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63章 拳力靶机,测速仪!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北凉十大军团,随时等候宁北王的命令。

    北王令只要下达,北境当局就会做出反应,南下席卷岭南各地。

    凉刀的锋锐,只有为敌者,才会了解有多恐怖!

    近十年,因为北凉军达到空前的鼎盛,导致境外八国,被迫形成联盟。

    纵然如此,八国合力,面对北凉军,依旧不敢撄其锋芒。

    更何况黑木国,不过是区区一座岛国!

    以宁北的傲骨,从未将他们放在眼中。

    先前宁北看似淡然下达命令,让木悲风去一趟黑木国,针对株联社。

    谁不知道,株联社是黑木国首屈一指的超级势力。

    是黑木国最有力的爪牙之一。

    宁北公然针对株联社,无疑就是想动黑木国。

    换句话说,这位北凉王,秣兵历马,一直想为当年的岭南军,一雪前耻!

    不久前,但凡黑木国异动,敢针对木悲风下手。

    宁北便敢下令,调动北凉序列第一军团、第二军团、第三军团!

    三大王牌军团,三十万黑色铁骑,便可南下席卷岭南地界。

    这便是宁北的权势。

    他若决心动手,京都那边,也不会有意见!

    宁北虽年少,可代表的却是华夏国威。

    白色布衣便是军魂!

    他活一日,军部百将,便以他这位少年为首。

    北凉王一声令下,军部百将势必给予支持。

    身穿戎装的汉子,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也没那么多心机,大家秉承一条规矩,信奉强者,以命相交自己的同袍,给予全部信任。

    这才是豪迈男儿!

    北凉所属,皆是这种汉子。

    不久前单信提议,吸纳唐惊云加入北凉军。

    宁北拒绝的原因,就是觉得唐惊云,还没做好准备。

    北凉军并不排斥豪门子弟,前提是,一入北凉,便是一生!

    北凉的印记,不论你走到哪里,都会伴随你一辈子。

    眼下。

    宁北负手而立,目送沈航离去。

    这位北凉暗桩,手持银麒麟信物,便是妥妥的战将级。

    韩立去接汴京组的人,在庄园门口收拾尸体。

    宁北薄唇微动:“将尸体送回黑木国,交给株联社。”

    “是!”魏森为副组长,亲自带队来了。

    只不过来的人中,就有唐惊云这个家伙。

    唐惊云狐疑道:“宁哥,人都杀了,还把他们送回黑木国做什么?”

    “放肆!”

    魏森眼神浮现冷光,当场训斥。

    单信轻声说:“惊云,既然加入了汴京组,就需要遵守汴京组的规矩!”

    汴京组成员做事,对外不需要任何解释。

    阻碍者,一律格杀勿论。

    在内部而言,一切听令行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

    汴京组的组长萧远山,在宁北面前,尚且不敢多言。

    更别提唐惊云一个普通的正式成员。

    宁北轻笑:“无妨,我告诉你,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羞辱株联社,羞辱它黑木国一亿国民!”

    “啊?”

    唐惊云顿时懵了,没想到这位宁哥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宁北转身离去,轻笑:“因为我想开战啊!”

    魏森瞳孔骤缩,不由低下头。

    今天听到的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半个字。

    若是胡乱谈论,隐藏在暗中的暗部武者,势必以此借口,清洗他们汴京组的人。

    唐惊云都傻眼了。

    知道他宁哥很恐怖,没想到可怕到这一步。

    针对黑木国,竟然是想掀起大战。

    这未免太邪乎了!

    可唐惊云终究不会知道岭南军一事。

    当年的岭南军,七十万精锐男儿,镇守岭南十五年,功留青史,遭人所害,一夜之间背负叛军之名。

    而且所有人在一夜惊变中,尽数丧命于黑木三国手中。

    宁北动的,何止是黑木国,还有另外两国。

    它们强占的岭南三十六岛,那是我华夏的海岛国土。

    对于这些,他宁北势必要收回。

    为此,不惜任何代价!

    北凉作为岭南军的延续,更要一雪前耻,杀崩岭南对面的三国,用战刀告诉他们,麒麟旌旗下的凉刀,杀他们如同屠狗!

    张老头和李二苟,早就到了,两个老东西就蹲在庄园门口。

    说实话,就算宁北不动手。

    这俩老东西,绝对会下杀手,弄死高木等人。

    境外武者,这俩老头遇之则杀之。

    宁北薄唇微动:“张老头,别蹲在门口了,回来下棋。”

    张老头憨笑着,屁颠跟着回去。

    他和李二苟视宁北为麒麟少主,一句誓言,便是追随一生。

    此生,不会改变!

    昔日的岭南大都督,已经觉醒。

    但凡有战,张老头这个满脸憨厚的老东西,会绽放耀眼的光芒。

    韩立留下,让人更换新的草坪,把血迹清理干净,不由询问:“魏哥,组长呢?”

    “率队去汴山王岭了,李婷背负C3级缉杀令,是个隐患,必须抹杀,不然这个疯女人,若是隐藏在暗中,伤了宁家人,我等百死难赎其罪!”

    魏森目光凝重。

    这句话也是提醒,在宁家多留些神,照顾好宁家所有人。

    韩立无奈说:“放心好了,张老爷子和李老爷子都是封王级人物,单信大哥已经封侯,我能帮上的忙,也就处理这些琐事。”

    “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留在宁少身边才几天,就突破到了战士级,听说你还修了北凉刀法?”

    魏森拿出烟,递给韩立一根,心中要说不羡慕是绝对是假的。

    韩立挠了挠头,他的北凉刀法,还是袁天奉交给他的。

    这是宁北默许的!

    魏森也明白,韩立修凉刀战法,已经算是北凉的人。

    追随宁北王身边,未来前途比他们光明的多。

    随着尸体被运走,魏森掐灭烟头,凝声说:“今天听到的话,出了宁家大门,全部烂在肚子里面,谁敢谈论半分,重惩!”

    “是!”

    汴京组过来的成员,都知道魏森也是为了他们好。

    出了门,敢乱说今天的事儿。

    暗部的人,势必寻上门,到时候萧远山都保不住他们。

    事关宁北王,一切都是绝密。

    唐惊云突然说:“魏哥,我请半天假,在这里做点私事儿。”

    “忙完就归组,汴京组成员,平日都是待命状态,你还是新人,别再太张扬!”魏森提醒一句。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