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12章 替我传句话!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无人敢杀他!

    身载国运的华夏之子。

    真陨落了,各方恐怖人物,怕是要龙吟虎啸于华夏,能杀破这片天。

    宁北是很多的人的希望。

    这团希望之火,若是被人掐灭。

    估摸着古武界,一些老古董都会跳出来开杀戒。

    此刻。

    苏清荷在向宁北道歉。

    但完全不用这样。

    宁北从未怨过她,或许,自己心中更有几分自责。

    苏清荷在汴京,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着。

    无人敢欺她。

    直到宁北的归来,已经改变了苏清荷的人生轨迹,把她卷入了北凉序列和门阀序列的争斗中。

    苏清荷和宁北关系亲近。

    要想门阀之人不关注她,几乎不可能。

    京都方面也在观察苏清荷。

    这个女孩的存在,在京都方面的视野中,已经成为了北凉王加封的障碍。

    时至今日。

    无人敢动苏清荷,是因为宁北已经放出话。

    谁动这个女孩,宁北便杀谁。

    京都动她,宁北就杀穿京都。

    门阀动她,宁北便杀崩门阀序列。

    要是真走这一步,宁北做事将不分正邪,不问良心!

    宁北王都这样发话了。

    国内谁还敢动苏清荷?

    无人敢啊!

    苏清荷仰起头,小脸梨花带雨的样子,似乎还有些难过。

    宁北伸手拂过她的脸颊,擦掉眼角的泪珠,轻笑:“别哭了,天策他们看到这个样子,肯定会笑话你。”

    “我想修武!”

    苏清荷性格真的是有些倔强。

    事情已经过去。

    她还是要学武。

    宁北微微摇头,从没拒绝过苏清荷要求的他。

    这一次没有赞同!

    苏清荷气得直跺小脚:“为什么不让我修武?”

    “没必要!”

    宁北注视着她。

    苏清荷娇憨说:“你就答应我呗!”

    “不可能!”

    宁北果断拒绝。

    苏清荷瞬间绝望,知道眼前的人,如果决定了事情,真的是油盐不进。

    她轻喝:“宁小北,算你狠,我找别人学!”

    “我若发话,无人敢教你!”

    宁北轻声淡笑,苏清荷当场绝望了。

    如果真这么干,还真人没敢教她!

    宁北反对她修武,自然有理由。

    修武需要吃很多苦。

    更重要的是,但凡武者,必有武道之心。

    武道之争,伴随着武者之战。

    武者之战,既分胜负,又决生死。

    这种生活,不适合苏清荷。

    有宁北护着她,小清荷不需要学武。

    苏清荷小声试探说:“修武需要吃苦,我很能吃苦的!”

    “可你只做到了前四个字!”

    宁北唇角微扬,勾勒出玩味笑意。

    苏清荷一愣,眨巴着眼,心里盘算一下。

    堂堂汴京才女,已经回过神。

    她脸顿时黑了:“前四个字,我很能吃……宁小北,你去死吧!”

    苏清荷当场被气到。

    她一本正经的谈正事,宁北却拐着弯调侃她。

    “我刚听说,下月三号是你生日,这日子不对,你比我小几个月呢!”

    宁北注视着这丫头,生日咋跑到自己前面去了。

    苏清荷没好气:“岳潘那种人的鬼话,你能信啊?”

    宁北哑然失笑,似乎猜到了什么。

    岳潘为了接近苏清荷,真是不择手段啊!

    随意挑选个日子,以其生日为借口接近,标准的渣男,就是馋小清荷的身子。

    不过眼下还有一件事,需要对苏清荷说。

    宁北轻声道:“下月三号,我要召开百将会议,会有些忙。”

    “没事啦,你忙,我可以找雨馨玩!”

    苏清荷很光棍的回答,反正她和唐雨馨是闺蜜。

    两女经常形影不离。

    她又好奇问:“你召开百将会议,准备干啥啊?算了,这种事情不是我们小市民能打听的。”

    “我准备开启国战!”

    宁北并未瞒着她。

    苏清荷目光呆滞,整个人傻眼了。

    她以为宁北说有点忙,是忙于开会。

    结果现在告诉她,是要开启国战!

    这哪是有点忙啊!

    绝对是非常忙!

    国战开启,脑子稍微正常点的人都知道,这绝对是国事。

    涉及方方面面,牵扯极大,处理起来必然很耗费心力。

    宁北轻声说:“岭南三十六岛,被异国霸占四十余年,如今,该收回来了!”

    “以前上地理课,老师每次讲到岭南,都会掉泪,他说了很多事情,我现在记得也很清楚,岭南军很多人,都被黑木国的人杀了。”

    苏清荷小声说着,贼兮兮的偷瞄宁北神情。

    这桩事,也是宁北心中的痛。

    宁北轻声说:“是啊,岭南军很多人,都战死了,七大军团全体将士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岁!”

    二十岁的年纪,正值青春年华。

    每一名将士都犹如绽放的名花,可是因为小人勾结外人通敌叛国。

    导致七十万朵名花凋零!

    这笔血债,需要一笔笔的清算。

    苏清荷也不缠人,心结解开以后,很麻溜的离开苏氏集团,去唐家找唐雨馨玩了。

    宁北在回去的路上,一路上沉默不语。

    他在苏清荷面前,笑如春风。

    可是现在。

    宁北眼神冷冽,薄唇微动:“中原,替我给三大序列传句话!”

    “我身边的人,它们再敢打主意,我便密令北凉暗桩,杀绝它们各大序列的年轻一代!”

    宁北起了杀意,动了杀心。

    风落雁给苏清荷带来的伤害,宁北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如果再发生。

    宁北便杀的三大序列青黄不接,让它们年轻一代出现断层。

    张中原冷汗直流,凝声道:“是!”

    宁北淡然又说:“密查一下清荷当年的地理课老师,这个人谈起岭南,当着学生的面直掉泪,有趣!”

    “这件事我来查!”

    张老头悄然现身。

    他不离宁北身边左右,已经形成习惯。

    现在宁北下这样的命令,明显是起了疑心。

    当年岭南军全军覆没,所有将士为国捐躯,埋骨于岭南山野中。

    张老头和李二苟能幸存。

    那就意味着,还有别的的幸存者。

    宁北话没直接说。

    意思很清楚,就是怀疑这位地理老师,是岭南军幸存者。

    所以张老头主动请缨要去调查。

    宁北轻声说:“云飞,我答应过你,帮你重聚岭南旧部,扬起岭南旌旗,收复岭南三十六岛,杀崩对面那三国,如今时候快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