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08章 死罪,不可赦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谭家村的青年武者,一哄而上。

    顿时,场面隐隐失控。

    偏偏在他们谭氏宗祠,站着的白衣少年,负手而立,面无表情,深邃眸子冷冷注视着发生的一切。

    事情到这一步。

    谭家村的人,定为乱贼,没有任何错。

    宁北脚尖轻点房檐,身若惊鸿,白衣舞动,左手凝握成爪,单信腰间的黑色凉刀,脱离刀鞘,倒飞而到。

    宁北握刀那一刻,单薄身躯释放一种威势。

    威压如山,独镇万人!

    全场数千人,全部脸色惨白,感觉双肩如同压上千斤巨物,弯下脊梁,本能低下头。

    全场归于寂静!

    如今场中的人,呼吸都隐隐困难,谁还能张口出声。

    谭文昌抬头震惊,看向那白衣如雪疑似仙的少年,失声道:“战神级?”

    气压百草,势镇万人,这般气概,唯有战神!

    最低是战神级人物啊!

    这么年轻的战神,让谭文昌老脸苍白。

    他早该想到了,中原总组的禁卫都派来了,怎么可能没出动战神级人物带队。

    “武者作乱,依铁律,杀!”

    宁北手握黑色凉刀,落地那一刻,刀芒耀眼,目标就是谭庆山。

    谭庆山瞳孔放大,惊恐失声:“不要,救……”

    唰!

    黑色刀锋如匹练,划过他的脖颈,带起一捧热血,溅了小林一身。

    这血腥一幕,让所有人瞳孔骤缩。

    宁北白衣不染凡尘,右手负于腰后,左手握着凉刀,刀锋朝下,滴答着鲜血。

    孤冷的北凉王,镇压全场数千人。

    宁北瞥向谭文昌,薄唇微动:“跪下!”

    嘭!

    谭文昌苍老身体,耳膜破裂,犹如听到炸雷声,威压席卷他的身体,瞬间让他双膝爆跪当场。

    膝盖骨爆碎,鲜血染红了泥土。

    全场寂静无声!

    小林摸了一把溅在脸上的血,一直分心照看唐惊云,突然出声:“惊云快不行了。”

    单信闪身上前,指间微动,掠过唐惊云全身。

    他皱眉说:“肋骨全断,腿骨粉碎,这伤……”

    话不用多说了!

    这种伤势,治好的也是废人。

    今生,只能坐在轮椅上。

    唐惊云算是废了。

    对他出手的人,明摆着不要唐惊云的命,却想废了他一生。

    而凶手就是谭家村的人。

    这是在逼宁北,大开杀戒啊!

    先前单信还说过,唐惊云有资格加入北凉军,被宁北否决,打算扔在汴京组锻炼一番。

    如果可以的话,将来再吸纳进入北凉军。

    很美好的前途。

    而今,在谭家村这里化为了泡沫。

    萧远山放下唐惊云,抱拳单膝下跪,低沉说:“北王,我没照顾好惊云,甘领责罚!”

    “北……北王?”

    跪在地上的谭文昌,浑浊眼神闪过不可思议之色。

    他看向宁北的背影,肩扣的黑色披风,烫金踏云麒麟图,仿佛正对着他咆哮怒吼。

    金麒麟,北凉标志。

    这一刻谭文昌,面色陷入死寂。

    他不敢相信,眼前的白衣少年,不是来自中原总组。

    而是北境的王啊!

    这种大人物,怎么降临他们这座小小的谭家村了?

    此刻,宁北轻吐浊气:“远山,起来!”

    “请北王重罚!”

    萧远山面色愧疚,低下了头。

    宁北语气愠怒:“起来!”

    声如炸雷,吓了很多人一跳。

    中原禁卫全部单膝下跪,手中凉刀插入地面,低下头默不作声。

    动怒的宁北王,的确很可怕。

    身上收敛的骇人杀气,一旦外泄,无人不胆寒。

    宁北平静下来:“北凉无跪礼,起来说话。”

    “是!”

    萧远山最终起来。

    宁北指间浮现银针,紫气顺着银针度入唐惊云身体,帮他续命。

    片刻后。

    宁北轻声说:“这是惊云的选择,加入汴京组前,他已经做好了赴死、伤残的准备,此事,汴京组所有人无错。”

    正是这番话,让萧远山低下头,愧疚无比。

    他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宁北交给他的人。

    唐雨馨泪眼婆娑的,嫩白小手悄悄拉着宁北衣角,小声哭泣问:“宁北,惊云他……”

    “别哭,我会调北境资源,倾力治好他,相信我!”

    宁北身上的自信从容气质,很容易感染到其他人。

    唐雨馨这才安下神,和苏清荷一起,乘坐汴京组的直升机,离开唐家村。

    宁北目送二女走后,转身这一刻,俊俏的脸上,布满了冷漠杀机!

    北王之怒,远远没有结束。

    在人群最后面,一名贼眉鼠眼的青年,悄然后退,想要离开现场。

    宁北余光瞥去,摘下一枚绿叶,弹指间爆射而出。

    咻!

    短暂的破空声落下。

    飞叶破空数百米,贯穿贼眉青年左肩,伴随着一声凄厉惨叫声后,人被打伤,禁卫成员直接将他拿下。

    万众曙目下。

    宁北浅笑:“我让你走了?”

    “我……”

    贼眉青年有些恐惧。

    宁北轻声问:“围攻惊云的九名武者,除去谭庆山,尚有八位,在哪?”

    “有他!”

    小林指向贼眉青年。

    唰!

    宁北左手微动,凉刀如匹练,破空横掠而去。

    贼眉青年武者脖颈,嘴里发出咕咕鲜血,怒目满是血丝,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这一幕让所有人毛骨悚然。

    宁北淡然如风,轻笑:“还剩七人!”

    弹指轻笑间,诛杀武者。

    宁北的铁血手腕,此刻在谭家村彰显无疑。

    没有亲人在场,这冷酷、无情、铁血的一幕,或许才是宁北王真正的样子。

    若围攻唐惊云的人,是普通人。

    依律交给有关部门,论罪责罚便可。

    宁北不会伤他们一分!

    可出手的人是武者。

    武者攻击唐惊云,死罪,不可赦!

    仅凭唐惊云身上的伤势,宁北就能看出,先前在谭家村,围攻唐惊云的九名武者,是在虐杀他!

    唐惊云身上肋骨全断,腿部爆碎,臂骨断裂。

    赤裸裸的虐杀。

    这是挑衅华夏铁律啊。

    同时也能看出,武者桀骜的一面,无法无天。

    仗着异于常人的武力,若是作恶,超乎你想象。

    就在这一刻,场中超过十名武者,竟然转身想逃。

    就是他们几个,刚才想要营救谭庆山,是他的发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