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20章 一念花开,杀崩九州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宁北的话,一刀要斩杀姜镇国。

    结果惹得姜镇国怒极而笑,冰冷道:“一刀斩我?宁北王,多年来的过度自负,养成了你目空一切的性格!”

    “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自身隐疾复发,已经时日无多!”

    “你体内的那股寒意,我感受的清清楚楚!”

    “今日,还要强撑,自取死路!”

    ……

    姜镇国并不是傻子,能感受到眼前的白衣少年体内,潜藏着一股惊人寒意。

    绝巅武道所化的寒意。

    足以冰冻任何人!

    姜镇国已经确定,宁北时日无多了。

    隐疾全面恶化,换做他姜镇国,也撑不了几天。

    更何况宁北以伤躯,还开启了激烈大战。

    那就是自取死路!

    宁北浅笑如风:“杀你,残躯足矣,一刀便够了!”

    轻声话语落下。

    一道惊鸿亮起!

    宁北出手了。

    “我看你如何一刀斩我!”姜镇国怒吼。

    但是,他的半步绝巅实力。

    宁北真的没放在眼中啊。

    今天,无他宁北不敢杀之人。

    动手这一刻。

    宁北白衣舞动,身上的白光,化作的气流。

    白色光芒气流,宛如沸腾的热血,向四处飞散而去。

    一道道白色光华,宛如盛开的灵花,绽放最耀眼的璀璨光芒。

    光芒照亮的这座九州岛。

    万千道白色光芒下。

    宁北横挂长空如皓月,一步跨出。

    仅仅一秒,速度破了音速!

    速度再度飙升,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宁北又开了一技。

    封王八技,已开四技。

    四技全开,宁北整个人到了可怕地步。

    不过宁北并未展现第四技。

    恰恰相反!

    宁北举止优雅,左手握住腰间北王刀的刀柄。

    唰!

    战刀出鞘,惊鸿掠长空。

    黑芒如匹练。

    速度之快,快过音速。

    一刀惊了这方天地!

    姜镇国瞳孔骤缩,天地在他眼中黯然失色。

    此刻,他的眼中,只剩下这惊鸿一刀。

    他的世界化为黑暗。

    所有景色都视而不见。

    在这一刀下,让他感受到空前的压力。

    姜镇国惊怒中,欲要拔出腰间的战刀,欲要和宁北一决死战。

    可是他,刀未曾拔出。

    宁北持北王刀,已经杀到他面前。

    一刀穿心而过!

    刀为先,人在其后。

    刀尖穿心,人穿其身。

    仅仅一刀,宁北瞬息而过,背对背站在姜镇国身后,淡然般的收刀归鞘,没有回头!

    宁北很自信。

    一刀斩杀姜镇国,无须回头再看。

    姜镇国整个人宛如被打爆。

    从胸膛往下,整个人从中间一分为二,化为两截。

    血腥而又冷酷!

    断无生路!

    他,护国天王,姜镇国,死!

    就在这雪国九州岛上。

    宁北一刀斩了他!

    斩了人家的护国天王,何等的霸道。

    整座九州岛的武者,全部胆寒。

    皆因宁北这一刀,而陷入绝望。

    华夏的北凉王,当真是举世无双。

    它若不死,永镇华夏国纲。

    浩浩华夏,身后的百万北凉精锐,皆是他的誓死效忠之人。

    放眼全球,何等能敌啊!

    此刻,宁北说一刀斩了姜镇国,便一刀斩了他。

    雪国在宁北面前,永远豪横不起来。

    护国天王都被杀了,便是奇耻大辱。

    宁北白衣如雪,左手平静抬起,掌心朝天,仿佛手托一件中午,一缕缕白光在掌心凝聚。

    伴随宁北轻声说:“放人!”

    仅仅二字出口。

    让雪国释放扣押的我国万名无辜民众。

    再不放人,宁北便杀崩九州岛。

    今天,宁北杀性空前的可怕。

    马灸有些胆寒,问:“小憨憨,大哥是不是又开了一技?”

    “嗯,开了禁忌三术!”

    燕归来看到姜镇国被杀,终于消停下来。

    姜镇国当年,是导致北凉军校老校长陨落的凶手之一。

    今天本来就该死!

    马灸一惊:“封王八技,后三技皆是禁术,大哥说他都无法完全驾驭……”

    “实力越强,越难驾驭,雪国再不放人,八技全开的我哥,会打沉这座九州岛!”

    小憨憨说了实话。

    封王八技,每开一技,宁北身上的人性,便淡漠三分。

    如今宁北开到第四技!

    可以说,宁北身上已无人性,浑身谪仙般的气质,没有任何人情味。

    在他眼中,不把九州岛的人当人看了!

    启动八技有什么可怕后果。

    小憨憨心里明白,马灸也修了八技,自然也清楚。

    吕归一轻声开口:“这一技,像是后三技的花之技!”

    “就是一念花开,我修的就是这一技!”

    小憨憨说完便不吭声了。

    因为雪国没人回应,还不释放扣押的万人。

    宁北并没那么多耐心。

    弹指轻笑间,直接动手了!

    宁北抬起左手,浑身不断向外释放的白色光芒,如一道道白芒劲力,仿佛受到指引,汇聚在宁北的掌心。

    形成了一朵小花!

    花开九叶,内有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劲力凝聚成花!

    匪夷所思的手段。

    这就是宁北的八技。

    每一技,皆是惊世骇俗。

    宁北薄唇微动:“花之尽头,绝巅源流!”

    “一念花开!”

    宁北左手微动,手中的白色小花,横推了出去。

    绽放了!

    小花绽放,刺眼的白色光华,散发出璀璨光芒。

    升华后的璀璨,便是凋零。

    花开绽放为生。

    枯萎凋零为死!

    一念花开,花叶凋零,化作一片片雪花般的东西,向四方飘落。

    这副盛景,宛如天降大雪,净化世间的黑暗。

    每一片花瓣,随风飘落。

    看似让人欣喜,觉得是美景。

    实则暗藏致命杀机!

    在下方雪国的第一军团驻区,还活着的戎装之人,看着落在手臂上的光芒花瓣,轻易穿过他的身体。

    花瓣中内蕴劲力,有明劲的刚猛爆发力。

    也有暗劲的阴柔穿透力。

    一念花开,恐怖无比。

    那一片片花瓣,沾者伤,碰者死!

    一时间这片区域,凄厉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雪国还不放人?

    那宁北就杀崩这座九州岛。

    事情到了这一步,雪国在打什么算盘。

    显而易见!

    先前姜镇国亲口说,宁北体内隐疾复发,通体刺骨寒意,时日无多了!

    可是谁也未曾料到。

    宁北重伤之躯,尚有这般恐怖战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