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61章 勇武传魂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

    叶星河威压席卷天地间。

    他要斩了丘丰裕。

    辱了北凉军的英烈,丘丰裕还想活?

    简直是痴人做梦!

    丘丰裕都快吓哭了,转身哀求道:“吕相,救救我,你知道,门阀序列放话了啊,谁敢收容这些叛军余孽,便是与各大门阀为敌!”

    “门阀?又是门阀!”

    叶星河震怒了,虎啸京都,声浪滚滚。

    伴随着叶星河一句话,响彻整个京都南门,铁血道:“与门阀为敌,又有何惧!”

    “放眼整个京都城,谁他妈敢动我叶星河!”

    叶星河才是京都城最大的魔王。

    还有李天策这个坏胚。

    也不是什么好鸟。

    俩人小时候,就专挑门阀的各大世子打架,轻者打的鼻青脸肿,重则直接废掉。

    可是,到了现在。

    叶星河和李天策依旧是活蹦乱跳的。

    整个京都城,没人敢动他叶星河。

    原因自己想!

    这一刻,叶星河如一尊盖世魔王,眼神透着几分疯狂杀意。

    连吕道尘都懵哔了。

    他愣是半句话不敢说。

    别怀疑,叶星河若是发狂,连他吕道尘都敢杀。

    京都城,无他叶星河不敢干掉的人!

    下一刻。

    叶星河拔出战刀,一刀而过。

    当众力斩丘丰裕!

    鲜血洒长空。

    伴随这叶星河大吼:“我七冠王回京,为何没有大礼相迎?”

    “京都八万卫戍,恭迎太子回京!”

    整齐划一的铁血话语,响彻京都城!

    七冠王叶星河就是这般霸道!

    知道放眼整个京都城,为啥无人敢动叶星河了吧。

    给他门阀序列十个胆子。

    敢动叶星河试试!

    叶星河转身凝声道:“今天,京都迎我岭南忠烈入京!”

    “今天昭告天下,岭南七十万忠烈,无一叛降之人,岭南所属皆是忠烈,传我东宫令,现在就昭告天下!”

    单论大闹京都的本事。

    叶星河为最!

    从小在京都长大的小霸王,这半辈子在京都,就没怂过谁!

    李天策负手而立,轻声说:“传我御林军令,昭告天下,岭南一脉,皆是忠烈!”

    “传我凤鸣军主令,岭南一脉,勇武传魂,皆是忠烈!”

    叶倾城樱唇轻启,身为白鸟朝凤衣的主人。

    以后你们就会知道,这件主人会有多么的可怕。

    会让你们见识到,什么是女帝之姿!

    皇甫无双负手而立,冷冽道:“传我镇抚司令,岭南一脉,忠烈永存!”

    发话的人,虽年少,无一例外皆是手握重权!

    整个京都南门。

    这个时候,寂静无声。

    宁北拽起张老头,薄唇微动:“随我入京,今天清算旧账。”

    “淳雨他们怎么办?”

    张老头想要守在这里。

    宁北轻声道:“无双,让京都卫戍护送这些棺椁,去英武大堂,加盖我北凉军金麒麟旌旗,举行国葬,邀请各大门阀的执掌者过来。”

    “是!”

    皇甫无双转身下令。

    京都卫戍精锐到来,四人抬一口黑棺,各占一脚,整齐入京。

    黑棺入京,前往英烈大堂。

    吕道尘头皮发麻,上前想要说些什么。

    宁北经过他身边,薄唇微动,留下一句话:“不是看在归一面子上,你吕字门阀,今天也在劫难逃!”

    吕道尘如同触电,愣愣在场。

    今天的事情,吕道尘最好回避。

    置身其中,宁北连他一起杀。

    宁北带叶星河、李天策回京,就是要用北凉军这两名SS级暗桩,化作手中刀,对门阀进行清算。

    在京都西北部,修建的英烈广场。

    还有一座英烈会堂。

    这座会堂修建的古朴大气,随着京都卫戍抬着棺材入内。

    宁北他们一行人就在这里。

    随着一张张请帖,由京都卫戍送到各大门阀内。

    邀请的人,就是各大门阀的门主。

    尹字门阀、薛字门阀、轩字门阀、辕字门阀等等。

    一个都没落下。

    全部邀请了!

    北凉王的邀请,不来也得来。

    若是不来,宁北前往各大门阀,一一拜访。

    各大门阀要死的人,就不止一两个了!

    宁北在英烈会堂,静等半个小时。

    外面京都卫戍朗声道:“尹字门阀尹空平到!”

    “古字门阀古六合,到!”

    “猿字门阀辕骆山,到!

    ……

    京都卫戍报的人名,都是各大门阀的门主。

    无一例外,都是封王人物啊!

    封王武者在外界,不仅是大人物,而且还罕见的人。

    可是在京都,却有不少。

    京都内各种大势力盘踞,强者自然也不少。

    诸多门阀的门主,如今全部都到了。

    每个人脸上都有威严之气,长期位居高位,这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气质。

    他们进入大堂,面带悲色。

    古六合进入大堂,低沉说:“昨夜一战,北凉军第二军团,副军团长李淳雨以身殉国,何等的悲壮,凉王节哀!”

    这话说完,其他门阀之主,也要上前说话。

    宁北淡然道:“今天让诸位来,不是来吊唁战死的人,因为,你们不配!”

    言罢。

    所有人脸色微变。

    古六合等人,眼神浮现一抹冷光。

    叶星河淡然道:“人到齐了,关闭会堂大门!”

    “北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薛字门阀的门主薛长兴,眼神浮现惊怒之色。

    会堂大门关闭。

    宁北意欲何为?

    结果众目睽睽下。

    宁北浅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借诸位人头一用,祭奠淳雨先天之灵。”

    “什么?”

    薛长兴惊怒无比。

    其他门阀之主惊怒中暴喝:“你敢!”

    “有何不敢!”

    叶星河眼神流露出杀意。

    皇甫无双轻笑:“诸位别急,有件事我想先聊聊,聊明白了,说不定今天有人可以活!”

    “哼,开门,我要走!”

    一座小门阀的门阀之主,强势要破门出去。

    李天策闪身间,一刀划过,贯穿他的身体,钉死在大门上。

    这一幕让所有人瞳孔骤缩!

    李天策轻笑:“有件事得说明白,说不明白,站着进来,躺着出去,明白吗?”

    诸多门阀之主,眼神浮现怒火。

    他们来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知道宁北赴京,还把岭南旧部的尸体弄过来。

    有极大的可能性,是要清算岭南一事。

    尹空平脸色阴沉着,道:“有话不妨直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