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77章 三个条件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九这个狠人,说得出,做得到。

    寻常时期,各方试探他西凉铁骑的态度,马灸懒得理会,不解释也懒得管。

    任凭外界谣言四起。

    可有些底线,在小九这里是红线。

    不论是谁,纵然是试探,便要承受西凉铁骑的怒火。

    西凉少主马九幽,十八岁封王的家伙。

    绝对不是善茬!

    宁北哑然失笑:“吕道尘他们调你去岭南,是希望将来关键时刻,你能阻止北凉军南下!”

    “南下就南下呗,大不了到时候做做样子。”

    马灸一脸无所谓。

    其实将西凉铁骑,调到岭南,对北凉军百利而无一害。

    原因很简单,北境若出现危局。

    西凉铁骑眨眼间,就能北上援助。

    若是北凉军南下,看看马灸这吊儿郎当的样子,弄不好北凉和西凉会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一块南下。

    宁北轻笑:“行了,你换防岭南,出乎我的意料,嘱咐你一件事。”

    “西凉三十万铁骑,随时听令!”

    马灸豁然起身。

    他眼神释放精芒,涌现一抹战意。

    他来宁家,亲自面见宁北,可不是因为西凉军调动的问题。

    小九根本不用解释,北境那几个家伙,对于西凉军被调到地理咽喉位置这桩事,根本不在意!

    只有他们哥几个知道,西凉军少主马九幽,是他们北凉军的什么人!

    北凉十大狠人!

    无一弱者!

    小九明面掌握西凉三十万铁骑,暗掌北凉第九军团十万精锐,更是九幽卫的老大!

    九幽卫,在北凉军中也是一个传说!

    北凉的人,基本上都没见过九幽卫是什么样子。

    更别提外界,根本没听说过这股力量。

    九幽卫若是现身,便是石破天惊之日。

    宁北淡然起身,左手做出‘斩杀’的动作,内蕴强烈杀意,薄唇微动:“西凉铁骑已调往岭南,盯紧黑木国!”

    “是!”

    马灸起身领到军令。

    接下来该怎么做,他心里有数。

    在宁北心中,一直想为当年的岭南军报仇雪恨,更想夺回被境外三国占据的岭南群岛。

    这些都是华夏的国土,被境外三国巧取豪夺,占据整整四十年。

    因为这件事,让岭南军蒙受叛军之名,承担了丧权辱国的污点。

    如今宁北,已经从北境那处战场抽身回到汴京。

    等于说,宁北王已经腾出手,欲要收拾了黑木国。

    可惜境外三国越来越谨慎。

    说简单点,就是怂了!

    不给宁北留下任何把柄,更不给岭南军南下的理由。

    那这桩事,只能交给马灸的西凉军负责。

    一旦寻找机会,无需上报,西凉铁骑直接迅猛出击,直接开战收复失去的岭南三十六岛。

    境外三国敢起兵异动。

    毫无疑问,宁北势必调动北凉军南下,将战线横推八百里,直接将战火推入三国境内。

    一代宁北王,有这个资格决定这件事!

    别忘了,他是军部百将之首!

    宁北一旦动手,军部百将怕是近九成,都会给予支持。

    北境布衣的影响力,今后你就会明白其恐怖之处。

    马灸在旁倒茶,端给宁北,突然问:“哥,要是他们认怂可咋整?”

    “那就给他们开出三个条件呢!”

    “其一,归还岭南群岛!”

    “第二,交出当年袭击岭南军的罪人!”

    “其三,割地百里,作为两国缓冲区;并且择选一名国主嫡女,给你为妻,作为求和条件!”

    宁北白皙左手,端着茶杯轻抿青色茶水。

    轻描淡写一句话,让马灸脸都黑了。

    他嘟囔着:“我不娶境外女孩!”

    宁北哑然失笑,八字还没一撇呢。

    马灸还傲娇的拒绝!

    不过他们心里清楚,宁北开的条件,有多苛刻。

    前两个条件,是清算旧账。

    第三个条件,明显就是凌辱境外三国。

    开出这种条件,明显就是不打算议和。

    宁北的态度便是如此!

    在北境对峙的境外八国,心里最为清楚。

    它们最了解北凉军,最了解北凉军的白衣军主。

    北凉所属,不接受任何和谈!

    一旦起兵,战火席卷之下,北凉刀锋所指,斩尽杀绝!

    奉行杀伐为理念的北凉军。

    你让这群疯子接受和谈?

    简直是扯淡!

    宁北和马灸闲谈中。

    苏清荷香汗淋漓的,背着双手,贼头贼脑的探出小脑袋,明亮眸子透着好奇。

    “来都来了,进来吧!”宁北目光有几分无奈。

    苏清荷背负小手,娇憨问:“呐,宁小北,这个小哥哥是谁啊?”

    “你不认识他?他以前经常出现在电视上!”

    宁北提醒一句,看向门外,无奈说:“小雨馨,你也进来吧!”

    “你们宁家明堂,接待大人物的地方,我一个女孩能进来啊?”

    唐雨馨琼鼻微皱。

    大姑娘家说得好听,一只脚已经迈进明堂大门。

    她俩就没离开宁家,在训练室那边和拳力靶机较劲,看样子是有心想学古武。

    马灸见外人到来,起身轻笑:“好了,我也该走了!”

    “从后门走,别一副大摇大摆的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来了我这里!”

    宁北目光流露出几分无奈。

    先前马灸站在宁家庄园一个钟头,一副光明正大的样子。

    他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来了宁家啊!

    马灸的身份,暂时不能对外公布。

    否则,只会给宁北添麻烦。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多保重身体,一副肾虚的样子!”

    马灸闪身一溜烟没影了。

    宁北起身目送他离去,薄唇微动:“单信,帮小九处理下痕迹。”

    “是!”

    单信跟着离去,所有知晓马灸行踪的外人,一律抹杀,不留任何把柄。

    毕竟对于外界,西凉少主马灸和北境有联系。

    仅仅是传言。

    无人能作证。

    没有证据,谁也不能借助这道传言为难马灸和宁北。

    如果以此为借口,针对宁北的话,没有证据,那就是诬蔑。

    北凉这群刺头,转身就能把你给剁了喂狗。

    倒打一耙这种事,小憨憨都干了不止一次!

    燕归来在华南六省,坏事做尽,每年各大门阀世家,在镇抚司状告小憨憨上百次。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