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68章 于京都内,斩杀绝巅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质上是劲力轰出来的。

    偏偏犹如麒麟踏云,所形成的印记。

    印记范围有五米长。

    吕道尘被拍进土里面,宁北身影飘逸,瞬息间横移百米外,目光冷冷注视着坑内的吕道尘,不顾他狼狈的样子。

    “告诉我,谁伤的归来!”

    宁北薄唇微动,只问这一次。

    吕道尘唇角溢血,目光流露出震惊之色:“你将麒麟诀,修炼到的大成之境,已经修出麒麟势了!”

    这老东西在岔开话题?

    在心智如妖的宁北王面前,玩弄这点小心思,除了激起宁北的杀意,别无用处。

    吕道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宁北右手负于妖兽,左手凝爪,虚空吸来一杆黑色长枪。

    长枪如黑色流光,落入宁北之手,枪指吕道尘的鼻尖。

    伴随宁北冰冷话语:“不说,便死!”

    冰冷的枪锋,吞吐的锋锐枪气。

    随时都能要了吕道尘的命。

    恰巧这一刻。

    英烈广场三里外,释放一股极强的准绝巅威压,威严声音如铜钟大吕,缓缓响起:“燕归来目无法纪,恶行累累,竟然对当朝吕相不敬,依律……”

    “我只问你,小憨是你伤的吗?”

    身穿百鸟朝凤衣的叶倾城,绝美容颜被白色轻纱遮挡。

    她眸如秋波,目光却是清冷之色,莲步轻移,脚踏长空逼出了说话的准绝巅。

    叶倾城身材本就完美,身高近乎170CM,整个人显得清瘦。

    她身穿百鸟朝凤衣,高贵和清冷的气质,完美融合在一起。

    暗中的准绝巅被逼出!

    他苍老面容,带有一块块老人斑,头发都快掉光了。

    这个老东西被逼出来。

    叶星河冷笑:“大司空,易缺!”

    “老东西,我早该猜到是你出手!”

    皇甫无双浑身绽放惊天杀气,比任何人都想杀了大司空易缺。

    这个老东西,凌驾二十四司的司空之上。

    位列大司空!

    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王八。

    看他的外表就知道,寿命快到头了!

    易缺缓缓说:“今天燕归来能活命,日后还请北凉王,对其严加管束。”

    这老东西还在说教?

    今天,他必死!

    叶倾城凤眸透着冷光,娇躯背后劲力外放,嘹亮凤鸣响彻云霄。

    凤鸟的势,形成了!

    叶星河一步跨出,身上释放真龙势。

    皇甫无双释放飞鱼势。

    实则便是鲲鹏势!

    四衣的主人,今天皆想杀了这个老东西。

    吕道尘急忙说:“你们几个小子,不要冲动,这是我华夏大司空,威望极高!”

    “威望极高?四十年前,我皇甫门阀于京都,在雨夜中被人斩尽杀绝,家中老人和孩童,无一逃脱,大司空可知何人所为?”

    皇甫无双当众说出一桩惨案。

    四十年前皇甫门阀,随着岭南军一同覆灭。

    岭南军七十万儿郎被害,皇甫门阀在同一夜,在京都被人灭门!

    皇甫无双当时成为遗腹子,母亲当时在娘家,躲过了这灭门惨祸。

    时隔四十年。

    皇甫无双重提旧事。

    宁北询问:“是他做的吗?”

    “天奉查到两条线索,条条指向他!”

    皇甫无双眼神赤红。

    灭门之仇。

    皇甫一脉只剩下皇甫无双一人活着。

    何等的凄凉!

    宁北薄唇微动:“有线索便够了,我来斩他!”

    “哥!”

    皇甫无双想要出手。

    宁北轻轻摇头,让他退下。

    凌驾二十四司之上的大司空,地位、资历、威望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可以说,二十四司序列,以大司空为首!

    单单这一句话,足以说明这位大司空的地位。

    皇甫无双今天当众斩了这老东西。

    必然要受国法严惩!

    宁北则不同,今天当众斩了易缺。

    京都若要交代,若要以国法严惩。

    宁北傲骨铮铮,以他的性子,必将当场辞去北凉军主位,辞去百将之首的头衔,辞去宁帅之名,辞去北凉王的封号。

    还有接下来的泰山加封,更与宁北无关。

    宁北身载荣耀,肩负极大的责任!

    这一刻。

    宁北手持黑色长枪,脚踏长空而起,轻声问:“小归来,是你所伤?”

    “他,咎由自取!”

    易缺一副年迈样子,缓缓回答。

    宁北露出一丝笑容,轻声说:“归来是我从小护着他长大的,十三年来,我都舍不得打他,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动他!”

    顷刻间。

    宁北悍然杀去,白衣横渡长空,手中黑色长枪洞穿而去。

    易缺这个老东西,不是好惹的!

    真正绝巅境以下武者,半步绝巅,准绝巅也好。

    不入真正绝巅境,寿命只有封王级武者的三百年!

    而易缺这个老东西,大限快到了。

    你说他活了多久?

    武者之列,年纪越大越危险。

    这种老东西,身上指不定藏着什么杀手锏。

    活得久的好处,最明显的便是,对自身力量的掌控,远非年轻人所能相比。

    所以大司空易缺,面对悍然杀来的宁北。

    他直接躲了!

    年老体衰的他,岂敢和年少巅峰期的宁北王硬撼。

    这样做不仅仅是逞能。

    而是找死啊!

    北凉一脉所修古武者,皆是生猛霸道,最喜欢正面硬撼强敌,以杀伐势干掉对方。

    这种武者,往往越挫越勇!

    双方之战!

    易缺不断躲避,劲力外放如剑,每一道攻击都把握的相当精妙。

    一丝一毫的力量,都没浪费。

    劲力如剑,剑剑欲要刺穿宁北身体要害。

    这种攻击,不断消磨宁北的锐意。

    宁北左手持有黑色长枪,不断对易缺追杀而去。

    易缺的速度达到了每秒百米!

    这速度的确很可怕。

    九品封王人物的速度,每秒不过八十米。

    易缺每秒移动速度,能有百米,已经数位不弱!

    绝对算是准绝巅中的难缠人物。

    可惜,今天要取他命的人是宁北。

    宁北常规状态下,基础移动速度每秒150米!

    这速度超过易缺整整五成。

    况且宁北动了杀心,并未打算僵持下去。

    易缺喜欢躲?

    宁北眼神浮现冷意,速度陡然激增,每秒速度破一百五十米,手中黑枪释放枪气,锋锐无双。

    唰!

    一枪横穿天地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