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61章 男儿尽折腰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厉鸿图勃然大怒:“胡说八道,你们自家的孩子出现问题,就来找我,你当我是宁果果的保姆吗?”

    这幅样子,不知道内情的人,真以为他是被冤枉的!

    厉鸿图这番话的意思。

    那就是说,宁果果在骗宁北了!

    你觉得,以宁北的性格,是相信自己妹妹,还是相信眼前的厉鸿图。

    旁边一位年长的老师,缓缓开口:“宁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了?”

    “误会?”

    张中原这种老油条,最喜欢解决这种事,又冷漠道:“那就让误会持续下去!”

    “无法无天,这里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厉鸿图有些生气。

    宁北负手而立,站在窗外,不作回应。

    张中原见宁北这副态度,立即明白该怎么做,转身握住厉鸿图的肩膀。

    微微用力!

    咔!

    轻微骨裂的声音,让所有人眼皮一跳。

    厉鸿图凄凉惨叫声,响彻整个教学楼,未等他破口大骂。

    张中原左手微动,拔出腰间漆黑凉刀,抵在厉鸿图脖颈上,冰冷刀锋划破皮肤表层,流露出丝丝鲜血。

    厉鸿图脸色苍白:“你……你要做什么?”

    “问你个问题,我伤你了吗?”张中原握着战刀,杀意未曾收敛。

    厉鸿图刚刚点头,结果随着张中原眼神渐冷。

    他颤声说:“没、没有!”

    张中原收刀归鞘,翻手一巴掌,抽飞厉鸿图,漠然询问:“我打你了吗?”

    “没有!”

    厉鸿图捂着脸颊,眼神透着几分怨毒。

    正是这份怨毒之色,让宁北平静瞥去,知道这个人不能留了。

    出现这种事情,让小果果在在这里上课,必然会遭到不公正待遇。

    要么给小果果换学校,要么让厉鸿图离校!

    就在这一刻。

    一位年过五十的中山装男人,经过备课室,愠怒质问:“怎么回事?”

    “胡校长!”

    顿时,所有老师纷纷起身。

    厉鸿图不由喊道:“舅舅!”

    “我说过,在学校称呼职务,说,怎么回事?”

    胡建山眼神深处,流露出几分厌恶。

    他知道自己外甥是什么德行,干的那些脏事,迟早得出问题。

    所以胡建山其实不用问,就知道厉鸿图惹了麻烦。

    厉鸿图有些愤慨,说出事情的经过,当然不会承认他伤害了宁果果。

    胡建山皱眉道:“宁先生,对于这桩事,我们学校一定会严肃处理,你恶意殴打老师,影响极其恶劣,澳门银河平台宁果果,暂时停课,你们把人领回家,我还有事,不奉陪了。”

    简单干脆的处理结果,直接对宁果果进行了停课。

    至于厉鸿图挨了揍,可对他的处理,没有当场说出。

    说什么严肃处理,就是不了了之。

    厉鸿图捂着脸,流露出冷笑,明显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只要家长敢来闹,学校必然对学生进行停课处理。

    到了门口的周沐橙,焦急说:“校长,这样的处理结果,会不会太草率了?”

    “周老师,这是学校的处理!”

    胡建山面色微沉。

    周沐橙却说:“果果受到不公正待遇,虽然这两位先生的做法有些过激,可错出在我们学校,我们应该给果果道歉,而不是对她进行停课!”

    唯一敢说真话的人,只有周沐橙。

    其他老师,都是低下头,对这种事视而不见。

    他们心中分得清善恶。

    可惜,面对权威,敢仗义执言的人,全场男儿空负七尺之躯,不如周沐橙一个女孩。

    胡建山似乎真的有事,撂下一句话就走:“学校的决定,你一个实习老师,能懂什么,收拾东西离开学校吧,你实习期结束了,与本校的教育理念不同,预祝你找到更好的工作。”

    这老东西说话一套一套的。

    周沐橙被气到了。

    这是典型的公权私用啊。

    什么狗屁教育理念不同,说透彻点,就是因为周沐橙不和他们同流合污,就成为了理念不同。

    宁北负手轻声问:“所以说,澳门银河平台厉鸿图的处理,就这样搁浅,反而处理了一位不相干的实习期女孩,对吗?”

    “我会严查这件事,事后会严肃处理!”

    胡建山已经走到门口,回答依旧是这般敷衍。

    宁北抚摸着果儿的小脑袋,轻声说:“汴京中学,哺育莘莘学子的地方,承载国运之地,却成了藏污纳后之地,严办吧!”

    “是!”

    张中原直接领命。

    因为这些老师,都是普通人。

    宁北一直没使用过激手段,也是念及这些人是果儿的授业老师。

    可惜现在看来,这些人除了周沐橙。

    无一人配当老师!

    宁北的话一出。

    所有人愣住了。

    这小子有什么背景?

    胡建山一把年纪,冷哼:“你算什么人?”

    “北凉军宁北!”

    宁北回答了他的问题。

    在场老师微微一愣,或许觉得这个名字有些陌生,或许又隐隐觉得耳熟。

    唯独周沐橙花容失色,难以置信道:“北凉军主,北王大人?”

    “什么!”

    胡建山浑身一哆嗦。

    他真的没想到,会惹到军部的人。

    华夏七大精锐,北凉军为首。

    这是我华夏儿郎,人人皆知的事情,国防越强,国人在境外,越是没人敢欺负你。

    若是国弱,国人在外,底气不足,在境外人面前总会矮三分。

    可国防若强,人人如龙。

    在境外,谁敢欺你!

    北凉序列便是国力。

    全球境外百国,提起北凉军,有畏之如畏者,也有满脸忌惮者。

    放眼天下,谁人敢轻视北凉军!

    北凉军主,千年奇才,名满华夏之人。

    这可是军部百将之首。

    除了北凉军,其他六大精锐的人,见到宁北哪个不得称一声宁帅。

    军部以外的人,谁见到宁北不得称一声北王!

    宁北王降临这座中学,就算裁撤了所有人,汴京组所有机构部门,也不敢放半个屁!

    厉鸿图脸都白了。

    打死他也没想到,宁果果的家世,竟然这么显赫。

    堂堂北凉王,竟然是小姑娘的亲哥哥!

    事先谁能想到?

    厉鸿图要是早知道,恐怕都会巴结宁果果。

    胡建山有些怀疑,北凉军的军主,何等的大人物啊,怎么会这么年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