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15章 态度,极其嚣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佐藤麻麻塬当场就愣住了。

    他完全不明白,华夏为什么会突然撤侨。

    释放这种信号。

    是要开启战事?

    想到这里后。

    佐藤麻麻塬的脸色惨白无比。

    而今华夏国力强盛,其国内七大精锐,经过十年秣兵历马,年轻一代的优秀将领,才略皆是不俗!

    北凉军的宁北王。

    西凉军的马九幽。

    华南劲旅和御林军,以及关宁军等等。

    无一弱者,皆是能征善战之辈。

    而今盛世若是开战,黑木国挡不住啊!

    “这是撤侨?!”

    佐藤麻麻塬失声说完。

    袁天奉拿着电话筒,冷冽道:“没错,就是撤侨!”

    “为什么?”佐藤麻麻塬难以置信。

    袁天奉火气不小:“回去问你妈去!”

    嘭!

    电话挂断。

    袁天奉在办公室骂咧咧的:“每次听到这群人的口音,火气就往上冒,我岭南军七十万儿郎,死在这群王八蛋手里,老子是真的心疼啊!”

    话语说完。

    袁天奉起身站在窗口,嘴里叼着烟,眼眶微微泛红!

    提起岭南军,谁不心酸?

    他们死的不值得!

    只不过在转拨中心,负责人蹲在角落里,目瞪口呆。

    这是要撤侨了!

    撤侨前的交涉,就这……

    就这么嚣张?

    负责人苦笑:“不愧是北凉军出身的人,说话就是硬气。”

    “就是,袁副镇抚使,虽然措辞言语不妥,可咱们听着就是舒心,他每次打电话,我们都一起听。”

    其他转拨员,说出了心里话。

    每次袁天奉对外打电话。

    他们这些人都没得说,甭管是什么,直接就转拨过去。

    然后大家蹲在一起,偷听袁天奉怒喷境外各国的人。

    听着就是舒心。

    那是真的解气!

    至于监视袁天奉,细查他说的话有没有问题,有没有向境外输送情报信息之类的程序。

    转拨中心完全就不担心。

    看看袁天奉这副态度,境外各国全部得罪一遍。

    各国暗地里,恨他恨得牙根直痒痒!

    这样的人能有问题?

    这样的人会勾结异国之人?

    别开玩笑了!

    北凉序列,建立以来,就没出过一个叛徒。

    北凉的人,骨头是真的硬。

    骨头硬,又有血性!

    京都除了门阀世家序列的人,提起北凉军,没有不佩服的。

    皇甫无双悄然来到办公室,察觉到袁天奉的情绪不对劲。

    他轻笑:“咋了,黑木国的佐藤给你脸色看了?”

    “给他们脸了,敢给我甩脸色看,我立马去岭南找九爷,带西凉铁骑,打崩他们这群混蛋!”

    袁天奉掐灭香烟,狠戾说着。

    皇甫无双负手轻声说:“为什么难过?”

    “因为岭南军啊,当年整整七十万男儿,血洒战场,魂断岭南山脉,他们死的不值,这件事,我们北凉儿郎,谁不是心中有怨!”

    袁天奉虎目泛着红色。

    他们北凉军,源起岭南。

    北凉军和岭南军,同根同源啊!

    四十年前的七十万热血男儿,七大军团所有精锐,平均年龄不过二十岁。

    全部遭小人所害。

    这件事北凉序列,人人皆知。

    可时到今日,无人替我岭南军伸冤。

    都在淡忘这件事!

    皇甫无双轻吐浊气,道:“大哥已经准备动手,百将会议一旦召开,彻底清算岭南一事,收复岭南诸岛,这一战,你想参加就过去吧。”

    “我北凉序列,皆要参与!”

    袁天奉说着。

    皇甫无双负手轻笑,微微摇头。

    他有别的事情要做!

    宁北诈死装病,布下这场局,需要有人推动。

    皇甫无双就是推动人之一。

    只不过撤侨一事,惊动了京都二十四司,纷纷前往中枢司,询问吕相到底是怎么回事。

    撤侨一事,非同小可!

    可中枢司吕道尘,对外界的事情,一律不予回应。

    这盘棋是宁北在下,吕道尘不会做出任何干扰行为。

    可是,华夏这边紧急撤侨。

    黑木国高层慌了,让华夏京都的使馆,紧急派人去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不明不白的咋突然撤侨了。

    两国断交,一旦撤侨。

    必起战火!

    还有泽国也慌了。

    纷纷发来问询函,询问到底是何缘由。

    唯有雪国,不知死活,竟然扣押准备离开的国人!

    其实我们华夏的人,遍布全球各国。

    先不说旅游不旅游。

    我们国家这么大的经济体,对外贸易的公司成百上千,在各国都有公司分布,自然有员工外派。

    这些都是我们国家的国民。

    如今大战将起,必须把他们安然接回来。

    雪国那边,扣下了足足过万人,一律不准离境。

    吕相没出面交涉这件事。

    澳门银河平台撤侨这件事,吕道尘心里明白,其实北凉军已经全权接手。

    从宁北先前说,交涉一事交给镇抚司,撤侨接人的事情交给西野王马灸。

    这都是北凉军的人。

    等于撤侨的事情,就是宁北的人在负责。

    吕道尘完全不需要插手。

    所以雪国扣人这件事,传回京都后。

    袁天奉当场暴怒,抄起电话就干起来了,拨通电话:“转拨中心,我,镇抚司袁天奉!”

    “袁副镇抚使,您咋又打电话了?”

    转拨中心的小哥,悄悄喊来中心负责人。

    袁天奉冷冽道:“少废话,给我转拨雪国外交机构!”

    “好的,您稍等,转拨中……”

    这一次小哥学聪明了,袁天奉要转拨就给他转拨。

    电话转拨过去后。

    传来甜美女生:“阿尼塞呦!”

    “死棒子,塞你麻花皮,给我接朴老狗!”袁天奉的话没丝毫客气。

    甜美女生迅速切换语言,说:“您好,请问您是华夏的哪位?”

    “北凉军,袁天奉!”

    这一次,小猴子没自称镇抚司。

    而是说自己出身北凉军!

    甜美女孩短暂沉默,转身说:“您稍等,电话转拨中……”

    短短三五秒。

    电话那端转拨到一个办公室内,传来磁性男声:“喂,我朴段碉,是袁天王吗?”

    “你爹的声音都听不出来?”

    老喷子袁天奉,态度极其恶劣。

    开口第一句话,差点气尿朴段碉。

    在京都转拨中心的人,面面相觑,对视一眼,嘴角抽搐,都不吭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