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31章 他失算了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的基础力量三百斤!

    每秒初速移动三十米,快如残影。

    这名凉王铁骑左手持刀,横空而过,所有人眼前一花。

    普通人的眼睛,根本捕捉不到这种速度。

    众所周知,正常人的眼睛,先看到事物,这叫视觉。

    视觉传达到脑部神经,需要思考做出判断,需要一秒时间。

    脑部中枢神经做出判断,你的肢体动作做出反应,普通人是三到五秒。

    几秒的时间,放在我们普通人身上,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

    根本不重要!

    可在武者眼里,强者之战,落后一秒,足够对方攻击好几次了。

    古武者和普通人,就是两类人。

    完全没可比性。

    就算让你拿着热武器,拿着步枪对上战神级武者。

    其下场,便是被虐杀!

    看看眼前这一幕吧!

    上百名普通京都卫戍,连反应的时间都没,只感觉眼前一花,手中步枪从中间折断,切口平滑整齐。

    这是被削铁如泥的凉刀,直接斩断。

    一阵凉风拂过,上百人浑身冒着冷汗,惊醒过来发现攻击他们的凉王铁骑,已经重回战马之上,仿佛从未出手过。

    远处传来愠怒声:“住手,全部退下!”

    “是!”

    上百名卫戍青年,看到他们的镇抚使竟然到了,全部低头迅速退下。

    皇甫无双穿着黑色金丝飞鱼服,悄然出现在门口。

    在他身后,是燕南天和袁天奉!

    “老四!”皇甫无双露出丝丝笑意。

    袁天奉有些好奇:“这就是你掌握的凉王铁骑,不是说只有四十九人嘛,咋人数又多了!”

    “你加入其中,人数还会增加!”辛落尘似笑非笑。

    袁天奉翻着白眼:“你可拉倒吧!”

    此刻,他们哥几个见面闲聊一句。

    唯有辛落尘轻声说:“今夜奉军主令,杀穿风字门阀,凉王铁骑前,阻碍者,杀无赦!”

    冷冽话语响起。

    皇甫无双抬起左手,闪身让凉王铁骑进入京都。

    先前凉王铁骑,破坏百名京都卫戍手中兵器,就是看在袁天奉他们哥仨的面子上。

    京都卫戍都是皇甫无双他们的人。

    如若不然,凉王铁骑出手,刀锋就不是掠过枪械,而是他们的脖颈。

    今夜对于这桩事,皇甫无双的镇抚司,选择了漠视,让辛落尘带凉王铁骑进去。

    吕道尘黑着脸,今夜他必须拦下凉王铁骑,阻止事态扩大。

    他却不知。

    今晚他这位吕相,要拦的可不仅仅是凉王铁骑。

    还有当年的岭南大都督张云飞!

    算算时间,俩老头也该到京都了。

    果不其然。

    在京都西城区,一股凌厉剑意,划破了黑夜中的寂静。

    一剑惊动半座京都城。

    上百万居民,在睡梦中被惊醒,皆是感到了心悸感。

    吕道尘面色骤变:“云飞?糟了!”

    他失算了啊!

    吕道尘陡然想起张老头,若是风啸林在汴京胡说了些什么话。

    受到最大刺激的人,不是宁北。

    而是当年的岭南军旧人张老头和李淳雨啊。

    当年那桩惨烈之事,这俩人可是亲身经历过。

    如今他们杀上京都,根本就不意外。

    吕道尘脚踏地面,速度飙升,紧急赶往西城区。

    辛落尘眼神浮现冷光,率凉王铁骑进入京都。

    皇甫无双连拦都不拦,下令镇抚司所属,所有人不准妄动。

    今夜的事,他们镇抚司不参与。

    要知道镇抚司麾下卫戍成员,担负京都的安宁。

    如今爆发这么大的事情,皇甫无双无动于衷,摆明了是偏向他们家的老四辛落尘,任凭他们去闹。

    闹到最后,皇甫无双也能确保他们安然离开京都。

    在西城区的一座庄园,远离京都闹市区。

    这里属于京都五环外,绝对的郊区。

    庄园就是风字门阀的老巢。

    张老头果然来了,手持三尺铁剑,单薄老迈身躯,挺拔如剑,脚下尸体多达七八具。

    惹得整个风字门阀所有人惊怒。

    他们没想到,今夜竟然有人直接杀上门来。

    在这空旷的草坪上,张老头一步杀一人,脚下流淌着鲜血,杀伐气浓重的可怕。

    在他面前,聚集着上百人!

    无一例外,全部都姓风,都是风字门阀的旁系或者直系子弟。

    全部都是古武者!

    一尊国字脸中年人,两鬓有着白发,怒而生威,愠怒道:“张云飞,你发什么疯!”

    “疯就疯吧,今夜既然来了,我便没打算活着回去!”

    张老头轻声说着。

    言语中,抱着必死之志。

    他很清楚,身为九品封王级人物,竟然孤身杀入京都,连杀风字门阀数名武者。

    无凭无据,凭借一己之怒,在京都开了杀戒。

    便是挑衅国威!

    视为华夏铁律而无物。

    论罪,就地格杀。

    可他张云飞不在乎啊!

    四十年前,他本就该死,和岭南军同袍一同战死。

    而今苟活四十年,日夜活在痛苦中。

    他张云飞今夜求死啊!

    对于有些人,活着,真不如死去。

    可是在半空中,响起愠怒威严声:“放肆,立即住手,跟我走!”

    吕道尘到了。

    他必须制止张老头。

    现在住手,所有事情都还有余地。

    可风字门阀的国字脸中年人,名为风啸天,正是风字门阀的当代门主!

    七品封王人物。

    他的亲弟弟风啸林,死于汴京,这笔血债尚未清算。

    如今张老头杀入他风字门阀。

    风啸天愠怒:“吕相,今夜的事,不可能这样算了,张云飞身为叛军余孽,本就该杀,目无国法,挑衅国威,屠我风家子弟,更应就地处死!”

    “闭嘴!”

    吕道尘当真是怒了。

    风啸天是真看不明白今夜发生的一切,是什么回事吗?

    所有事情,背后的推动者,就是那位北凉王啊!

    宁北根本不怕事态扩大。

    事态越大,他便有借口,调动澳门银河平台的北凉精锐入境。

    届时席卷京都各大门阀,所有人都难独善其身。

    风啸天不肯让步,今夜他风字门阀,必有大祸。

    在风字门阀庄园的深处,一栋小别墅的大门打开,传来一声叹气声:“唉,吕兄,今夜的事,这口气我风家可咽不下!”

    话语落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