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62章 可怕的楚岚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似乎是沈航,早就知道了其身份!

    不过单信的凉刀,还未归鞘,转身冷漠眼神落在沈航身上,很显然要对其进行清算。

    和境外武者有勾结的人,一定会受到严查。

    宁北如同没看到,默许了这一幕。

    沈航苦笑:“单侯爷,在南国做暗桩十年,可还记得北凉八大铁律?”

    “自然记得!”单信刀指过去。

    沈航翻了个白眼,他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

    单信竟然还拿刀指着他!

    简直太过分了!

    大家都是自家兄弟,有必要逼他逼的这么狠吗?

    非得逼他暴露隐藏的身份啊!

    沈航轻吐浊气,凝声道:“北凉战刀,不可刀指同袍!”

    “啥玩意?”

    单信都差点炸毛了。

    他顿时脸都黑了!

    单信又不是傻子,瞬间明白了沈航的话。

    这特喵是他北凉暗桩!!

    同袍兄弟啊!

    楚老二这个王八蛋,到底在国内安插了多少暗桩啊。

    十万暗桩,都吸纳的是什么人?

    这也太过分了!

    更让单信怀疑人生的是,楚老二这家伙掌管北凉暗桩,数年前北凉密档记载,北凉暗桩便有十万之众,分布全球各地。

    现在的北凉暗桩,真的仅仅只有十万?

    单信已经有点不相信楚老二了。

    那个死瘸子,比老阴批郭白枫还邪乎,年少的时候,心智就可怕的很,和他们哥几个打赌,就没输过。

    此刻。

    沈航转身抱拳,单膝下跪,凝声暴喝:“北凉暗桩沈航,参见军主!”

    宁北站在房顶,在风中凌乱,沉默了很久。

    他最后问了句:“你代表远航集团来宁家谈合作,背后是小岚授意的?”

    “不,属下为北凉暗桩,但也是远航集团的少董,还是需要工作的,来之前我并不知道,这是军主的家!”

    沈航给予解释。

    他不解释不行啊!

    要是宁北误会了,肯定会打死楚瘸子那个老阴批的。

    要是沈航受到楚岚指使,就是在干扰宁北的生活,用北凉暗桩在给他添堵。

    可是沈航更揪心,他暴露身份,也是被逼的。

    从刚才的情况,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判断出,他沈航再不认怂,下一秒就有可能被单信给就地正法了!

    所以沈航心里才会嘟囔,单信非逼他暴露身份不行。

    先前沈航不暴露身份,是因为没想到,单信会牵连他。

    更重要的是,他暴露身份的话,高木这些外人,则必死无疑。

    还有北凉暗桩的规矩,不见军令不现身。

    关键单信的凉刀,都怼到他沈航的鼻子上了,再不现身真会被其给剁了。

    沈航又不是迂腐的老头,果断就承认了自己是北凉暗桩。

    宁北闪身落下,步伐从容,伸出白皙左手。

    结果沈航从脖颈上面,取下一个项链,吊坠就是一尊银色小麒麟,下面有着独一无二的编号,在北凉密库当中,输入代码一查就知道。

    北凉暗桩的信物,是小麒麟没错。

    但分为三个等级!

    青铜所铸为等级最低,对应战士级暗桩。

    白银所铸为中等,对应战将级暗桩。

    金子所铸为高等,对应战神级!

    单信的信物,就是金色小麒麟。

    能把战神级人物,当做暗桩派遣出去,除了家大业大的北凉军,换做其他势力,根本不舍得。

    安插暗桩,极为危险,要是平白损失一名战神,对其他门阀级的势力,都能肉疼的一夜睡不着觉。

    单信果断收回凉刀,黑着脸一声不吭,心里记恨上的楚瘸子那货。

    宁北看了一眼银麒麟,就知道其真假,归还给沈航,轻笑:“暗桩身份已经暴露,回北境,还是留在远航集团?”

    “公司事儿多,还是继续做暗桩吧,再者说,只有军主和单侯爷知道我身份,也没啥危险!”

    沈航知道他的身份,不算是暴露。

    因为宁北和单信,都不可能有问题,更不能外泄他的暗桩身份。

    对于沈航自己的选择,宁北是尊重的。

    单信皱眉:“你先前想要保下高木做什么?”

    “这是楚天王的吩咐,借助高木,接近株联社,查一下当年岭南军的事情!”沈航并没隐瞒他的目的。

    高木的爷爷,就是当年境外百万大军的一员,靠着袭击岭南军,立下战功,转职进入株联社担任高层。

    楚岚那边,大概想通过这条路子,进行不断渗透,收集些当年的信息。

    到时候其他暗桩的调查成果归档,所有信息汇聚北境,借此找出当年算计岭南军的人或者势力。

    不过现在这条路子,算是凉了。

    高木都被单信给宰了。

    木悲风更是亲自动身,越境降临黑木国,携带北凉军刀令,送于株联社。

    株联社那边做出的反应,就是黑木国的反应。

    为了株联社一名战神,他们不愿意惹毛宁北王!

    所以他们做出了让步!

    如果不让步,等宁北王亲自降临黑木国,将会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全盛时期的北凉军,以宁北王为尊,被周边各国畏如虎。

    凭借一国之力,谁都不敢惹现在的北凉军。

    株联社的让步,便是交出了高木的父亲,高木佐佐堪!

    木悲风在株联社门口,一剑将其格杀,惹得黑木国武者愤怒无比,可是任由木悲风离去,无人敢拦。

    黑木国还得派人相送。

    不然木悲风在黑木国出事,甭管是什么原因,北凉王势必率北凉铁骑,长驱直入杀到黑木国境内。

    宁北得到北境传回的消息,淡笑:“株联社,没黑剑会有骨气啊!”

    “黑木国这样让步,我们北凉军,就没对株联社动手的借口。”

    单信压低了声音。

    宁北让木悲风送北凉军刀令给株联社,就是羞辱黑木国啊!

    就是要激怒他们!

    只要黑木国异动,对木悲风出手,宁北第二道北王令便会下达,调动北凉三大军团,赶赴岭南之地,直接迅猛开战,夺回岭南三十六岛。

    若是可以,北凉所属怕是会杀入黑木国境内。

    当年岭南军七十万将士的债,让黑木国用血来还。

    这就是宁北的恐怖之处。

    无声无息间,已经准备硬杠黑木国。

    对于北凉铁骑而言,不需要做任何准备,只需要听令行事就行。

    因为北凉所属,终年每日都是作战状态,面对境外八国,随时一副准备开战的样子,让以南国为首的各家,胆寒心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