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69章 你,必遭天谴!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场准绝巅,该落下帷幕了。

    易缺整个人停留在半空,如遭雷击,刚才瞬息间,宁北的速度暴增了!

    那一瞬间的速度,每秒破了一百五十米!

    黑色长枪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

    “怎么可能!”

    易缺口吐鲜血,低头看着贯穿胸膛的黑色长枪,将他穿了透心凉。

    宁北眼神冰冷,左手微动,长枪贯穿他的身体,顺势掉落地面。

    直接将易缺钉死在地面上。

    全场寂静无声。

    英烈广场上,万名门阀武者眼神惊骇。

    那可是大司空!

    凌驾京都二十四司的司空之上的大司空!

    德高望重的大人物!

    可是在这里,被宁北王一枪洞杀,钉死在地面上,何等的凄凉啊。

    一位准绝巅,何等的大人物。

    就这样陨落在这里!

    吕道尘愣愣发呆,看着辈分把他还高的老家伙,就这样陨落了。

    易缺被宁北格杀于当场。

    一位大司空就这样死了。

    吕道尘苦着脸,这事可咋整啊!

    让他去问责宁北,他吕道尘敢吗?

    看看百鸟朝凤衣的主人,看看叶星河和李天策这两个小霸王。

    还有镇抚使皇甫无双!

    三位军主级人物在这里,皆是手握实权的人物,会怂他吕道尘?

    别做梦了!

    真干起来,吕道尘估摸着自己这把老骨头,就李天策一人就能把他给杀穿喽。

    一尊大司空陨落。

    京都方面出奇的平静,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反应就是漠视这种事。

    京都方面不会为了一个死人,而责怪宁北王。

    更不会为了这件事,而影响即将到来的泰山加封!

    还是那句话!

    谁敢挡加封之路,便是找死。

    不论是谁,干扰泰山加封一事,京都方面见谁杀谁。

    这就是京都的态度。

    早已经明确表达过。

    要不是宁北数次警告吕道尘,泰山加封一事和小清荷没有关系。

    以暗部的手段,会悄无声息让苏清荷人间消失。

    这个女孩成为宁北王加封的阻碍。

    如果宁北没警告吕道尘,你觉得苏清荷还能活蹦乱跳的在汴京生活?

    根本不可能!

    普通人的世界,都有勾心斗角。

    更何况这里是京都,尔虞我诈都是常态。

    无形中的刀光剑影交锋中,往往就在这些大人物的谈笑风生中。

    很多时候,诸多大人物推杯交盏时,就能决定很多人的命运。

    同时这就是门阀序列,拼了命的渗透三军九部二十四司的原因啊。

    宁北干掉易缺,坐回太师椅前。

    燕归来很不讲究,就坐在地上,垂头耷拉脑的,一副无精打采的衰样。

    受了伤以后的小憨憨,终于消停了。

    宁北轻声说:“以后在京都,不准离开我的视线,知道吗?”

    京都的水很深,也很危险!

    “哦!”

    燕归来哼唧唧回应一声。

    李天策收起天策刀,从兜里拿出一个玉瓶,里面有三枚乳白色丹丸,刚要交给小憨憨。

    结果李天策有些不放心,又把手缩回来,小心翼翼倒出来一枚。

    燕归来眼巴巴瞅着,明显是嘴馋了。

    “给,吃吧,灵药调配的疗伤丹,虽然比不上大哥身上的那瓶奇珍丹丸,咱们这个也不差。”

    李天策自夸一句。

    燕归来接过丹丸,直接扔进嘴里面,嘎嘣咀嚼两下就给咽了。

    李天策都隐隐心疼。

    这种丹丸,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极难配制!

    燕归来耿直说:“小天策,我刚吃得快,没尝出啥味,你再让我吃一颗呗?”

    “小憨,你休想!”

    李天策当场炸毛了,迅速收起来他的小玉瓶,死活不肯再拿一粒。

    不过丹丸的效果的确不错。

    燕归来精神好了不少。

    他一本正经讲道理说:“你瓶子里还有两枚呢,咱俩平分一人一颗,以前偷吃骨灰的时候,我还给你带过一份呢,你忘啦?”

    “闭嘴,不准再提这件事!”

    李天策脸都黑了。

    小时候偷吃骨灰这件事,让燕归来一人背黑锅就行。

    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太丢人了!

    你想想,小时候连骨灰都敢偷吃的狠主,那得多馋嘴啊!

    而且好奇心,得有多旺盛啊。

    早就说过,能和小憨憨玩到一起的人,哪有什么好人啊!

    李天策十分肉疼,把余下的两枚丹丸,又分给小憨憨一枚。

    他俩只要在一起,不是你坑他,就是他坑你!

    反正俩人都不是啥好人。

    燕归来又分到一枚丹丸,喜滋滋的坐在地上,再也不敢偷跑出去玩了。

    宁北坐回太师椅上,托臂撑着半边脸颊,歪着脑袋,打着哈欠,缓缓闭眼淡然开口:“接着刚才的问题,我们继续聊,下一位,苍字门阀苍门主,有什么要说的吗?”

    “宁北你这般行事,必遭天谴!”

    苍字门阀的门主苍落日,厉声大喝。

    他亲眼目睹数位门主的惨死,大司空易缺都死于宁北枪下。

    纵观整个京都城,今天谁能拦住宁北大开杀戒?

    无人能拦得住他!

    宁北闭着眼睛,薄唇微动:“斩了吧!”

    唰!

    皇甫无双闪身间,进入了英烈大堂。

    黑色战刀出鞘,刀气如洗地,逼退了周围所有人,刀锋划破苍落日的脖颈。

    一刀将其格杀当场。

    军部绝密内容,被这群外泄给敌国。

    论罪都要死!

    今天,谁都救不了他们。

    宁北斜靠太师椅,虽然是闭着眼睛,脑海中却记着所有门阀。

    京都大小上百家门阀,宁北无一漏下,全部记下脑海中。

    他薄唇微动:“京都秋字门阀,秋门主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秋氏一脉,没有通敌卖国之辈,凉王大人不信我门阀武者一脉,我秋白庐无话可说,不劳皇甫镇抚使出手,我自己来!”

    秋字门阀的门主秋白庐,没有多余的话。

    他将起地面上,一把三尺黑色长刀,横刀于脖颈前。

    秋白庐打算自己了结自己。

    倒也算是个汉子。

    宁北坐在太师椅前,左臂撑着半边脸颊,右手缓缓抬起,宛如凝手成爪,一股吸力爆发。

    唰!

    秋白庐手中黑色长刀,被宁北隔空吸来。

    长刀倒飞斜插宁北脚下。

    所有人一愣。

    宁北这是什么意思?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