别提高烈阳这种小角色,想要接触宁北,还不够格!

    通俗点说,想要见宁北王,战神级以下的外人,连这份资格都没有。

    宁北浅笑,薄唇微动:“十年北塞外声,八千里云路风霜;独坐凉山巅,问天下何人敢称王!”

    这段话出自何处。

    出自何人?

    京都二十四司的人,恐怕都清楚。

    这句话出自漠北凉山,更是出自那位布衣之口。

    如同是宁北霸气的在问,在他面前,放眼华夏山河万里江山,何人敢称王?

    何人敢在北凉王面前称王!

    无人敢!

    封王级武者,宁北便是一座无法逾越的丰碑。

    以封王级的实力,宁北逆伐准绝巅。

    明悟绝巅武道的人,宁北杀了一批又一批。

    一代北凉王的威名,是杀出来!

    是用境外八国,百万尸骨铸就的!

    此刻。

    高烈阳脸色惨白,当场单膝下跪,惶恐行礼:“应天司高烈阳,参见我华夏北王!”

    “汴京组全体成员,参见北王!”

    汴京组萧远山走出,率部数百人,全部行礼。

    他们皆没下跪。

    宁北早就说过他们,但凡手持凉刀,皆是我北凉儿郎!

    北凉无跪礼!

    北凉男儿不敬天地,不畏鬼神。

    这句话不仅仅是用来说的。

    更要贯彻下去。

    高烈阳脸都白了,整个人有些恐惧。

    一代北王竟然在汴京。

    周沐橙牵着的小女孩,竟然喊他为哥哥。

    高烈阳整个人都懵了!

    宁北负手站在树顶,薄唇微动:“我妹妹今日才参加武考,不是八大学宫选择她,而是她挑选八大学宫!”

    “只因她是我宁北的妹妹!”

    “果儿若选北斗学宫,是她的选择,你们可教她,做错了可训斥她!”

    “唯独不可欺她!”

    “若敢欺她,我宁北定让你京都四方尽悬北凉刀!”

    “我宁北的妹妹,无人可欺!”

    ……

    宁北今日过来,就是告诉周沐橙这些人。

    想让果果进入北斗学宫可以。

    但是,北斗学宫必须照顾好果果!

    要是小姑娘有个三长两短。

    以宁北至情至性的性格,你觉得他敢不敢率北凉军南下?

    你觉得他敢不敢让北凉精锐百万把凉刀,悬挂于京都四方?

    你觉得他敢不敢屠了整个北斗司?

    皆敢!

    宁北绝对敢这般做。

    宁北一生,杀孽缠身。

    可他无愧于天地间!

    宁北不负华夏,不负汉族十亿族人,唯独亏欠身边的亲人。

    若他当年早些回汴京,何至于让妹妹流落在外十年,吃尽了苦楚啊!

    宁北对于家人,有着亏欠之心。

    所以这些天在家里,他一直想要弥补,对妹妹的宠溺,无人不知。

    周沐橙弯腰,樱唇轻启:“凉王大人尽可放心,果儿有麒麟之才,入北斗学宫,等她长大成人,定然能惊艳京都。”

    宁北闪身落于地面,牵着苏清荷的冰凉柔荑,轻声道:“奶奶,跟我进去吧!”

    “你这孩子,生性护短,别太宠溺果果,当心宠坏了。”

    苏老太太无奈慈爱笑着。

    果果是老人家的外孙女,平日里果果去苏家玩。

    老太太也宠的很。

    老人家是过来人,不由嘱咐宁北一句,别把小姑娘宠坏了。

    宁北搀扶着老人,轻声说:“奶奶,宁家人丁稀少,果儿在北斗学宫,若有三长两短,你让我四叔和四婶可怎么活。”

    “我情愿宠坏果果,也不想看她出现意外。”

    这是宁北的原话。

    苏老太太叹了口气,知道宁家第三代,就宁北和小果果。

    宁北已经成大成人。

    只剩下小果果一个孩子,宁家的人不宠着小姑娘,难不成让外人来宠啊。

    苏清荷被宁北牵着小手,嫣然一笑明眸皓齿,柔声说:“果儿,宠不坏的!”

    “那样最好!”老太太进入汴京组内休息。

    苏清荷俏声说:“果果流落在外十年,从小吃尽苦楚,性格乖巧懂事,比同龄的孩子早熟,不用担心她成为纨绔子弟,因为果果本质上,就不是这样的人。”

    苏清荷说的话,明显在理。

    小果果从根上来说,就不是这样的人。

    宁氏一脉不出纨绔子弟。

    到了宁北这一代,更不可能。

    苏清荷止步,清澈眼睛注视着宁北的眼睛,有些无奈说:“果果还小,你别给他太大的压力。”

    “为什么这样说?”

    宁北都愣住了。

    苏清荷翻了个硕大白眼,没好气道:“以前说你是臭直男,你还不在意,我来告诉你原因,随着果儿渐渐长大懂事。”

    “她对你的事情,知道的越多,就会明白她的哥哥,年少时期就已经名满华夏,年少高位,执掌重权,更是军部百将之首!”

    “旁人可以不在乎,果果必然会在乎。”

    “因为你是她的哥哥,她是你的妹妹。”

    “哥哥那般耀眼,妹妹必然受外人关注,世人更会把你们兄妹进行对比,到时候外界的流言蜚语,就是果儿的压力。”

    ……

    苏清荷是女孩,心思细腻。

    宁北终究是男生,性子看似淡然,却有霸道雄主之风。

    在这方面,宁北不如苏清荷。

    女孩终究比男生心思细腻。

    很多宁北察觉不到的事情,苏清荷早早就看出来了。

    所以她才会这样说。

    宁北身载国运,此生注定不凡。

    但凡宁家第三代子女,都会因为宁北的存在,而感受到压力。

    宁北牵着苏清荷,轻笑:“这件事还真没想过,不过果果应该不会这样想!”

    说着,两人回头看向小姑娘。

    小果果跟着她的沐橙老师,对汴京组的一切都很好奇,并不怯场。

    随着宁北到来,淡然道:“沐橙,武考考核,开始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