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53章 杀你,我不敢!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

    韩立有联系北凉军的渠道。

    但凡跟在宁北身上的人,都有联系北境的方法。

    张老头平静道:“风落雁,北凉序列和门阀序列之争,今日少主若出事,天下无人能保你风字门阀,所有后人都会被抹杀!”

    “门阀序列上百家,牺牲你风字门阀,让外人受益,这可不是门阀世家的行事风格!”

    李二苟淡然说着。

    轮椅上的风落雁,柔弱一笑:“两位前辈,不用提醒我,我今天来,只是拜访一下北王殿下。”

    “宁家明堂是接待贵客的地方,等少主忙完事情,会亲自接待风小姐!”

    李二苟平静回应。

    可是这三位封王人物,精神皆是高度紧张。

    谁有异动,都将会爆发杀招。

    风落雁会袭击宁北,而张老头和李二苟会攻击风落雁。

    微妙的关系,其实在风落雁怎么选择。

    张老头更清楚,一旦他动手,抢先一步干掉风落雁还好。

    如果失手了。

    那就是逼风落雁,必须出手,拉着宁北给她一块陪葬。

    接着气氛短暂沉闷而又压抑。

    短短半小时。

    唯一发生变化的人,就是张中原。

    他身体不断有劲力透发,不难看出,九重明劲和九重暗劲在糅合,化作最强的混元劲。

    劲力的释放,没有任何停滞感!

    两劲合一,化为混元。

    证明张中原的混元劲,已经彻底大成。

    一尊真正的九品战神。

    诞生了!

    风落雁轻声开口:“北王殿下,手段当真是神鬼莫测,短时间能帮七品战神,一举突破迈入九品战神之列,这等事情传出去,天下武者都要震惊。”

    这种手段,堪比鬼神。

    天下武者都知道,修炼没有捷径。

    每一步都需要脚踏实地。

    可是今天,风落雁亲眼看到,宁北以神奇的手段,让张中原成为九品战神!

    但,这不是终点。

    张中原的变化,在于他的双腿。

    腿部肌肉隐隐颤动,这是劲力释放的迹象。

    所有人一惊!

    这种情况,但凡是武者,都能看得出。

    腿部释放劲力,是要封侯的迹象啊。

    宁北说帮张中原封侯,绝对不是开玩笑。

    封王八技的禁忌三术。

    宁北不惜动用羽字技,若不能让张中原封侯。

    那才是笑话!

    在张中原的精神世界,根本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宁北负手而立,施展羽字技的他,白衣如雪,如神似仙的,眼神流露出冷漠之色,亲自教导张中原!

    随着时间推移,而张中原豁然起身。

    他的意识,回到自身,犹如大梦初醒。

    起身的这一刻,抬腿侧踢向身后的靶机。

    嘭!

    仅仅一腿,整个人形靶机向后仰去。

    随着滴滴声落下。

    红色的数字,醒目刺眼。

    5000斤!

    腿部爆发力,绝对释放了混元劲。

    若没有混元劲释放,单凭张中原的基础力量,根本释放不了这么强的力量。

    毫无疑问,除了双手,双腿释放劲力。

    封侯级!

    这一脚,惊艳到了所有人。

    要知道张中原,先前仅仅是七品战神级啊。

    如今,已经封侯!

    这一切的功劳,都来自宁北。

    宁北已经起身,身上的白色光芒更加刺眼,当真如同那少年谪仙。

    气质不染凡尘气。

    他负手而立,立于练功房。

    仿佛没有七情六欲!

    对于所有人视而不见,包括苏清荷。

    宁北从她面前经过,未曾多看一个眼神,看向了风落雁。

    刚才这个女孩,若有若无的杀气。

    宁北可是感受的清清楚楚,薄唇微动:“为何没动手?”

    “为何要动手?今天过来,只是为了拜访北王殿下!”

    风落雁脸上露出丝丝笑意

    偏偏宁北站在她面前,风落雁自惭形秽,不由自主产生敬畏之感,觉得眼前的白衣少年,根本就不是人!

    惊才艳艳的宁北王。

    在这一刻,当真如同谪仙啊!

    宁北负手漠然说:“全部退下!”

    “是!”

    张老头等人离去。

    苏清荷明亮眸子,不由黯淡下来,不知道在想什么,悄然离开。

    宁北的状态,明显不对!

    他先前说过,施展禁术羽字技,会付出不可逆的代价。

    羽字技,每一次施展,自身实力会大幅度增加。

    可同样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就是宁北自身,一次次产生变化,直到真正的羽化。

    羽化便是死亡!

    身体、意识永久消失。

    这种可怕禁术,宁北施展的次数屈指可数。

    当年境外八国的国主,如黎朝渊他们见过。

    时到今日,黎朝渊他们也忘不掉,宁北王如神似仙的恐怖风采。

    一人力压八大国主!

    杀崩当初的百万大军!

    造下惊天杀孽。

    现在练功房内,只剩下两人。

    宁北负手而立,漠然道:“刚才对你而言,是杀我的最佳机会!”

    “我不敢!”

    风落雁坐在轮椅上,苍白的绝美脸蛋,隐隐浮现血色。

    宁北身上的白光,让她感受暖洋洋的,仿佛能驱散她体内的病痛,让她浑身气血舒畅,脸色都变得几分红润。

    羽字技的力量,神秘无比。

    风落雁说出了实话。

    虽然门阀序列与北凉军,已经到了针锋相对的地步。

    可是到了关键时刻。

    门阀序列的武者,又有几人敢手染宁北王的血。

    敢要宁北命的人。

    又有几个?

    不怪她风落雁,最后关头不敢下杀手。

    一尊北凉王,何人敢杀!

    千年奇才,关乎国运!

    可事实上,风落雁先前没敢动手,最大的原因,怕是她心里明白,明白就算宁北在她眼前。

    她也杀不了。

    敢动手那一刻,便是她风落雁的死期。

    宁北王不是那么容易陨落的。

    施展羽字技的宁北,在外人眼中,便是谪仙。

    一尊无法撼动的神灵。

    不论谁在他面前,都会产生自惭形秽的心思。

    宁北负手漠然道:“这是你们门阀,唯一的机会!”

    “门阀序列,大小门阀过百家,我风字门阀仅仅一家之力,何以撼动当代北凉王,今天我过来,只是拜访北王殿下,别无他意!”

    风落雁轻声说着。

    她背后的省城风家,是门阀序列推出来的马前卒。

    以风落雁为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