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33章 绝巅吕道尘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六旬老头抵挡两名凉王铁骑攻击。

    两个方向的攻击,让六旬老头不敢大意,全神贯注面对这两把凉刀。

    激战不过五六秒,六旬老头左臂被划伤。

    伤口深可见骨,鲜血飞溅。

    让他身躯微微晃动!

    仅仅这一个破绽,足够致命了!

    第三名隐而不动的凉王铁骑,左手持凉刀,悍然杀来。

    相聚十三米的距离,连半秒钟都用不了。

    凉刀为先,贯穿六旬老头肋下,刀锋贯穿他的心脏。

    六旬老头浑身如遭巨震,口中吐出鲜血,目光死死盯着站在他身侧的凉王铁骑。

    他眼神似有不甘!

    可这名凉王铁骑,眸子冷漠无情,果断拔出凉刀,刀锋不断滴落着鲜血。

    堂堂封侯级人物,身躯轰然倒地,眼睛圆瞪,似乎死不瞑目!

    凉王铁骑以战神境,格杀了封侯人物?

    越阶杀敌啊!

    在现代武者中,近乎成为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凉王铁骑做到了。

    吕道尘亲眼目睹这一幕,轻声说:“北境的底蕴,有些恐怖啊!”

    凉王铁骑这股力量。

    而今第一次,出现在京都。

    便要杀穿一座门阀。

    当真是过于恐怖!

    风字门阀七名封侯人物,相继被斩杀于草坪上。

    凉王铁骑七十二人,无一人负伤,身上弥漫的铁血杀伐气,混若一股,仿佛更加骇人。

    他们相继归队,七十二人左手持刀,脚踏柔软草坪,肃杀气弥漫。

    今夜,杀穿风字门阀!

    封王人物不出手,无人能压制凉王铁骑。

    “都给我住手!”

    吕道尘知道,这场乱局必须制止了。

    他轻叹一口气,眼神浮现果决之色,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荡漾开来。

    这股气势如同山岳,重逾千钧!

    和以往吕道尘的气息,完全不同!

    吕道尘脚尖离地,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发了!

    气势如天,撼京都!

    一代相国吕道尘,今夜必须阻止这场乱局。

    更要阻止北凉军和门阀之争。

    双方理念不同,无法共容。

    各有问题。

    但绝对不能兵戎相见。

    为此,吕道尘不再压抑自身,全面释放他的气息。

    这股气势席卷整个风字门阀。

    所有人脸色煞白,被压制的隐隐直不起腰。

    袁天奉住手看来,看向衣服舞动的吕道尘,震惊道:“绝巅威压?”

    话语一出。

    全场寂静。

    吕道尘这个老贼,已经到了绝巅之境?

    那他当初,为什么被张老头一剑击伤。

    原因只有一个。

    吕道尘也没料到,张老头颓废四十年,自身实力还增长到九品顶尖封王级,而且更是隐隐要以剑入绝巅境。

    加上吕道尘有愧于张老头。

    所以当初那一剑,他吕道尘认了!

    他吕道尘贵为吕相,百臣之首,镇守京都,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吕相之怒,极其可怕。

    威压席卷之下,所有人全部都被压制,只能罢手,全力应对这股威压。

    一人压制全场。

    吕道尘一步跨出,凉王铁骑七十二人被迫止步,释放铁血杀伐气,应对这股威压。

    不过吕道尘没出手。

    他敢出手抹杀凉王铁骑,便是和北凉结下死仇。

    宁北便敢出手,干掉他背后的吕氏满门!

    吕道尘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张老头和风铁岭二人身上。

    这俩老东西都是九品封王,实力可不弱。

    唐装破烂的风铁岭,冷冷说:“真没想到,你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

    “我位居百臣之首,肩负天下黎民苍生的众望,是上苍开了一线,让我顿悟,窥探到一点绝巅之道罢了!”

    吕道尘一声轻叹。

    饶是他当年天资纵横,可是卡在九品封王境多年。

    始终无法窥探到绝巅境的路!

    绝巅道,已经断了传承。

    完全是空白,后人只能靠自己顿悟修行。

    吕道尘并非靠自己,而是靠华夏国运,明悟到一丝绝巅之道。

    是他位居吕相之位,肩负天下黎民苍生的众望。

    无形中,上苍给了一线机会罢了!

    有些事情,无形无状,却又真实存在。

    就如同京都这边的安排,让宁北的封冠加冕礼,在泰山封禅大典中举行,为他加封,引来国运加身。

    身载国运,便是求上苍开一线。

    助我华夏北凉王踏入绝巅境。

    这种冲破瓶颈的办法,自古便有,而且几乎没有失败的。

    同时这种机会,极其珍贵。

    一个时代,只能有一人加封!

    身载国运的天之骄子,同时代只能有一个。

    一旦加封过后,身载国运。

    后面你加封其他人,冥冥中也会受到首位加封者的压制。

    此刻,吕道尘说出真相。

    他并不是绝巅境。

    而是触碰到绝巅道而已。

    仅仅如此,便压制了在场所有人。

    吕道尘负手轻声所:“云飞,你今夜铸就大错,依国法铁律,需关押你十年,你可认罪?”

    张老头很平静,在吕道尘压制下。

    他握住铁剑的手指,隐隐轻动。

    这是要打破吕道尘的压制。

    今夜,张老头不会认罪,没打算苟活,只想杀尽风字门阀的武者。

    为当年的岭南军袍泽兄弟报仇啊!

    七十万兄弟,蒙受叛军之名,惨烈死于岭南山脉。

    这笔血仇,你让张老头怎么放得下!

    关他十年?

    只能关他的尸体,活人,他吕道尘别想擒下。

    张老头身体缓缓动了。

    在吕道尘压制下,还想对风铁岭出剑。

    吕道尘愠怒:“放肆,不知悔改,今日我封你修为,看你如何逞凶!”

    说完。

    吕道尘贵为一代相国。

    他也没得选啊!

    需要捍卫国法铁律,张老头夜闯京都,挑衅国威,本就是死罪。

    今晚吕道尘不论如何惩罚,都不会要了张老头的命。

    看似惩罚,是要护张老头的命。

    同时也要给京都所有人一个交代。

    否则今后,所有武者无视国法铁律,岂不是要乱了套。

    吕道尘果断出手,初窥绝巅武道的武者,的确亦非常人,出手的劲力如同实质化的力量,封锁张老头奇经八脉!

    张老头眼神冷冷看着吕道尘。

    他未反抗,也没搏杀,就这样冷冷看着。

    这一幕,引来辛落尘冷冽杀气,浑身劲力不断涌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