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64章 白衣少年,当世奇才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老保安在前面带路,有些谨慎说:“陈师傅,我给你说啊,一道晚上,那阴风刮着可凶了,鬼狐狼嚎的老吓人了!”

    “你晚上没看到其他东西?”

    陈瞎子问了句。

    老保安有些脸红:“不把您笑话,天一黑我就关门蒙上被子睡觉,谁叫我都不理。”

    说完。

    他似乎想起什么,小声说:“前几天工地上干活的人,有人说在晚上能看到红色影子飘来飘过!”

    “哥哥,我想回家!”

    宁果果可怜兮兮的。

    宁北哑然失笑:“中原,送果果回去。”

    “好!”

    张中原弯腰抱起小姑娘,捏着她的小鼻子,眼神中满是溺爱。

    他们这群大老爷们,对小果果也是宠溺的很,当做自己妹妹看待。

    陈瞎子轻叹:“看来只能等晚上解决了。”

    “无妨,现在也能解决!”

    宁北说完。

    他右手负手,身上白衣微微舞动,微抬左手,闪烁着电花,霹雳咔啪的。

    封王八技,术字技!

    唯有陈瞎子耳朵微动,感觉有些不对劲问:“小哥,你在做什么?”

    “他好像在画符,有电光!”

    老保安傻眼了,如同看魔术一样,原本没在意宁北这位年轻人,以为是陈瞎子的小徒弟之类的。

    可是他不明白,宁北才是这里最可怕的人物。

    陈瞎子一惊,做出判断说:“虚空画符,这……”

    “九十九道五雷符,布满四周,今晚别让人进来,若有邪祟,只要出现,必然形神俱灭。”

    宁北负手离去。

    陈瞎子震惊追赶说:“您是天师府的人?”

    “不是!”

    宁北并没停留。

    可陈瞎子连忙说:“小哥,这样做是不是过于狠辣,这个地方若有邪祟,生前一定是蒙受大委屈,不问缘由,将让其形神俱灭,有伤天和吧?”

    “人死如灯灭,尘归尘土归土,任何邪祟,胆敢作乱,不问缘由,一律形神俱灭!”

    宁北的话语冷漠无情。

    这便是北王行事风格!

    邪祟作乱的影响,比武者作恶还要大。

    北凉序列的任何人,遇到这种事,都是一律抹平,不留痕迹和后患。

    陈瞎子站在原地,最后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劝不住这位少年!

    因为这位少年,太神秘了!

    身载国运的大人物,手中的重权,超乎常人想象。

    而且今天,他更是虚空画符。

    这是失传的古术士啊!

    传承都断了千年!

    而今没想到,竟然重现人间。

    在宁北走了以后。

    陈瞎子留下原地,沉默了很久,随着夕阳西落。

    在天黑降临前,他下了决定,破坏了宁北留下的手段。

    宁北虚空画符,没有媒介,一道道无形的痕迹,笼罩整个工地。

    九十九道五雷符,其实就是一座符阵!

    一旦此地阴煞气息爆发,不管有什么东西,都会被五雷符瞬间摧毁。

    陈瞎子累的满头发汗,破坏一部分五雷符,就站在这里,似乎等待黑夜到来!

    老保安早就溜了,远离这片地方。

    随着夕阳消失,夜色悄然笼罩大地。

    这片工地,地基都没打好,已经停工数天,一股股阴风席卷大地,带有刺骨的寒意。

    现在的季节,夜风堪比寒冬腊月的天气。

    阴风起,则鬼哭狼嚎的狼嚎的声音响起。

    隐约可以听到,有女孩的凄厉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这里以前是乱葬岗,埋葬了不知道多少有冤屈的人,完全无法统计。

    人死后的怨气,融入阴煞气中,化作时隐时现的执念。

    普通人看到后,不懂其中道理,必然被吓到,民间称呼为厉鬼等等。

    不过是执念或者怨念罢了!

    这类东西,如果成了气候,的确能伤人。

    不过多数都成不了气候,而且在大白天也根本看不到。

    所以古人才会说,大白天撞鬼,那可真是邪了门了!

    此刻,陈瞎子幽幽开口:“尘归尘,土归土,若有放不下的事,尽可给老朽说说,老朽虽年迈,但也能尽一份绵薄之力!”

    他的声音,在工地上响起。

    在这黑夜中,真的出现了红影,时隐时现,好似穿着红裙的女孩,眼神很冷,不带有任何情感。

    随着工地上阴煞气越重,她的样子就愈发清晰。

    陈瞎子站的方位,正是五雷符阵被破坏的一角。

    算是一条生路!

    可惜他终究低估了宁北。

    也低估了宁北留下的手段!

    汴京第一中学,是宁果果上学的地方。

    宁北怎么能容忍邪祟在这里作乱,就凭这座工地的阴煞气规模,看似恐怖。

    可对于宁北而言,一道五雷符足够了!

    但却布置下九十九道五雷符。

    摆明了要彻底解决这里的祸端!

    陈瞎子站在原地,他自作主张,开了一条生路。

    在工地上的阴煞气息,到了晚上,明月高挂之际。

    终于彻底爆发了!

    阴风呼啸,让人毛骨悚然。

    那个红色影子,也越加清晰,向陈瞎子飞来。

    偏偏在这一刻!

    陈瞎子想要渡人,得看宁北留下的手段愿不愿意。

    咔!

    一道明亮的光芒,长达十米。

    犹如一条银色蟒蛇,十米的小闪电,却有两三层楼那么高,悍然落下!

    这是第一击!

    轰的一声落在地上。

    工地上的浇筑的水泥,在阴暗潮湿状态下,并没完全凝固。

    轰然一声,出现洗脸盘的焦坑。

    周围阴煞力量,瞬间溃散!

    这仅仅是个开始。

    一个呼吸间,宁北留下的手段,绽放了九十道璀璨光芒。

    这笔当初楚岚施展五雷符,更加恐怖骇人!

    九十道闪电,落于工地上。

    犹如炸弹洗地,瞬间清空全场。

    在这个夜晚,汴京第一中学的工地,亮如白昼。

    银色的闪电,洗涤了所有罪恶。

    所有阴煞气息,全部荡空!

    寸草不留!

    原本刚挖掘好的地基,搭建了栏板等物,全部化为齑粉。

    一切烟消云散!

    这便是宁北王留下的手段,摧毁了一切。

    宁果果上学的地方,宁北作为哥哥,容不下这里的邪祟,必然要荡除一空。

    陈瞎子站在原地,眼睛虽瞎,可感受到外面的动静,脚下泥土传来微弱的酥麻电力,意识到是五雷符席卷了这方天地。

    他轻叹:“白衣少年,当世奇才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