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62章 新校长周沐橙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宁北的俊俏样子,自十七岁封王后,便没有任何变化!

    不是青春永驻!

    而是封王人物,可活三百年,面容衰老的比常人慢很多。

    胡建山冷声道:“我看你年纪,充其量不过十七八岁,北凉军的军主何等人物,哪会像你这样轻浮!”

    “你可知道,假冒北凉军部将领,是需要担负法律责任的!”

    胡建山的话,透着几分厉色。

    他内心不愿意相信宁北的身份!

    这要是北境的王,今天他们在场所有人,都难逃严惩。

    胡建山说的话,让宁北不由笑了。

    多少年了,从未有人说过一代北凉王举止轻浮!

    宁北的从容气质,可有半点轻浮之气?

    张中原锐眼如电:“举目放眼天下,何人敢冒充我北境的王?”

    这话很自负。

    可不无道理啊!

    一代北凉王,放眼整个华夏,谁敢冒充?

    冒充的下场,就是死!

    胡建山顿时愣住了。

    偏偏下一刻。

    张中原转身如虎啸,声音冷冽:“中原禁卫何在?”

    “中原禁卫,全体同仁,拜见军主,参见指挥使!”

    校外二百余名禁卫,凉刀皆出鞘,每一个坚毅的面孔,虎目透着冰冷杀意。

    中原禁卫皆是北凉军退役的将士。

    虽然任职中原总组。

    可是,他们继承了北凉军以杀伐为守护的理念!

    中原禁卫,骁勇善战,能精于杀伐!

    北王出行,身边必有护卫。

    北凉禁卫不可轻动,宁北下了死令,留在北境,协助北凉军提防境外八国。

    御史慕容华他们,就调中原禁卫驻扎在宁家庄园!

    必要时刻,这些禁卫都能赴死断后,护宁北无恙。

    但凡我北凉男儿,只要宁北下令,皆甘愿赴死!

    北凉的军主,便是全体儿郎心中的信仰。

    宁北离开教室,深邃眼睛注视着校门外的禁卫,薄唇微动:“学校,厚载国运之地,不是藏污纳后的场所,将他们拿下,严办!”

    “是!”

    张中原当场出手。

    胡建山惊惧:“你不能随意处置我!”

    “不能?今日就算斩你,天下人,也不会指责我北凉序列半句!”

    张中原左手拎着胡建山,右手拎着厉鸿图,直接带走这二人,交给有关部门。

    等待他们的,必将是严惩。

    宁北王亲自过问这件事,不论交给谁来办。

    到最后,都得给宁北一个交代!

    整个备课室,寂静无比。

    周沐橙清澈眼睛,不由偷偷看着宁北的背影,肩扣黑色披风,那惟妙惟肖的踏云麒麟,气质高贵,却又不怒自威。

    这便是北凉军的标志啊!

    以北凉金麒麟为袍,普天之下,只有一人可以。

    必然是北凉王!

    周沐橙也没料到,宁北的来历这么恐怖。

    本以为这位白衣少年,是北凉军的高层将领,谁知竟是北凉王。

    宁果果这个小丫头,到现在也不懂她哥哥,究竟有多恐怖!

    一句话评价。

    北凉王,位极人臣,年少高位,手握重权!

    凉王若怒,则百国胆寒!

    我华夏的启明星,未来身载国运之人,身为地位没你们想的这般简单。

    宁北转身柔声轻笑:“沐橙老师!”

    “啊?”

    周沐橙回过神来。

    宁北开口:“汴京第一中学的校长,由你来担任怎么样?”

    “这、这怎么可以!”

    周沐橙顿时愣住了。

    她才大学毕业,三个月实习期还没过呢。

    还没转正,正式教师都不是,一跃好几级成为校长?

    这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宁北轻声说:“学校是厚载国运之地,我觉得你更适合担任校长,新的通知,我会让人一个小时内送来!”

    “我不行啊!”

    周沐橙焦急的想要拒绝。

    宁北淡笑间,牵着小果果的手,兄妹二人离开教学楼。

    这件事不容周沐橙拒绝。

    宁北说的算!

    说周沐橙是新任校长,那就是新任校长。

    不需要质疑!

    在教学楼下。

    张中原开口:“胡建山两人已经送往教育有关部门,必然会严惩。”

    “你去打个招呼,汴京第一中学的新任校长为周沐橙。”

    以宁北的权势,对于这种小事,只需要一句话而已。

    张中原转身通知汴京组,让萧远山派人去做这件事。

    汴京组亲自督办,绝对不会出差错。

    只不过在这座教学楼前,一位头戴毡帽,穿着朴素衣服,脚踩黑色小布鞋的老翁,已过花甲之年。

    老头白发苍苍,带着墨镜,拄着黑色拐棍,好像是个瞎子。

    他缓缓到来,开口道:“请问胡建山校长还没下来吗?”

    “人被逮走了,你找他啥事?”张中原眼睛微眯闪过冷光。

    对于陌生人,张中原习惯性保持着警惕。

    老头顿时叹气:“唉,终究是天意难违啊,昨天老朽便告诫过他,一定要谨言慎行,思而后动,否则必有牢狱大灾!”

    老头神神叨叨的。

    张中原浓眉微皱:“算命的?”

    “老朽姓陈,人送外号瞎子,这位大人称老朽为陈瞎子即可!”老头摘帽弯腰行礼。

    张中原来了兴趣:“大人这种称呼,可不能乱喊!”

    “老头眼瞎心不瞎,大人身躯厚重如山,有气吞山河的猛虎气概,单单这份气魄。”

    “从军,可官拜将军!”

    “从文,可为封疆大吏!”

    “此等人物,老瞎子称您为一声大人,您受得起!”

    ……

    陈瞎子认真说着。

    对于精通算命推演的老术士,对外人的称呼,一直很讲究。

    他们觉得,人的一生由天定。

    福缘浅薄的人,你尊称人家为大人,根本受不起,无形中折寿啊。

    那就是害人!

    所以陈瞎子说张中原受得起,那就一定能受得起。

    张中原已经封侯,重归北凉军,绝对能胜任兵团长一职。

    北凉军的兵团长,掌管足足过万人。

    授予将衔,都是很正常的。

    而且张中原先前担任中原指挥使,权重如山,负责镇压三省的武者。

    对于普通人的管辖,有当地派出所,乡镇政府等单位。

    这些不需要操心。

    中原总组的建立,专门针对武者这个特殊人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