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97章 他,惊动了天下!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漠北大本营,能直接联系各大暗桩。

    不过第二名亲兵,上前低沉说:“五爷开启北境S级警戒令,军主不在,便由二爷签发,二爷不在,须有最少三名军团长全部签字。”

    “王八蛋,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寇麒儿这个邪人,眼神迸发锐利杀意。

    众目睽睽下。

    他个混球,竟拔出腰间凉刀,右手摁着第二名亲兵的脖颈在桌子上,凉刀斜插在他脖颈旁边。

    下一秒,似乎就要杀人!

    辛落尘愠怒:“老五!”

    “五爷,今天就算你杀了我,可北境最高S级警戒令,也需要最少三位军团长签发!”

    第二名亲兵很固执。

    可你要知道,北境最高S级警戒令,事关重大!

    一旦启动。

    漠北八千里,各大军团都需要调动。

    到时候境内,但凡非我北凉之人,全部都要驱逐。

    不论是黎民百姓,还是游客,亦或者是商人。

    全部都要驱逐出去,紧急离开。

    否则,不听令者,一律就地格杀。

    最高规格的军事管制。

    这般这种级别的警戒令下发,那就意味着,最少要开启百万人规模的战斗。

    对于北境而言,已有数年没签发这种命令了。

    偏偏在门外,走来一位步伐如虎的青年,冷冽道:“加上我,三名军团长签字够了,立即启用北境最高S级警戒令,去吧!”

    “是,七爷!”

    第二名亲兵,没有二话,转身就去传达命令。

    北凉十狠人,老七乔疯子到了。

    乔东皱眉说:“五哥,你脾气得改改,遇到事情总是这样干,容易伤到兄弟们的心。”

    “放屁,你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吗?”

    寇麒儿眼神很冷。

    陈长生传回来的消息,不论真假,会产生滔天的风暴。

    届时,不止北境生乱。

    整个华夏都将不会再平静!

    乔东还未说话。

    第三名亲兵上前说:“五爷,启动第二帝国境内的二号暗桩,需要二爷的首肯!”

    “二哥的首肯没有,他的烫金麒麟印在我这,够吗?”

    寇麒儿被乔疯子劝了一句,稍微冷静几分,转身扔出一个金色方印。

    金色方印在桌面,骨碌碌的滚动几下。

    正是一个烫金麒麟印。

    见印如见人!

    寇麒儿就是个混球。

    他早把这东西拿出来,刚才别说启用金麒麟级别以下的暗桩,就是启用北凉所属的八十万暗桩都可以!

    这方印,真的是见印如见楚岚。

    很明显,楚瘸子这个家伙,离开北境前,将这东西留给寇麒儿。

    第三名亲兵果断道:“属下遵令!”

    安插在第二帝国的二号暗桩,具体身份,无人知道。

    从暗桩序号上就能看出,这位暗桩绝对不简单。

    乔东皱眉:“你觉得第二帝国,可能借机发难?”

    “我不在乎可不可能,除了我军部百将,外人我一个不信,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没有友情,我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而不设防!”

    寇麒儿话语冷酷无情。

    或许在他心底,除了北凉所属的同袍,对于外人一个都不信。

    更别提境外各国了!

    为了足够的利益,境外虎狼敢发起任何战役。

    所以寇麒儿谁都不信,只信奉手中刀。

    只不过消息在传回北境后,又传回了京都,传遍了京都。

    在天色拂晓之际。

    五大指挥使收到消息后。

    小憨憨在华东,直接给吓哭了,很没出息的连滚带爬的登上直升机,二话不说就乘坐直升机前往汴京。

    别看小憨憨没出息。

    他和宁北一起在北凉军校长大,衣同穿,食同吃,小时候俩人形影不离。

    只不过小憨憨,小时候老惹祸,都是宁北护着他。

    一直护到燕归来长大成人!

    小憨憨没亲人的,就算有个亲人,亲哥燕南天从小被北凉秘密培养,常年见不到面。

    所以小憨憨把宁北,当成唯一的亲人。

    他听到宁北陨落,真的很没出息的被吓哭了,嗷嗷叫着要去汴京。

    那鬼哭狼嚎的声音,把华东地区的各大门阀世家,都快吓尿了。

    几乎各家都是胆颤心惊,心里估摸着都在骂燕归来,这个瘪犊子又闹什么幺蛾子呢!

    每次小憨憨不按常理出牌,最后遭殃的都是华东六省的各大世家门阀。

    大家都怕他啊!

    暗杀又不敢。

    谁敢动小憨憨啊,那是北凉王的弟弟。

    动了这个小瘪犊子玩意,弄不准,北凉军集体南下,能荡平所有门阀世家。

    到时候大家都必死无疑。

    同一时间,华北虎慕臣,还有华西的西陵侯郭白枫,都在赶往汴京。

    北凉王陨落的消息,一夜之间席卷整个国内。

    门内各大门阀世家,全部懵了。

    宁北就这样死了?

    这不能吧!

    门阀序列几乎都不敢相信。

    这消息如果是真的,那就真的太好了。

    对于他们门阀和世家序列而言,简直足以高兴好几年的消息。

    可是在这座京都城。

    不知道多少大人物,被这条消息给惊醒。

    吕道尘的住所。

    有暗部强者紧急到来,悄然跪到门外。

    “何事?”吕道尘缓缓起身。

    暗部强者嘶哑说:“禀吕相,北王、北王……”

    这人结结巴巴许久,愣是不敢说。

    吕道尘幽幽叹气,穿衣起身:“真是不让人省心,又惹祸了?”

    “北王……陨落了!”

    暗部强者低着头嘶哑说着。

    屋内的吕道尘,整个人如遭雷击,站在原地,足足半晌没回过神。

    嘭!

    他轰破了木门,赤脚走出来,白发狂舞,整个人弥漫着骇人杀气,死死盯着眼前的暗部强者,嘶哑说:“你、说、什、么!”

    “吕相,保重身体啊,北王陨落,暗部正在密查,已经调往人手前往嵩山。”

    暗部强者察觉到不对劲,正好抬头。

    结果吕道尘一口逆血,硬生生喷了他一脸,整个人如同苍老二十岁。

    就如同大限将至的老人。

    大悲之下,吕道尘差点没昏死过去。

    暗部强者惊怒起身搀扶:“吕相,您怎么样?”

    “怎、怎么可能,北王怎能陨落?”

    吕道尘难以置信,喃喃说:“北王若死,你暗部所属,六万九千三百七十一人,都给北王陪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