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91章 我还未放在眼里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横策盛怒的原因,就是先前他巅峰时期。

    这座千年古刹的老秃驴,连个屁都不敢放。

    在他们山门前激战,连句话都不敢说。

    屁不敢放,话不敢说的人。

    如今竟然趁着李横策重伤,宁北伤势复发之际,跳出来作乱。

    那铜钟大吕的声音,可是阴毒无比。

    让正在压制伤势的宁北,唇角再度溢出一丝鲜血。

    分明是不想让宁北恢复啊!

    受影响最重的人,就是尹永安。

    原本油尽灯枯的身体,壮气的过程被惊扰打断,气逆八脉,足以让他瞬间暴毙。

    宁北豁然起身,眼神迸发冷光,单薄身躯,布衣无尘,此刻无风自扬,一股极强劲力散发,落在尹永安身上。

    帮他调理自身,理顺逆气,调养身体。

    此刻的尹永安,脸色苍白如金纸,犹如风中残烛,生命随时都要走到了尽头。

    宁北的伤势更重!

    隐疾复发的原因,并不是先前引动紫气帮尹永安疗伤。

    最大的原因,是宁北全力施展了术字技和符字技,与阴阳人全体开战。

    平日里,宁北根本无法动用全力。

    过半精力,都镇压体内隐疾。

    今夜一战,宁北体内的阴寒力量,完全爆发。

    若是给他时间,必然能强行压下阴寒之力。

    阴寒力量犹如跗骨之蛆,极难清除,而这股力量的主人,当初可是无限接近绝巅的人物。

    可惜最后,被宁北斩于刀下。

    否则若是普通绝巅,如李横策之流,想要在宁北身上留下隐疾,无疑是痴人说梦。

    宁北疗伤恢复阶段被惊扰,还要分神保住尹永安的命。

    导致他的身体状况,隐疾完全爆发,彻底恶化!

    最终导致这一切发生的人。

    就是少林这群秃子。

    尹永安并非傻子,抬手反攻宁北,竟然把人一掌逼退。

    “哥,你做什么!”尹素衣清澈眼睛难以置信。

    今夜的变数,太多了。

    尹永安唇角溢血不止,低沉道:“宁哥,我这副身体,原本就是油尽灯枯,如今又遭反噬,神仙难救,你带素衣赶紧走,这群秃驴,没安好心!”

    “北凉军自建立以来,从未有过丢弃同袍的先例。”

    宁北为军主,更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这种生离死别的场面。

    宁北这一生,最为反感这一幕!

    尹永安的命,宁北不止一次说过,不惜代价也要保住!

    他的命,神仙难救又如何。

    宁北来救!

    尹永安让宁北离开,是看出他体内的伤势,已经全面恶化。

    此刻,宁北浑身上下,出现一层淡淡的蓝色冰屑。

    伤势由内而外的爆发。

    体表的异状,已经呈现。

    体内的伤势,恶化程度,怕是超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宁北对于伤势的恶化,竟然选择了放纵的态度。

    少林的老和尚,不想宁北恢复伤势?

    那就不恢复!

    将来的后果,少林承受不起。

    只不过眼下,宁北转身瞥向李横策,薄唇微动:“李绝巅,我给了你时间,考虑的如何?”

    “什么?”

    李横策愣住了。

    他猛然明白,宁北让他考虑的事情,就是阴阳人臣服于北凉军旌旗下。

    不臣服,便是对阴阳序列赶尽杀绝。

    李横策难以相信,这都什么时候了!

    宁北体内隐疾,完全爆发了。

    少林那群秃驴,居心不良。

    宁北竟然还在针对他们阴阳序列的人。

    “北王大人,少林的秃驴,居心不良,以佛音惊扰你,让你伤势加重,其心可诛,我们联手,才能全身而退。”

    李横策想要岔开话题。

    但也是实情!

    宁北负手轻笑:“少林虽是宗派序列的泰山北斗,不过,我还未放在眼中!”

    话语中的自负。

    让李横策顿时哑然。

    他没想到,宁北伤势恶化到这一步,依旧傲骨铮铮,不屑于与他联手。

    可李横策又岂会知道。

    宁北虽年少,立于北境,可是能直接与八国对话的人物!

    一人硬撼一个国家。

    宁北做得出,更能撼的动。

    所以。

    嵩山之巅的这座少林古刹,金戈铁马的宁北王,还未放在眼中。

    “现在回答我,阴阳所属,是否臣服于我!”宁北薄唇微动。

    李横策咬着牙说:“北王殿下,阴阳所属,不臣服任何人……”

    话未说完。

    嘭!

    宁北要听的不是这个,身影如鬼魅,右手负于身后。

    仅仅一掌落下!

    李横策胸前,如遭重击。

    他胸骨塌陷,眼睛暴凸,布满血丝,口吐鲜血倒飞十余米。

    宁北脚尖微动,如影随形,很平静再度询问:“臣服,或者死!”

    “北王殿下!”

    李横策无法接受啊!

    阴阳序列传承悠久,从古自今从未向任何人臣服者。

    看看阴阳人的宗旨。

    活人京都管,死人他们管。

    何等的威风霸道!

    形同分掌天下!

    从古自今,都是如此,在古代时期,阴阳序列就如同神权一样。

    如今,宁北却要他们臣服。

    阴阳序列岂能接受啊!

    唰!

    宁北腰间,北王刀出鞘,漠然贯穿李横策腹部,再度将他钉死在一颗参天大树上。

    “而今华夏,容不下游离在国法之外的人!”

    宁北的话语很轻。

    仿佛体内的隐疾爆发,完全不影响宁北吊打李横策。

    李横策近乎半废,被钉在大树上面。

    宁北迟迟未杀他。

    要的是阴阳序列所有人臣服!

    这是李横策的最后一次机会。

    若不臣服,不仅他要死。

    从今夜开始,天下所有阴阳人,都要遭到五大总组和北凉军的绞杀。

    游离在国法之外的特殊人群。

    宁北容不下!

    此刻,在少林寺门口。

    久闭的山门,而今缓缓开启了。

    身穿袈裟的老僧,带着上百位棍僧,一同走了出来。

    老翁宝相庄严,双手合十,看着山外遍地横尸,都是千名阴阳人的尸体。

    他悲天怜人说:“我佛慈悲,短短一夜,在我佛门圣地前,竟造下此等杀孽,你们皆是罪人啊!”

    “放屁!”

    沉默寡言燕南天,此刻转身锐眼冷喝。

    连京都都不敢说宁北有罪。

    阴阳序列这么多人,全部死于宁北之手,李横策不敢说宁北有罪。

    门阀、世家两大序列的人,也不敢说宁北有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