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58章 北王祭英烈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整整七十万座孤坟!

    何等的凄凉。

    你们可知,这里面埋葬的人是谁?

    整整七十万岭南军男儿啊!

    这里被枯叶铺满,长满了杂草,处处透着荒凉。

    整整四十年,无人打理这里。

    无人问。

    无人管。

    无人说!

    现在天色已经大亮,可这里依旧是阴风阵阵。

    劲风的肆虐,仿佛是冤魂的嘶吼声。

    一位血衣少年,手里面拎着一个人头,悄然来到了这里。

    他单薄身躯上的布衣,原本一尘不染,现在胸口殷红一片。

    可少年仿佛不在乎。

    他是真的不在乎。

    区区外伤,就算再痛,又怎能强的过心痛!

    这位少年,便是宁北!

    他俊俏的少年面容,深邃眸光注视着前方七十万座孤坟。

    这是宁北第一次来到这里。

    此地,埋葬了整个岭南军。

    一望无际的孤坟,依稀可见,当年的战事多么惨烈。

    在最大的一个土堆上面。

    立着一座九米丰碑!

    这面最大的墓碑,没有任何名字。

    仿佛立碑的人,不想让外人知道这片坟冢埋葬了谁。

    所以立碑不立名。

    死后无人知。

    不载入历史。

    但今天来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座大坟中,埋葬的是谁。

    岭南军的皇甫胥!

    当年皇甫门阀的门主,国之脊梁般的伟岸人物。

    他,更是皇甫无双的亲爷爷。

    墓碑上没有署名,却有着苍劲大字。

    仿佛是人用刀所铭刻!

    言辞之激烈,内蕴惊天的杀意。

    原文如下。

    “吾镇岭南十五载,菲薄之躯不敢言功,可曾有过?”

    “我皇甫战王若有过错,何惜株连我岭南七十万儿郎,叛军二字怎可用于我岭南军身上!”

    “叛军之名……”

    话到此,戛然而止。

    墓碑之上,超过三分之二的字迹,被人抹除了个干干净净。

    连死人的话,都要抹掉。

    何等的绝情。

    宁北站在这里,目光静静看着墓碑上的文字。

    这是用战刀所铭刻。

    字迹粗犷,时隔四十年依旧清晰可见。

    当年皇甫胥临死前,目睹麾下数十万同袍,被逼的赴死。

    万念俱灰下,生前为自己立碑,留下这段话,便毅然赴死,没有选择苟活。

    何等的悲壮!

    宁北将手中的人头,轻轻放在墓碑前。

    他弯腰深深鞠躬,轻声说:“皇甫师叔,古人圣贤曾说,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深!”

    “佛教劝人,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皈依佛门!”

    “道统劝人,春来秋去几酷暑,人生短短如春秋,当忘则忘!”

    “三教九流的宗意!”

    “可渡人!”

    “可劝人!”

    “可育人!”

    “但我宁北想问,他们宗教的教条,可否能护我华夏万世长存?”

    “可否能护我华夏千年鼎盛?”

    “可否能护我华夏国泰民安?”

    “可否能护我华夏万邦来贺?”

    “四者皆不可,我宁北为何要敬他们!”

    ……

    宁北铮铮铁语,身躯浮现铁血杀气。

    自幼在北境战场成长起来的宁北王,具有豪迈男儿的热血,也有旁人无法触及的灵魂高度。

    宁北轻声又说:“若我宁北屠他佛门七十万众,他们的佛,可敢对我说,放下屠刀,皈依佛门?”

    短短一句话,全场肃然。

    宁北真敢这样做,恐怕天下僧人,都会成为他的死敌。

    片刻后。

    宁北轻声又道:“七十万岭南男儿的死,是国仇!”

    “先烈的血,不能白流!”

    “祖辈的仇,当延续!”

    宁北眼眸泛起杀意。

    这就是北凉王的态度。

    也是执掌北凉军百万黑衣精锐之人,该有的铁血样子。

    仁慈这种东西。

    你我皆可有。

    唯独宁北不可有。

    慈不掌兵,义不掌财,千古不变的道理。

    宁北若有那不该有的仁慈,在战场上,对境外八国的虎狼仁慈,那北凉军就要付出巨大伤亡。

    北凉序列秉承的理念,以杀伐为守护!

    这是军旅之人,都该秉承的理念。

    以杀伐为守护!

    世世代代皆该如此。

    至于仁慈,留给侠之大者吧。

    宁北以黑木太汗的人头,祭奠此地曾经战死的英魂。

    在他转身那一刻,一口逆血喷出。

    宁北负伤了!

    他从扶桑岛赶回,一路上不动声色,坚持到祭拜完岭南军的英烈。

    李天策惊怒:“哥!”

    皇甫无双眼神透着怒火,今天宁北若有闪失。

    他便调动北凉军南下,弃守北境,打崩黑木国。

    将其灭国!

    这种事,北凉序列的疯子,绝对干得出。

    宁北擦掉嘴角血迹,轻声说:“给黑木太汗三年,他必成绝巅!”

    一句话说出黑木太汗的可怕实力。

    三年内必成绝巅的人物,结果被宁北一刀斩于刀下。

    宁北轻声说:“我受他一掌,他接我一刀!”

    “我伤,他死,这就是代价!”

    宁北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平静。

    黑木国一事,已经结束!

    马灸从永济岛回来了,看到宁北负伤,惊怒:“哥,你怎么样?”

    “你独留倾城一人在永济岛?”

    叶星河眉头微皱。

    马灸连忙解释一句,说:“倾城和素衣在永济岛,足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

    燕归来屁颠跑来,喊道:“哥,我逮住个大黑耗子!”

    “我不是大黑耗子,北王大人,是我啊,我是日天!”

    赵日天被小憨憨拎着,来到近前。

    宁北轻笑:“你还没回京都啊!”

    “咳,打算和北王大人一块回去,不过您受伤了?”

    赵日天有些怯怯的。

    宁北没回他的问题,淡然道:“你们十二位,都出来吧!”

    话语刚落。

    十二个来自京都的特使,他们的人物,都和赵日天一样,送来了京都国令手谕。

    第一个来的人,竟然没死。

    小憨憨眼神狐疑,小声嘀咕:“我不是打晕你,把你沉海了嘛,你这咋游上来了!”

    那个人听到后,恨不得弄死燕归来。

    他是从琉璃岛,一路游回岭南的!

    至于为啥不敢留在琉璃岛?

    整个岛上,全部北凉序列的人。

    他还敢登岛?

    怕是想让小憨憨,再杀他一次。

    所以为了保命,他就连夜游回了岭南。

    一共十三人,身上带了十三道国令手谕。

    全部都是止战令!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