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81章 此生,远离京都!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这份国运,不是寻常人能承受的。

    所以梅右前嘶哑说:“泰山之巅,封禅大典,加封仪式,其实是专门为您而办,在您二十岁冠礼那天,助您超越封王境,一举位列绝巅,屹立我华夏之巅,开创万古未有之盛世,率北凉铁骑,震慑海外蛮夷,扬我大汉之国威!”

    梅右前的话,透着一股祈盼。

    在这个世上,不乏他这种人。

    一心为了华夏,别无私心。

    京都二十四司的少卿,并未全是轩红衣那种人。

    纵然是少卿轩红衣,心中也有善念。

    他当年,若知道岭南军会落得那副结局。

    他轩红衣宁可赴死,也不愿成为别人的棋子。

    暗害岭南军七十万精锐,让轩红衣余生,日夜活在痛苦之中。

    这种行径,如同通敌叛国!

    宁北静静听完,却发现门外,有个脑袋贼兮兮的女孩,明眸皓齿的样子,透着娇憨之色。

    苏清荷又从苏家,偷跑出来了。

    她每天的活动范围很简单的。

    苏家、汴京大学、宁家庄园!

    三点一线,十分简单。

    苏清荷鼻子微皱,好奇问:“宁小北,你不是又在欺负人?”

    宁北瞬间被逗笑。

    苏清荷有模有样的说:“秦姨说了,让我看着你,不准你欺负人,还有不准和人打架!”

    “京都天枢司少卿梅右前,见过苏小姐!”

    梅右前谦卑有礼。

    苏清荷吓一跳:“你是少卿?怎么会认识我啊!”

    “你们没必要认识!”

    宁北眉头微皱,握住她冰凉小手,直接拉到自己身边。

    这或许是下意识的保护。

    有关苏清荷的事情,宁北不想让京都方面知道。

    就如同当初,宁北在坊市榕树下说过话的一样。

    那代表着一股担忧!

    梅右前低着头,眼神闪过一抹精芒。

    来自京都的人,没有平庸之辈。

    更别提京都二十四少卿,皆是封侯人物,举足轻重的人物,无一善茬。

    苏清荷坐在檀木椅子上,晃悠着小腿,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唯独宁北薄唇微动:“泰山加封一事,我已经知道,你回去复命吧!”

    “那属下告退!”

    梅右前离去前,对苏清荷行礼:“苏小姐气质出众,与北王大人郎才女貌,闲暇时,去京都游玩,梅某对京都熟悉,可为你带路。”

    “好啊!”

    苏清荷和唐雨馨以前还经常出去旅游呢。

    京都的大明宫等地方,她还没去过呢!

    她这副样子,丝毫不懂京都的险恶啊。

    宁北眼神浮现冷色:“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京都二十四司,再敢打她主意……”

    “我屠你二十四司,鸡犬不留!”

    宁北冷冽眼神瞥去,闪过一道冷光。

    北凉王的杀气,有多恐怖!

    这一刻梅右前,清晰感觉到了。

    那是以境外八国百万敌人尸骸铸就的恐怖杀意。

    仅仅一丝,便让梅右前心神俱震。

    他唇角溢血,被杀气刺穿心智,浑身气息紊乱,连忙退出小院,惊声说:“属下告退!”

    说完。

    梅右前不敢停留,匆匆忙忙离去。

    在宁北面前,梅右前那点小心思,根本无所遁形。

    邀请苏清荷去京都?

    仅仅是游玩?

    真当宁北看不透梅右前,那一点其他心思么!

    苏清荷这个女孩,京都敢动她半分,就是在逼宁北。

    梅右前匆忙离开。

    苏清荷慵懒伸着腰,脱掉米蓝色外套,傲人身材暴露,胸前盈盈一握,腰如细柳,纤细匀称的大长腿,被淡青色牛仔裤包裹着。

    她明眸一笑:“呐,教我练武!”

    “我以前说过,有我护着你,你一生不需要习武。”

    宁北轻声说着。

    苏清荷翻着白眼:“我见武者跑的快,我也要学,这样的话,我哥就抓不到我了!”

    “想学的话,让单信教你,不过我告诉你,今后只要是京都方面的人,一律远离!”

    宁北语气罕见凝重。

    苏清荷歪着小脑袋:“为什么?”

    “记住我的话,此生,远离京都!”

    宁北两根手指,捏着她挺翘琼鼻。

    有些话终究没有告诉她!

    说了,只会让她心中不安。

    梅右前见到苏清荷,一眼便认出她。

    京都二十四司,怕是已经调查过她。

    今天梅右前临走前的邀请,在宁北眼中,更像是提醒。

    仅仅是提醒,谈不上警告和威胁。

    梅右前没这个胆量。

    他邀请苏清荷去京都游玩,就是提醒宁北,这个女孩恐怕京都方面,在重点观察。

    苏清荷和宁北的娃娃亲。

    根本不是秘密!

    尽管已经是退亲,终究是和宁北关系亲近。

    稍微派个人打听一下,就能明白其中关系。

    宁北又如此护着她,京都方面又不傻,明白其中关系。

    梅右前这些人,更明白泰山封禅,对宁北的加封,意味着什么!

    身载国运,孑然一身!

    一旦登上泰山!

    便是宁北和苏清荷缘尽之日。

    宁北不前往泰山受封,京都必然将这件事,与苏清荷挂上关系。

    一旦京都方面,将苏清荷视为北王受封路上的阻碍。

    这个女孩,难活!

    一名普通女孩罢了。

    与北王加封相比,完全微不足道。

    这就是梅右前的提醒。

    苏清荷眼睛澄澈,仿佛清澈池塘,一眼到底,带有一抹灵性。

    宁北唇角,挂着淡淡的柔情,负手站着,让她自己去小院玩。

    单信教她基础古武法,欲言又止:“苏小姐,对于军主的话,你最好记在心里面。”

    “那你告诉我原因!”

    苏清荷看向他,露出大大的笑容。

    嫣然一笑百媚生!

    证明苏清荷并不傻,只不过摸透了宁北的性格,软硬不吃的家伙,心智如妖,在宁北王面前,不需要耍任何小心思。

    因为只会让宁北反感,倒不如真诚一些。

    苏清荷樱唇轻启,葱白玉指轻撩秀发,轻声说:“宁小北把我当白痴,你们也把我小孩子啊,刚才那个人,是不是隐约拿我威胁宁小北?”

    “他没这个胆量,敢以你威胁军主,他今天无法活着离开宁家!”

    单信给予回答。

    苏清荷似乎还不明白,她在宁北心中的地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