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05章 一门两绝巅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客厅内的气氛,突然压抑而又沉闷。

    同时又有几分诡异!

    这些人把吕道尘当猴耍啊。

    此刻。

    吕道尘豁然起身,凝声说:“北王,我这趟过来,是要接你回京都!”

    “人,不能去京都!”

    楚岚缓缓抬头,语气平和,可却不容商议。

    这件事没得谈!

    宁北身上的伤,就是装的。

    极寒力量遍布全身不假,已经和他自己融为一体。

    体质出现了变化!

    自身不仅无恙,还因祸得福。

    况且宁北布下这么大的局,要是人被弄到京都。

    这盘棋还怎么下啊!

    西陵侯郭白枫淡然道:“京都之内,门阀林立,世家扎堆,千方百计针对我北凉军,军主这个状态,绝对不能去京都。”

    客厅内,每个人都在表态。

    拒绝宁北前往京都。

    吕道尘语气凝重:“你们大可放心,事到如今,在京都内,无人敢动北王,门阀序列,谁敢动谁死!”

    “若是我哥出事,纵然杀崩京都又有何用。”

    楚岚话语仿佛没有烟火气。

    让吕道尘没办法,只能退后一步说:“你们都能跟随一起前往京都,北王身上的伤势,不能再拖了!”

    “吕相,不用折腾了!”

    宁北闭着眼,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又说:“我体内极寒力量,是一条接近完整的绝巅武道所化,大国医都治不了,去了京都也无用。”

    这一次是宁北亲自回绝。

    吕道尘焦躁说:“难道就让我们,眼睁睁看着你等死吗?”

    宁北双手十指交叉,靠在沙发上闭着眼休息,不予回应。

    态度很明显,自己就是要留在宁家庄园。

    死也要死在自己家里!

    吕道尘见僵持不下,严肃说:“如果其他手段都没用,京都方面,会考虑立即启动加封仪式,在泰山之巅,为你引来国运加身。”

    “这样做,会害死他!”

    叶星河站在窗前,穿着烫金真龙袍。

    他的一句话,让吕相都愣住了。

    叶星河轻声说:“以凡人肉躯身载国运,可是,国运何其霸道,引来那一刻,以孱弱病躯承载,人则必死无疑!”

    一句话堵死吕道尘所有话。

    这条方法行不通的!

    在小院门外。

    传来一道温和声音:“吕相,加封仪式可以取消了!”

    “胡说八道!”

    吕道尘当场就生气了。

    泰山封禅的同时,和宁北的冠礼,定在同一天,为他引来国运加封自身。

    这是已经定下的国事。

    任何人不得擅自更改。

    日期更不能改变。

    因为那一天,是宁北二十岁生日。

    二十岁,又称弱冠之龄。

    宁北这般奇才伟岸人物,必须要加冠封冕。

    同时为其引来国运,加封自身。

    一举推入神坛。

    身为华夏之子!

    这关乎宁北未来的武道前途。

    所以这桩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也不容发生更改。

    先前在小院门口,说让取消加封仪式的人,就是李天策。

    他,到了!

    御林军,一门两绝巅。

    何等的传奇!

    第一位半步绝巅,就是七冠王叶星河。

    第二位半步绝巅,就是天策上将李天策。

    这两位皆是名满华夏的人物。

    而今,齐聚宁家。

    李天策到来后,白色布衣无尘,简直就是高仿版的宁小北。

    他收起手中古籍,单膝下跪,轻声道:“御林军李天策,参见北凉王!”

    这一幕让吕道尘愣住了。

    这是几个意思啊?

    这一刻,吕道尘头皮发麻。

    他在京都位居相位,可是知道御林军的两大奇才,有多么的桀骜不驯!

    每个人都是傲骨凌天!

    纵观京都年轻一代,无人能与李天策和叶星河比肩。

    二人不论哪一位,都是当世奇才。

    如今李天策到来,竟然行这般大礼。

    看到这一幕后的吕道尘,脸都特么绿了!

    他似乎又明白了什么!

    御林军李天策和北凉军,绝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只有北凉的人,才会视他们家的军主为信仰。

    想到这里的吕道尘,如同川脸王,一会发绿,一会又发黑。

    估摸着心态快被气炸了。

    北凉军的手,伸的太长了啊!

    连御林军都有他们家的人。

    太过分了!

    御林军可是国主执掌的精锐。

    如今你告诉我,御林军中有北凉军打下的暗桩?

    开什么玩笑呢!

    撬墙角撬到御林军身上了,你的头不想要了?

    所以吕道尘板着脸,一声不吭。

    宁北无奈轻笑:“这是刚从嵩山回来?”

    “昂,看了看哥你留下的墨宝,横批的四个大字,国威浩荡,以国运压他佛门圣地的佛运!”

    李天策去嵩山,不仅是看墨宝。

    他过去,更是要赐死少林方丈。

    当然,李天策绝口不提这桩事。

    吕道尘摸了摸鼻子,瓮声说:“你们啥时候勾搭上的?”

    “有外人啊?哥,要不,我干掉他吧!”

    李天策右手负于腰后,左手两根手指,轻轻捏起桌子上的温玉茶杯,轻抿一口苦茶,赞叹是好茶!

    这个客厅,都是熟人。

    叶星河脸都黑了。

    李天策这个王八蛋,在御林军的时候,整天给他添乱。

    而且天天模仿宁北的行为举止,有时候让叶星河看的,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多次想要弄死李天策。

    为了这种事,他俩可干了不少仗。

    陈长生脸都黑了。

    知道李天策,有时候比小憨憨还奇葩。

    他干的那些骚事。

    旁人不知道也就罢了,他们哥几个能不清楚?

    但这个时候。

    吕道尘脸都绿了。

    李天策竟然想要干掉他?

    竟然说他吕道尘是外人?

    太过分了!

    欺人太甚!

    吕道尘气得浑身发抖:“李天策,你、你大逆不道!”

    唰!

    “我御林军的人,还轮不到吕相来教训!”

    叶星河负手而立,身影移动,客厅这狭小空间,左右横移出现十余个残影。

    就在瞬息间。

    叶星河已经出现在吕道尘身后,左手微动,袖中出现一把三尺黑色长刀,刀锋轻轻抵在吕道尘脖颈上。

    记住,是左手持刀!

    “你再说个大逆不道试试,你看我敢不敢一刀剐了你!”

    叶星河举止优雅,却说出如此充满江湖气的话!

    他可是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