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67章 凉亭内,谁在抚琴?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素衣不敢收,这份重礼,我一个女孩无法承受。”

    尹素衣轻轻摇头。

    她认出了金麒麟。

    踏云金麒麟,北凉军的旌旗标志。

    她尹素衣虽然是尹字门阀的人,怎么会认不出,这就是踏云麒麟官袍啊!

    以此为衣,必是北凉王!

    还有这把刀,应该就是北王刀吧。

    尹素衣轻声说着。

    宁北盘膝而坐,修长手指轻轻抚动琴弦,传出悦耳动听声,轻笑:“以前在凉山,香香姐也有一面古琴,名为兮凤!”

    “天啊,兮凤琴,大唐琴圣李淑君所留,失传了过千年啊!”

    绿雅都惊呆了。

    宁北轻声说:“我七岁那年,初到凉山,家中遭遇大变,以为父母亲人都不在人世,心中满是仇恨,对所有对我的爱护,都视而不见!”

    “包括香香姐,她对我的关心,那一年我都视而不见,包括她的兮凤琴,被那年的我毁掉,她未曾说我一句!”

    “只是说了,一件外物,毁了便毁了!”

    “自此,她再未抚琴!”

    ……

    宁北薄唇微动,轻声叙说以前的往事。

    幼年不懂事,曾经伤害了最关心自己的人。

    等长大后,却发现已经追悔莫及!

    这件事,宁北耿耿于怀!

    时至今日,他亲口说出,证明内心依旧无法释怀。

    或许香香姐已经忘了,可宁北没有忘记。

    一句话,没有香香姐,就没有如今的宁北王!

    没有单香香,就没有今日功盖华夏的北凉王。

    只有活在仇恨中的傻小子。

    对于单香香,宁北一直把她当做姐姐,最亲的身边人。

    当初宁北知道单信在南国暴露,不惜虎啸汴京,孤身越境杀入南国境内,也要接单信回来。

    其中,怕就是因为单香香!

    此生,宁北欠她的。

    宁北一生做事,不欠任何人。

    唯独欠她的!

    欠这位香香姐的,宁北余生都会照顾她弥补她。

    先前宁北在凉山,就想带单香香离开,离开漠北,出来看看古都汴京,看一看外界的繁华盛世。

    可单香香终究因为老军主叶凡的话,而留在了凉山。

    尹素衣葱白玉指轻撩耳垂秀发,说:“这位香香姐,能让您魂牵梦绕,一定很美!”

    “比你美!”

    宁北轻声说完。

    尹素衣目光略微呆滞。

    绿雅气得直跺脚:“臭直男,不会说话就别说了,你会抚琴吗?”

    “外面一堆人,谁想听你讲故事,真能墨迹!”

    外面瘦削男子说完。

    他的挑衅,以宁北的心性,倒也不会过于在乎。

    你觉得翱翔云霄的万米真龙,会在乎蛙鸣吗?

    偏偏瘦削男子不知死活,冷笑:“谁知道你嘴里的香香是谁,怎么会有素衣漂亮,该不会是某些穷乡僻壤的土鳖村姑吧!”

    话语一出,引起哄堂大笑。

    宁北静静坐着,修长手指轻轻浮动琴弦。

    嗡!

    一道琴声响起,化作无形波动,迅猛如电,划破窗帘,化作无形刀光。

    唰!

    琴声化刀,瞬间穿过瘦削年轻人的胸膛。

    鲜血飞溅!

    这一幕惊变,让所有人一愣。

    瘦削青年的笑声,戛然而止,低头看向胸口,整个人脸色苍白如金纸,吐出一摊鲜血,整个人遭遇重创。

    一时间场面骚乱。

    穿着阿玛尼运动服的青年,惊恐说:“无形力量击伤,这是劲力外放啊!”

    “劲力外放,封王战法!”

    “有封王人物!”

    ……

    场面顿时失控,所有人都惊呆了。

    有封王人物出手!

    是谁?

    一时间,人人自危。

    这就是封王武者的震慑力,隐藏于暗中,不到封王级,你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封王以下,皆为蝼蚁啊。

    尹素衣俏目透着震惊,知道这一切是宁北做的。

    她樱唇轻启:“通过琴声将劲力外放,你怎么做到的?”

    宁北未曾回答,缓缓闭上眼睛,双手抚琴。

    优雅琴声响起。

    音律动听,抚平了所有人心中的恐惧,让人心安。

    紧接着,宁北用琴声传递自己的情感!

    外面的人,没见过单香香。

    今天,宁北便让他们见见。

    以琴声传递自己的想法情感,让所有人都能触及到心中所想,感受到那美好的一面。

    这就是音律一道的初衷。

    可想要做到这一步。

    那得是琴道大宗师!

    何为琴道大宗师?

    封王级的琴师。

    宁北浮动着琴弦,潇潇琴声不绝。

    尹素衣缓缓闭着眼,感受琴声中的意境。

    她看到了!

    琴声当中的那一幕,那是漠北!

    黄沙漫卷西风,一望无际的八千里疆土,千里无杂草,百里无人烟。

    荒芜,死寂!

    没有任何生机。

    唯一有的便是那黑衣精锐,黑色旌旗为先,印着烫金麒麟图,一望无际的黑色方阵,胯下皆是骑着大马,纵马高歌,席卷漠北八千里。

    人人穿黑衣,胸秀北凉刀。

    每一人面戴黑巾,遮住口鼻,任凭黄沙席卷天地间。

    北凉铁骑纵横漠北,无人可挡!

    这就是镇守北境的北凉军。

    我华夏最强天团!

    放眼全球,无人可挡北凉军刀锋。

    刀锋所指,所向睥睨!

    无敌于天下。

    这一幕通过琴声传递出去,伴随着北凉十大狠人出现。

    身上气质各不相同!

    长生王,陈长生的霸道风采!

    宁北以琴声凝造出,浮现在每个人心中,皆被其震慑。

    北凉军二号人物,楚岚。

    五大天王之首的楚天王,身上带有一股书卷气,身后是我北凉军第二军团十万儿郎,默默站在身后。

    紧接着是白衣杀神秋雨亭!

    十大狠人一一露面。

    气质各不同,宁北以琴声,让他们出现在每个人心中。

    音律一道,不容小觑!

    琴声当中,蕴含金戈铁马之气,更有北凉军刀的杀意。

    还有北凉百万儿郎的战意!

    当这股气势爆发,宁北琴声急骤,犹如狂风暴雨。

    顷刻间,全场所有人皆是脸色苍白,皆是被琴声中的恐怖杀意,意境中的百万雄师所震慑!

    全部脸白无血色,全部口吐鲜血,爆退离开凉亭四周。

    有人惊怒吼道:“凉亭内的人是谁?”

    “谁在抚琴?!”

    风家庄园中,有强者迅速逼近此地,惊怒无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