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52章 他不是普通人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整个练功房,除了宁北,还有第二尊封王人物。

    这怎么可能!

    这尊封王人物是谁?

    是苏清荷这个白痴?

    她傻乎乎的,根本不可能。

    也不是韩立。

    那会是谁!

    苏清荷明亮眸子透着好奇:“宁小北身上咋在发光啊?”

    “苏小姐,我们还是离开吧!”

    韩立进门后就后悔了。

    他见练功房动静这么大,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加上苏清荷要找宁北,就推开门看看屋子内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韩立又不傻,意识到宁北和张中原有重要事情做。

    他想离开!

    苏清荷点头:“好吧,整天神秘兮兮的,有事情也不和我说,落雁,我们去外面等!”

    她推着轮椅,要带病态女孩出去。

    韩立瞳孔骤缩,锐眼如电,惊怒问道:“她叫什么?”

    “风落雁啊,怎么啦?”

    苏清荷认真解释。

    这是她在汴大新认识的同学,从小体弱多病,就带来让宁北替她看看病。

    韩立惊怒中,瞬间拔出腰间凉刀,刀指轮椅上的病态女孩。

    他不相信世界上这么巧。

    更不相信,汴京大学的女孩名字,会和风家那个风落雁同名同姓!

    这个轮椅女孩,绝对是风家的人。

    也就是风落雁!

    一尊封王人物。

    苏清荷生气说:“韩立你做什么呢!”

    “去宁少身边,她不是普通人!”

    韩立没凶苏清荷半句,到现在还想着保护她。

    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谁能想到,风家的风落雁,一个女孩竟然借助苏清荷的手,直接来到宁家庄园。

    这份胆量,男儿都逊色三分啊!

    门阀序列的武者,谁敢孤身来找宁北王。

    那就是找死!

    可是现在,风落雁亲自来了。

    她坐在轮椅上,绝美脸蛋浮现苍白,葱白小手拿着手帕,轻轻咳嗽:“不愧是北王身边的人,仅凭名字就断定我来自风家吗?”

    “落雁,你!”

    苏清荷目光难以置信。

    被人利用的滋味,任何人心里都不会好受。

    更何况苏清荷,经常在宁家庄园玩,知道宁北的身份,是华夏最具有传奇色彩的北凉军主。

    国内和境外,无数人想要他死。

    但苏清荷很难相信,她在汴京大学认识的柔弱女孩,竟然是一个武者。

    而且风落雁还利用她,接近宁北!

    苏清荷不免有些崩溃,质问:“你怎么可以这样!”

    唯独风落雁轻笑:“我从未隐瞒什么,我的名字,我的来意,一切如实相告,是你甘愿带我来的,我从未强迫你!”

    很平静的话语,让苏清荷生气中无法辩驳。

    她终究是还是太天真!

    风落雁这个人,久病成妖啊!

    她若有心接近苏清荷,别有所图的话。

    苏清荷根本不是对手。

    门阀序列的优秀子弟,没有泛泛之辈。

    从小生长的环境就不同,门阀年轻一代的子弟,也是明争暗斗。

    这种环境成长起来的人,哪有善茬啊!

    风落雁接近苏清荷,目的就是来宁家庄园。

    很明显,她的目的达到了。

    风落雁说自己常年体弱多病,没有撒谎。

    她说自己,想寻国医为自己治病。

    也没有撒谎!

    唯独隐瞒了,她自身是封王级武者的事情。

    苏清荷也仅仅把她,当做汴京大学的普通同学,从未想过风落雁是一名武者。

    更是一名门阀武者!

    风落雁静静坐在轮椅上,眸光不由看向浑身散发白芒的宁北王。

    宁北施展羽字技,在帮张中原突破。

    两人精神高度集中,无法收手。

    换句话说,风落雁想杀宁北和张中原,完全就在一念间。

    她封王级的实力,近若咫尺的距离。

    只需要一击,便能给宁北带来致命伤。

    说实话,风落雁不经意间,身上浮现一丝杀意。

    尽管这丝杀意很轻!

    但宁北不可能察觉不到。

    风落雁只需要出手,就能让千年奇才北凉王陨落!

    从此,门阀世家的心腹大患,就能根除。

    北凉序列,没有这位军主!

    群龙无首,再无可惧。

    如果说风落雁,没有一丝一毫杀宁北的心,完全不可能。

    她动了杀心。

    偏偏没有动手。

    韩立手握凉刀,浑身释放着杀意。

    他身上的杀意,便是示警!

    张老头和李二苟瞬间察觉到,皆是一念间,闪身急速降临练功房。

    两尊封王人物到来,释放骇人杀气。

    张老头浑浊眸子,浮现冷冽杀机,手握三尺铁剑,意欲出手。

    风落雁未曾回头,薄唇微动:“张都督,留步!”

    这句话便是震慑!

    张老头和李二苟敢动手。

    风落雁便会抢先一步,对宁北和张中原狠下杀手。

    都是封王人物,知道这么近的距离。

    杀人不需要一秒!

    惊鸿间,便能取人的命。

    张老头缓缓说:“退出练功房,我保你无恙离开汴京!”

    “怕是离开练功房,就是我身死之日,今天来,本来是想拜访北王殿下,可没想到,碰巧看到这一幕。”

    风落雁的杀意,时强时弱。

    证明她的内心,不像表面这么平静。

    眼下是杀宁北王的最佳机会。

    百年难遇的机会!

    错过了,或许今后都不可能再有。

    杀了他,门阀序列的大敌,就能彻底被铲除!

    同时风字门阀的血仇,也能得到洗刷。

    可风落雁迟迟没有动手。

    原因不外乎一个。

    手染凉王血,这件事她风落雁背不起!

    别说她,整个风字门阀都背不起。

    宁北一旦陨落,需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盛怒的北凉军,势必南下。

    更重要的是,宁北已经被确定,于泰山之巅加封,身在国运。

    北凉军主若是陨落。

    国主势必震怒!

    届时,风字门阀上下,一个人都别想活。

    不论是明面上的,还是暗地里的风字门阀后人,都将会被京都方面斩尽杀绝。

    北王若死,一家门阀背不起。

    这就是风落雁犹豫的理由。

    北凉序列和门阀序列,水火不容。

    她若动手,整个风字门阀,满门上下一个人别想活。

    受益的是其他门阀,是所有世家。

    唯独风字门阀,都承担一切后果。

    风落雁的杀意,若有若无。

    张老头漠然道:“小立,联系北凉军,一个小时后,若无消息,北凉十大军团全部南下,刀指汴京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